> 资讯
资讯

疫情是市场杀手,还是让拍卖行提前进入未来模式?
来源:瀚望艺术网 发布时间:2020-10-9 15:24:00 阅读:1153
6月29日,当拍卖官奥利弗·巴克(Oliver Barker)走进伦敦苏富比拍卖行准备开始有史以来首场全球现场直播拍卖专场时,整个艺术界都在注视着这一事件。这一晚,不仅会说明苏富比是否能够在社交距离时代进行大型拍卖,还将说明“艺术品市场正进入痛苦的长期调整期”这一预言是否正确。



从三月中旬到那一天,这之间的三个半月中,苏富比的艺术品总销量相比去年同期同比暴跌90%。管理层的对应是残酷地削减成本,取消了诸如苏富比奖之类的利他计划,裁员了数十名员工,让其他数百名停薪留职,并对剩下的员工花销进行了深度剖析。



但是,所有这些戏剧化的变化都是在幕后发生的。在这场大规模的拍卖会之前,苏富比投入了巨大的精力和金钱,炮制出在镜头前看起来完美无缺的大制作。苏富比请到了擅长拍摄极限运动赛事的制作公司Chrome来优化该拍卖行位于伦敦、纽约和香港的拍卖厅布局及音频系统,以提高其直播拍摄质量。苏富比还聘请了设计师为拍卖专家们设计造型,以保证他们的服装在每个城市独特的“布景”配色方案之上能够得以凸显。



布展人员在苏富比纽约准备可海恩德·维里(Kehinde Wiley)的《La Roi A La Chasse II》


图片:Photo by Cindy Ord/Getty Images






在这场长达四个半小时的马拉松式拍卖结束时,苏富比拍卖行成功了完成3.632亿美元的销售额,其中包括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三联画所带来的8460万美元。当摄像机关闭,巴克离开拍卖台,伦敦已经快要凌晨5点了。跨越三大洲的工作人员们从高台上走下,跨过黑色的缠结电线,从视频团队身边穿过,终于松了一口气。这场拍卖会成功地击中经过精密计算的预估销售额范围的中部。



原本每年五月开始的夏季销售延迟到此时进行,其结果对于艺术市场的走向预测至关重要,甚至被看作市场探底的灵丹妙药。三大拍卖行(苏富比、富艺斯和佳士得)的总收入在这一轮销售中达到8.25亿美元。这足以安抚动荡不安的市场,但与去年五月的大型拍卖会所带来的20亿美元收入相去甚远。(这次的成功也要得力于背后的策划:苏富比和佳士得都为其至少一半的拍品提供了担保。)正如佳士得首席执行官施俊安(Guillaume Cerutti)所说,他所期望夏季大型拍卖能带来的最大成果之一就是“为我们的客户带来信心。”



在那一个关键时刻,信心当然是关键——这可是新时代的第一批艺术品交易。现在面临的才是困难的部分:要适应的是长期。








一夜之间到来的新时代







疫情隔离时代以惊人速度改变了传统的拍卖业务。从进行保持社交距离的户外评估,到克服运输障碍,再到于空旷的画廊空间进行强制戴口罩的预约制预售展,新冠病毒迫使老派的艺术行业几乎在一夜之间做出了大刀阔斧的改变。



富艺斯美洲区主席大卫·诺曼(David Norman)说:“我在艺术市场的时间中,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外部事件能够造成如此迅猛的改变。再也不存在‘一切如常’了。”


班克斯(Banksy)的《地中海海景》(Mediterranean Sea View,2017)于苏富比


图片:Photo by Tristan Fewings/Getty Images for Sotheby’s






艺术市场的资深人士表示,该领域从未面临过如此规模的挑战——九十年代,日本买家从飞速发展的印象派市场中消失时没有如此,第一次海湾战争期间没有发生,9·11恐怖袭击之后没有发生,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也没有发生。



疫情带来的结果包括许多立即整改——例如几乎所有花哨而昂贵的图录被永久性取消、销售往线上的迁移,以及部门和类别的分崩离析——实际上已经被等候了很长时间了。其他难以预测的变化,例如娱乐、餐饮和旅行的大幅削减,以及大量裁员,将至少在可预见的将来改变业务运作的方式,无论是好是坏。



以下是2020年事件将改变实体拍卖行业的主要方面。







01

在线销售

将占据行业基础的更大比例






拍卖行连续几个月都无法在实体空间安全地举办拍卖会,因此急于将其转移至网上。根据artnet价格数据库,今年上半年,佳士得、苏富比和富艺斯的在线拍卖专场超过131场,是2019年同期的两倍多。这些线上拍卖的总收入为1.864亿美元,比上年增长近475%。



“我们的动作提前了三到五年,”佳士得二十及二十一世纪艺术部门主席亚历克斯·罗特(Alex Rotter)表示,“在正常情况下,做到如此程度要花很长时间,而且不会有这种探索线上拍卖或采取全球视野的紧迫性。”



买家似乎持接受的态度。即使在疫情导致商户停止运转的初期,客户仍在积极竞标低价艺术品以及较为昂贵的手表、运动鞋和珠宝等藏品。富艺斯表示,自疫情开始以来,在线帐户的创建增加了140%,网络流量增加了近50%。(这一转变也使线上拍卖行受益匪浅:artnet线上拍卖吸引了近50%的新买家,并且自三月以来总销售额逐步上升。)



拍卖官阿德里安·梅耶(Adrien Meyer)在佳士得纽约位于洛克菲勒中心的销售厅,2020年7月10日


图片:Image courtesy Christie’s



据专家,这些结果表明,许多以前的现场销售——例如那些通常在白天举行的、人数偏少的拍卖会——将永久地迁移至线上。此外,藏家对在网上购买超过一定价格的艺术品的态度可能会继续变化。



今年三月,三大拍卖行之一的线上艺术品单品平均售价为24027美元。六月,这个数字上升了近15%,达到27089美元。纽约苏富比当代艺术晚间拍卖的负责人戴维·加尔珀林(David Galperin)说:“本季有比我想象中更多的藏家在没有亲眼看到过艺术品的情况下竞标,即使他们曾说过自己永远不会这样。”



在社交距离限制取消后,即使是重磅的夜场拍卖会也可能会保留一些线上的部分。富艺斯副主席让-保罗·英格伦(Jean-Paul Engelen)解释说:“这太方便了。”他指出,富艺斯在最近的一次拍卖中,有一件拍品吸引了110位注册竞标者,如果说专家们必须通过电话来进行竞标的话,将需要“几乎一半的公司人员齐上阵”。



02

将会有更多幕后销售



随着常规拍卖时间表陷入混乱,股票市场飙升,以及艺博会——在高价作品上通常是拍卖行的竞争对手——如同多米诺骨牌般的衰落,买家将重心转移到通过拍卖行专家进行私人销售。一些观察人士认为,由于传统艺术界日程表仍无法确定,这种模式可能会持续下去。



“人们在过去六个月中赚了很多钱,而这些钱正在寻找安身的地方,”律师托马斯·丹兹格(Thomas Danziger)说,他代表客户与三大拍卖行进行交易谈判。“人们在家里度过更多的时间,显然现在如果他们选择灵活,会考虑购买他们在家可以享受的作品,而非买了就存放起来。”



王俊杰(Matthew Wong),《情绪房间》(Mood Room,2018),出自富艺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拍


图片:Image courtesy of Phillips



富艺斯私人销售负责人米蒂·海登(Miety Heiden)表示,该部门的业务活动比去年增长了50%,她每天平均要进行三笔交易。她补充说,公开拍卖的某些方面还是无法复制的:“我不可能会在私人出售协议中为王俊杰(Matthew Wong)的作品要价100万美元,或者为埃迪·马丁内斯(Eddie Martinez)的作品要价60万,”她说,提及在夏拍上受追捧的年轻艺术家远超估价的超高成交价格。“如果是在拍卖之前这么要价,人们会说‘你疯了’。”




关于王俊杰,可点此了解更多👇

“他是现代的梵高”:从他们的悼词中纪念天才艺术家Matthew Wong


富艺斯的诺曼表示,私人销售活动在疫情封锁后立即跳涨,尤其是那些认为可能能买到大幅折价艺术品的机会主义者便出现了。但是这些“折扣”并没有真的实现。“我认为他们对机会的定义就像想用5毛钱换1块钱,而这不会发生。”他说,“没有大量的廉价急售,也没有倾销或供过于求来导致大幅折扣。”




03

严格分类和时间表将成为过去式


几十场在时间表上排好的拍卖会戏剧性地暂停,这也为拍卖行打开了新的大门,开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常混合各种艺术类别和风格。近年来,富艺斯已开始将现代艺术纳入其当代拍卖会中,苏富比取消了单独的拉美艺术拍卖,而佳士得也曾在万众瞩目之下的将达·芬奇的《救世主》(Salvator Mundi)放进了当代拍卖中。



但是,目前的现实状况要求拍卖行们进行更大程度的类别重制。只因客户原定的三月的拍卖被取消,并不意味着他们必须再等六个月才能卖。



六月,苏富比在印象派和现代晚间拍卖中提供了一系列拉丁美洲的珍宝藏品;次月,苏富比又在伦敦举办了一场厚脸皮的混合拍卖会——“从伦勃朗到里希特”。(这并不是拍卖市场首次为应对前所未有的市场压力而模糊类别界限:在1991年日本买家突然退出印象派市场之后,苏富比也将其拉丁美洲和印象派的拍品合并过。)



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裸女与欢悦画》(Nude With Joyous Painting,1994)


图片: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更为关键的是,业务买卖可能完全转变为滚动模式,而不是每年有那么几周集中拍卖。加尔珀林预测:“传统拍卖时间表的概念会被暂时放在一边。”



上个月,佳士得宣布将在十月份举行另一场大型现场直播晚间拍卖,比纽约精彩的秋拍季要早一个月。“我们希望拥有灵活性,”罗特说。“不要在先入为主的观念中设定销售时机和类别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考虑到二者都会取决于许多环境因素,从公共卫生情况到供应的拍品。







04

拍卖行将迈向精简化运营



佳士得宣布计划将其印象派与现代部门和战后与当代部门合并,是拍卖行打算废除陈旧类别的另一个迹象。乍一看,这一转变似乎有点激进。



拍卖行当时表示,合并只是反映了当今收藏家的购买方式,但这也让大幅度削减员工变得方便了。被裁员的包括一位在这里工作了25年之久的高级专家,以及活动和画廊运营部门的初级人员。



施俊安承认,适应新现实意味着重组,并且也意味着必须“与许多同事分道扬镳”。佳士得和苏富比对其裁员幅度一直非常保密。但是显然,拍卖行将比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都更精简化。



在佳士得的多城在线“ONE”拍卖会媒体预览活动中,一位女性正在欣赏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的《沙佩维尔》(Sharpeville)


图片:Photo by Timothy A. Clary/AFP via Getty Images






据报道,截至4月初,苏富比已经让200人停薪留职,占员工总数的12%。其他消息来源指出,员工合并的动作甚至更早前就开始了,就在帕特里克·德拉希(Patrick Drahi)去年买下苏富比不久后(德拉希因其大刀阔斧的降低开销的方式而被法国媒体称作“成本杀手”)。消息人士说,他首先从高层下手,瞄准执行副总裁和高级副总裁等高薪员工,而后下行削减了营销预算和营销团队的职位。



市场参与人士建议,展望未来,拍卖行对高级专家的需求可能会减少,而那些知道如何将潜在客户转化为真正在线买家的工作人员的需求则会增加。卫达仕律师事务所(Withers)环球艺术品法律业务主管Diana Wierbicki说,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她有听说艺术行业的猎头“正在寻找既有艺术知识又有技术知识的人,而在此之前,招人重点在于关系网是否发达。”







05

连对头们都要合作了






全球性的停摆还让艺术市场参与者之间建立了一些不寻常的联盟,那些在历史上一直相互怀疑、甚至不屑一顾的对手们也开展了合作。随着拍卖行难以确保源源不断的代售作品,艺术经纪人们发现自己的客户有限(以及对于网络销售还处于学习曲线底端),他们便达成了合时宜的结合。虽然随着画廊重新向公众开放,这样的趋势将持续到什么程度仍有待观察。



四月下旬,苏富比推出了自己的“画廊网络”(Gallery Network),一个为蓝筹画廊建立的数字市场——这些画廊包括立木画廊(Lehmann Maupin)、Jack Shainman画廊和Luhring Augustine画廊——并对每笔交易收取固定佣金。今夏,苏富比还代表迪拜的艺术界中心阿萨卡艺术区(Alserkal Avenue) 的画廊举办了在线拍卖会,以及由数十位经典大师艺术经纪人委托上拍的在线拍卖会“经纪人之眼”(The Dealer’s Eye)。



与此同时,佳士得在法国国家古董商工会(Syndicat National des Antiquaires)的巴黎双年展艺博会被取消后也与之开展了合作。拍卖行计划通过在线拍卖的方式提供来自50多个参展画廊的作品。



苏富比纽约2020年7月拍卖现场


图片:Courtesy of Sotheby’s






画廊和拍卖行之间的文化差异需要时间来弥合。施俊安说:“我们正在与双年展一起努力寻找合适的模式。”他指出,佳士得希望保持估价的吸引力,而经纪人们则倾向于朝相反的方向推动。“找到中间的平衡并不总是那么容易。”



确实,即使拍卖行内部正在发生巨大变化,似乎艺术世界作为一个大的整体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适应。我们联系了苏富比“画廊网络”中的八位“小白鼠”艺术经纪人,大多都拒绝对此发表评论。有些则承认这一平台带来的销量很小,但表示至少在疫情爆发初期他们是愿意尝试做出任何努力的。



艺术经纪人Fergus McCaffrey称赞该平台“比许多同等艺博会的产品技术上面更先进”。他承认销量很低,但他指出,这个夏天“人们整天都在朝着一百万个不同的方向尝试。”



有些事情会变,但有的也会保持原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