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资讯

百年前的中国佛教史迹
来源:瀚望艺术网 发布时间:2020-6-6 10:50:00 阅读:1268


灵岩寺千佛殿

十九世纪后半期以来,日益溃败的大清帝国,国门不得不洞开,任凭各式西洋人和东洋人长驱直入。对中国好奇的东洋、西洋学者就像水银泻地一样,陆续渗透到中国各地,对各种文物古迹遗存进行了相当深入的考察。也许,这些考察确实混杂着多种动机,诸如对东方文化的兴趣、对东方文物

的觊觎和向东方殖民的政治意图。


灵岩寺千佛殿石柱


雁门关


石壁山玄中寺

不过,这也促使着原来“自在”的中国古迹,开始成为“自觉”的艺术、历史与文物,就像西洋人炫耀敦煌的收获,提醒了国人对敦煌的兴趣一样,西洋、东洋学者对中国土地上这些遗存的调查,当然也包括掠夺,也终于触动了大清帝国对自家宝藏的重视。


龙门西山中央大佛附近远景


石塔寺砖塔


华严寺清凉国师妙觉塔记碑拓本

但是很遗憾,当时中国正处在“两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外有强敌环伺,内则政局动荡,上上下下自顾不暇。就在这段风雨飘摇的时间里,西洋人和东洋人依然在中国做着他们想做的事情。为了证明“究竟谁更了解亚洲”,也为了“重新绘制东亚版图”,日本学者开始用“脚”加上“眼”来重

新打量似曾相识的中国。


重阳亭造像天部像


重阳亭造像天部像


峨眉山金顶

而这些考察工作的珍贵史料照片,就收录在了一套极其重要的著作当中——《中国文化史迹》(初名《支那文化史迹》)。该书的两位编者都是当时日本最重要的学者。先说关野贞。作为建筑史专家,关野贞来中国较早, 1906年他考察陕西汉唐陵墓,对唐代的昭陵、乾陵和崇陵做了详细调

查,并且绘制了《唐太宗昭陵陪塚配置图》,这也许是最早的昭陵图。此后,他有关考古、建筑、艺术的论著,也曾不断被翻译。而他最重要的发现之一,便是天龙山石窟。


天台山远景


天台山国清寺大砖塔及七佛塔


光孝寺大雄殿

在关野贞的视野中,中国古建筑是与日本对比的绝佳资料。当然,他也很不客气地指出,中国古建筑的保护相当不理想,“日本现存的千年以上古建筑尚有三四十栋,五百年以上者也有三四百栋,但是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在我的调查范围内,千年以上的建筑一无所有,而五百年以上的也非常罕

见”。例如著名的少林寺,他就特意指出,初祖庵传说很早,但实际上只是宋代宣和年间(1125)重新建造的,同寺的鼓楼,也是元代大德六年(1302)重新建造的。


天宁寺八角十三层砖塔局部


妙应寺白塔


天宁寺梵钟

和关野贞不同,常盘大定则是佛教史专家,因此对中国的宗教遗迹格外关注。据《支那佛教史迹踏查记》的记载,他的五次中国考察,在五次中国之行中,常盘大定主要是考察遍及中国南北十几个省市的佛教遗迹。无论是建筑、雕塑,还是碑志等等,他都一一寻访、摄影,并广泛参考文献 。


大正觉寺(五塔寺)大正觉塔


飞来峰射旭洞入口上部佛龛


飞来峰文殊


飞来峰弥勒

今天来看,关野贞和常盘大定的考察,虽然不一定是西洋、东洋学者中最早的,但相当多的遗迹之发现和摄影,显然是具有开创性的。在当时中国官方尚无力量进行大规模的文物普查,中国学者还很少深入文化遗迹考察的时代,他们的这些照片拍摄和调查记录,很多是“第一次” 。这也刺激

了中国学者,促使他们开始了自觉的艺术、建筑、陵墓、寺观的田野考察。其中就包括中国营造学社中的梁思成、林徽因、刘敦祯等人。


白马寺弥勒石像(今藏波士顿美术馆)


东白马寺十三层砖塔


五台山大佛光寺全景


五台山大佛光寺三尊

现在回头来讨论常盘大定、关野贞的《中国文化史迹》。我以为,它具有巨大的学术价值。首先,此书是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文化遗迹的“定格”,它为我们提供了中国古建筑、雕塑、陵墓等方面的基本情况与初步研究。其次,我们也可以从这些早年照片中,看到被割裂的文物原本所在的

背景。我曾经感慨,一些古代文物,离开了它原本所在的环境,被抽离了放置在博物馆中,可能我们就无法理解和感受它当年的象征和意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