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资讯

艺术品出趟国有多难?
来源:瀚望艺术网 发布时间:2020-9-11 13:10:00 阅读:1285
安迪·沃霍尔《美元标志》,丝网印刷版画,25.4×20.3cm,1982年


疫情隔离已过半年多之久,身处国内的人们出于安全考虑按捺住出境游玩的躁动;身在海外的留学生归国心切,却也因政策限制和一票难求的航班而独在异乡。在全球互联的时代,突如其来的隔离使人们纷纷感叹起出行之难,殊不知艺术品出入境的难度丝毫不亚于我们。

近年来,随着中国艺术市场国际化的迅猛进程,艺术品的国际流动也愈发频繁。一方面,各国艺术品都肩负着国际间文化艺术交流的重要职责,以展览为例的交流展示出入境便是一大典型分类;另一方面,在全球化浪潮之下,中国艺术家及藏家不断崛起,艺术品的流通贸易则形成另一大分类。


2017年威尼斯双年展装置作品安装现场

然而,身份独特的艺术品出趟国究竟有多难?对于大众而言,这套流程或许十分神秘。接下来,时尚芭莎艺术便带你开启艺术品出入境之旅。


艺术品运输港口


01
出境第一步:“护照”&“签证”

以人类为类比,艺术品出境的第一道关卡便是办理“护照”与“签证”。所谓“护照”的作用在于证明国籍与身份,放在艺术品身上,这一证件对应的是“出境许可证”。“出境许可证”需提前申报,针对艺术品出境的目的不同,这第一道关卡也大相径庭。


爱德华·马奈(Edouard Manet)《暴风雨中的海上航行》(Ships at Sea inStormy Weather),布面油画,55×72.5cm,1873年

简而言之,艺术品出入境可分为“自用”与“商业用途”两大类。如何对两大类别进行区分?根据《艺术品管理办法》,从境外进口或者向境外出口艺术品的经营活动,和以销售、商业宣传为目的各类展示活动都属于“商业用途”;而“自用”则顾名思义,指自己留存或馈赠亲友等不涉及交易的行为。



香港苏富比拍卖现场

同样需要办理手续,经营活动用艺术品的出入境首先要获取政府批文,在批文基础之上才能申请出入境手续,环环相扣不可同时进行。因此,针对商业用途的艺术品需要预留30-45个工作日才能将出入境材料准备齐全。


艺术品运输公司德国哈森坎普控股有限公司

算好预留日期后信心满满地来到相关地点申请批文,以为耐心等待“出证”就可以安心出国了?那可不一定。


艺术品运输公司MOMART的员工正在搬运货箱


02

层层把关:百岁以上不得出境?

为有效避免白跑一趟,首先可以对手中的艺术品进行自我评估——年龄便是第一个硬性条件。简单概括,艺术品出境的年龄限制是“年纪越大,管理越严”。根据艺术品的不同种类和不同用途,出境的年龄限制也有所区分。


徐悲鸿《奔马》,纸本水墨、镜框,76.5×49.5cm,1940年

一般而言,永久进出口(多为销售用途)的当代艺术品或年代不超过100年的艺术品向相关部门申请批文即可出境;而古董或是历史超过100年的艺术品则需要文物局的批文才可出境。其中,“年高德勋”者甚至无法出境——根据国家文物局规定,1949年以前(含1949年)的文物,特别是1911年以前的文物都禁止出境。


傅抱石《激石泉咽图》,纸本设色、镜框,89.3×56cm

早在1989年,我国就颁布了一份名单,徐悲鸿、傅抱石、潘天寿、何香凝、董希文、王式廓和李可染七位艺术家的作品一律不准出境。2013年,国家文物局又颁布了限制出境艺术品标准,其中明确将24位书画家的作品列入限制出境范围:吴冠中作品一律不得出境,关山月、陈逸飞作品原则上不准出境,启功、张仃等人代表作不得出境。

艺术品出境的年龄限制在国际上是通行做法,不过各国间有所区别。例如英国文物法规定禁止出口有100年以上历史或在英国保存50年以上的意义重大艺术品。


吴冠中《远山竹林》,纸本设色、镜框,51×60cm,1988年

终于理清了艺术品的出境分类、评估完了艺术品的身份与年龄,手持符合条件的艺术品与相关证件来到机场后又该如何进行下一步?


张大千《东湖瑞翠》,纸本设色、镜框,66.5×136cm,1981年

回想一下登机流程,在办理托运和过安检时最令人头疼的或许就是携带了不符合要求的物品或化妆品超量,艺术品同样有着数量限制。个人携带的艺术品一定不能超过“自用合理数量”,如果超出海关所认定的“自用合理数量”,则需要按照一般货物流程进行申报。在上述要求均符合的前提下,填写《行李物品申报单》并走“申报通道”,即可查验通关。


艺术品运输公司德国哈森坎普控股有限公司



03

胜利在望税勿忘

在上述繁复的流程结束之后,最后一大问题便摆在了面前——税。

早在上世纪80年代,艺术品关税制度就已诞生。根据相关规定,艺术品主要分为三类:1.油画、粉画及其他手绘画原件;2.版画、印制画及石印画的原本;3.各种材料制的雕塑品原件。符合以上三者之一均按照相关标准进行征税。


安迪·沃霍尔《One Dollar》,综合材料,45.7×61cm,1961年

艺术品进口时需要交纳两种税:一是进口关税,二是进口增值税。艺术品的进口关税原为12%,2012年下调至6%,而增值税则为17%,再加上零零总总的营业税等费用,实际总税率常常高达30%。


常玉《绿色背景四裸女》,油彩纤维板,20世纪50年代,上月在苏富比香港当代艺术晚拍中以2.58亿港元成交。


常玉《五裸女》,油彩、纤维板,120×172cm,20世纪50年代,2019年在佳士得香港秋拍中以3.04亿港元成交,成为当时亚洲艺术拍卖最高价。

在讨论艺术品的“护照”与“签证”时,艺术品被分为“自用”与“商业用途”两大类,而在此之下还会出现不少特殊情况。例如一件艺术品来到中国拍卖或销售,如果拍卖或销售成功,那么交税毫无争议;若是流拍或并未售出、需要退还者又该如何处理?


藏家刘益谦2013年9月在纽约苏富比耗资822.9万美元(约5037万元人民币)购回苏轼《功甫帖》

在这一问题上,藏家与画廊、拍卖行往往达成共识。面对流拍等类似风险,许多拍卖行选择展出拍品的复制品,而将真品保存在香港。不少藏家也纷纷在中国香港、新加坡等免税地区建立仓库以存私人藏品。




香港巴塞尔艺术展

聊到这里,不少业内读者或许会心一笑。纵观大品牌国际画廊,它们的首个亚洲空间大多落户中国香港,而拍卖行亦是如此。除了地理位置的便利性、当地的文化构成和艺术土壤外,税收政策无疑也是它们选址的核心考量条件之一。


香港中环H Queen's是众多国际画廊的落户点


豪瑟沃斯画廊香港空间“马克·布拉德福特”展览现场,2018年

境外购物有免税店,那么艺术品呢?针对非免税地区,用于海外展览的艺术品可以选择临时出入境报关,即ATA单证册报关,从而在其他同样有该制度的国家海关享受免担保、免进出口税等通关便利。毋庸置疑,ATA为国际间的艺术文化交流提供了一大便利。



罗伯特·印第安纳《Star of HOPE》,2013年


阅读完上述艺术品出入境的“繁文缛节”,再反观我们以往出入境的便捷快速,对比之下是否对现状略感宽慰?


近些年来,中国艺术家和藏家的身影都愈发频繁地出现于国际平台,中国艺术市场蒸蒸日上,早已成为世界艺术市场中不容忽视的一股力量。而艺术品出入境的宽松无疑对市场活力影响深远;艺术品出入境所涉及的活动——无论是国际间展览交流,抑或是艺术市场的贸易往来,无疑也对塑造未来艺术界面貌举重若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