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资讯

艺术品收藏的深坑:如何确保自己买到的不是赝品?
来源:瀚望艺术网 发布时间:2020-6-22 12:34:00 阅读:1154
作为温斯顿艺术集团(Winston Art Group)的常务董事,伊丽莎白·冯·哈布斯堡(Elizabeth von Habsburg)在30年的从业生涯中见过不少的赝品。她对一批法贝热(Fabergé)的收藏仍记忆犹新——在这批100件藏品中,仅有两件是真迹。除此之外,她还

鉴定过一幅塞尚(Cézanne)的伪作,也发现过一整仓库的伪造艺术品。冯·哈布斯堡甚至无需过目,就能判定它们的真伪,因为这批藏品的相关文件中早已显露端倪。

艺术品赝品成为头条新闻的背后,少不了对忽视细节的缜密核查,以及鉴定实验室测试材料的帮助。这些技术固然有助于识别赝品,但却并非不可或缺。事实上,根据估价师、律师和其他专家的建议,收藏家可以使用一些更简单、便宜的策略来帮助识别

潜在的赝品,以免追悔莫及。



第一步:了解你的经销商


Paul Cézanne, Harlequin, 1888-1890, Oil on canvas, 39 3/4 × 25 9/16 in, 101 × 64.9 cm. Courtesy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在接触艺术品之前,首先要考虑的因素是经销商。在法贝热的造假案例中,冯·哈布斯堡女士就发现了诸多疑点:一方面,大部分作品缺少关键性的文件,而另一方面,在数年时间内将赝品源源不断卖给不知情藏家的经销商,也同时全权负责该藏家藏

品的年度估价。在购买任何价值数千美元或更高价格的艺术品时,都不要仅凭卖家的一面之词来作出决定。冯·哈布斯堡表示:“你必须拥有独立的建议渠道。”

材料化学家、艺术科学分析公司(Scientific Analysis of Fine Art)总裁詹妮弗·马斯(Jennifer Mass)说:“购买艺术品是十分情绪化的决定,而艺术界的作风也尤为老派:无需审慎核查,握手即可成交。”当收藏家向经销商提出太多问题时,他们

可能会觉得自己很不礼貌。那些自称为了获得藏品率先致电经销商的藏家,更容易对此感到羞赧。正是这种莫名的兴奋、对错失良机的恐惧和盲目的信任,导致收藏家在不知不觉中买到了赝品。


做一些“侦探工作”


Natalia Goncharova, Laundresses, 1911, Oil on canvas, 40 1/5 × 57 1/2 in, 102 × 146 cm. bpk, Berlin / Russian State Museum, St. Petersburg, Russia / Photo: Roman Beniaminson / Art Resource, NY / Goncharova,Natalia (1881-1962) © ARS, NY.

避免上当受骗的最好方法就是遏制冲动购买的欲望,并对经销商和作品本身做一些研究。直接上网查找名字是一个不错的开始,特别是要确保经销商信誉良好时,这一招尤为管用。任何负面新闻都是一个警告信号,如若信息乏善可陈,你也不得不提高

警惕。在 How's My Dealing 网站上进行检索也值得推荐,艺术家们可以在这个网站上对经销商打分、评论。从经销商对艺术家的态度中,你可以推敲他们对待客户的方式。


一旦经销商通过测试,你就应该开始询问关于作品的问题。它之前的所有者是谁?从哪里得到的这件艺术品?它是否被保存过?你可以直接要求查看它的相关文件。如果经销商在回答你的问题时犹豫不决或避重就轻,那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若不知道建

造方式与年份,你绝不会断然买下一栋房子或是一辆车,那又为何对艺术品网开一面呢?


下一步,你需要检查所有重要的文件。这类文件包括作品的所有权历史(provenance)、对签名的鉴定以及展览和保护(conservation)的记录。每一件并非全新的艺术品都会有相应的来历证明文件。如果无法提供,那肯定有什么猫腻。对于新的艺术品而

言,你可以随时联系艺术家或他们的工作室,询问作品的情况。



成为出处专家


Jean-Michel Basquiat, Crimee, 1982, Acrylic and oil paintstick on Masonite, 72 × 144 in, 182.9 × 365.8 cm. © 2012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一名“称职”的伪造者深切知道出处的重要,因此文件本身的真实性也需要与艺术家的作品目录(catalogue raisonné)进行逐条核对:作品目录权威、全面地记录了一名艺术家创作的所有作品,通常由艺术家的遗产管理人编纂而成。除此之外,证明文

件(authentication documents)也可以伪造。事实表明,冯·哈布斯堡发现的拉斯维加斯仓储赝品就是证明文件造假的绝佳案例。真实存在的专家名字屡次出现在文件中,但他们本人却否认签署过有关文件。


在检查一件作品的文献资料时,你也可以自己做一些调查。维尔登斯坦·普拉特纳研究所(Wildenstein Plattner Institute)就是一个很好的数字目录来源。有经验的研究人员或估价师也可以提供相应的帮助。尽管如此,估价师(appraiser)仍不足以

鉴定作品的真伪。只有与相关艺术家关系非常密切的鉴定师(authenticator)才能做到这一点,例如与之长期合作的遗产管理人或是经销商就是不错的人选。


虽然专家们可以帮助追查出处,并仔细观察作品是否出自艺术家之手,但他们可能不愿意对一件作品做出任何明确的评价,因为一旦出错,就有可能被起诉。诸如此类的顾虑是沃霍尔鉴定协会(Warhol Authentication Association)在2012年解散的原

因——它深陷真伪纠纷的诉讼旋涡,从而出现了资金问题。然而,估价师仍然知道要去寻找哪些漏洞,比如缺乏最近的认证、展览历史或文献引文,价值被极度夸大,抑或作品的标题有出入等等,都是文件造假的线索。当然,也不要忘记审查你的估价

师,隶属于某家专业协会或拥有其认证是有力的资质证明。但请记住,真实的作品文件也经常存在漏洞,关键是要弄清楚哪些漏洞是可信的,哪些不是。



Willem de Kooning, Two Women with Still Life, 1952, Pastel, charcoal on paper, 22 1/4 × 18 3/4 in, 56.5 × 47.6 cm. © 2012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正如鉴定师 Louky Keijsers Koning 所指出的那样,有些情况下,艺术家目录也会出现纰漏,也可能是艺术家在某一时刻更改了作品的标题。许多文书亦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丢失。然而,在最为典型的赝品案例中,往往存在着多份可疑或丢失的文

件。“碰上一件遗漏作品的情况是非常罕见的,”Keijsers Koning 说,“因此,出处非常、非常重要。”


一名好的伪造者不仅是一位优秀的艺术家,也是一位狡猾的学者和精明的商人。他们会寻找合理的空隙趁虚而入,复制那些没有目录抑或目录内容欠缺的艺术家作品,例如让-米歇尔·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以及阿梅迪奥·莫迪尼亚尼(Amedeo Modigniani)等艺术家都是他们的造假对象。除此之外,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因没有相应的鉴定机构不幸成为造假的“座上宾”,而班克斯(Banksy)和纳塔利娅·冈察洛娃(Natalia Goncharova)则因

不断上涨的市场价格和尚不深入的学术研究,成为伪造者格外偏爱的艺术家。



合同的义务


Courtroom illustration from a previous 2016 settlement regarding fakes sold by Knoedler Gallery. Illustration by Elizabeth Williams. Courtesy of Elizabeth Williams Studio.


一旦你完成了分析签名、风格和作品背面画廊标签真伪的研究工作,并对你的购买行为充满信心,那么和你的经销商签订一份良好的合同就显得极为重要,这能够确保艺术品有迹可循。Keijsers Koning 表示,她经常提醒藏家保留发票和鉴定报告,但

很多人甚至没有发票。在臭名昭著的诺德勒画廊(Knoedler)造假案中共同代理原告的 John R. Cahill 律师补充道,一旦发现造假,合同是保护买家的关键。


Han van Meegeren, 1945. Photo by Koos Raucamp. Courtesy of GaHetNa (Nationaal Archief NL).


Cahill 说:“在大多数州,真实性是否是交易的一部分,需要由法官或陪审团来决定。”众所周知,经销商常常为自己制造漏洞,通过声称作品“据我所知是真实的”来避免可能的责任。尽管如此,纽约州已出台一项法律,通过长达四年的保证期来

保护买家。如果在这段时间内发现作品是赝品,他们有权要求退款。


“一份好的合同不仅会表明作品是真迹,而且会明确指出,卖方毫无保留,已披露了一切你所知的信息。” Cahill 指出,诺德勒画廊之所以被起诉欺诈,是因为它没有向买家坦诚,国际艺术研究基金会(International Foundation for Art 

Research)未能明确鉴定其中一幅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画作是真迹。这本是一个明确的信号,可以让买家意识到有造假的问题。


不过,拍卖商并不总是有错,他们自己也常被赝品愚弄。即使是像佳士得和苏富比这样的大型拍卖行,也曾无意中出售过伪造的作品。而对于大师级的赝品——那些成为全国头条新闻的赝品——则不得不仰赖鉴证技术,将其骗术公之于众。


科学让赝品现形


Cahill 说:“好的伪造者都很小心翼翼。他们在造假时,会尽量选用真正艺术家所使用的材料。”他补充道,复制中国古代陶瓷的人经常从真正的同时期陶器上取下碎片,并将其磨成粉末加入赝品之中,以掩人耳目。沃夫冈·贝特莱奇(Wolfgang 

Beltracchi)等最臭名昭著的“成功伪造者”们更不惜购买旧的画布,为伪作特制该时期的颜料。


“贝特莱奇的赝品制作手段十分高超,他在科学研究上下了很大功夫,”材料化学家 Mass 说。但他也露出了马脚:一幅据称是1914年制作的海恩里希·坎本东克(Heinrich Campendonk)画作被发现含有钛白的痕迹——这种颜料在当时并不存在,从而

终结了他的造假史。


在艺术科学分析公司的实验室,Mass 专门从事艺术品的材料分析,例如分子分析(molecular analysis)、光谱分析(spectroscopy)等,都是她会诉诸的分析手段。Mass 说,她所使用的所有分析技术要么是非侵入性的,要么是侵入性极低的。她可以从

英文句号大小的样本中获得她所需要的所有信息。2014年,Mass 的团队与华盛顿特区的菲利普收藏馆(Phillips Collection)合作,利用多光谱红外线揭开了毕加索《蓝色房间》(The Blue Room ,1901年)下掩藏的“画中画”。这是一次惊人的发现,

也扫除了之前对该作真实性的一切疑窦。


The Phillips Collection House. Photo by Robert Lautman. Courtesy of The Phillips Collection, Washington, DC.


Mass 解释说:“在红外成像下,如果作品下面空无一物,构图或草图完全没有任何修改的痕迹,那么就很可能是赝品。”归功于这种鉴证方法,一些表面上看似为17世纪的荷兰绘画,实际上被证明是19世纪的复制品。两幅雷同的画作,有草图和构图

变化的那幅总是原作,这些痕迹表明了艺术家在何处改变了主意,或进行了调整。在分析画作颜料(包括颜料和填料)时,她时常发现有人试图掩盖作品的真实状况。在其中一个案例中,一幅画作有80%的颜料上了覆盖色(overpainted),但买家对此却毫

不知情。


但即使是在鉴证层面,分析画布甚至是附带的文件,也往往比颜料本身更有说服力。Mass 说,她在绘画上发现很多赝品的线索,因为画作采用的画布带有光学增白剂,而这种增白剂在上世纪40年代中期才被发明使用。此类问题也会出现在伪造的文件

上,这也是 Mass 在她的团队中安排了一名纸张修复专家的原因之一。



“核”鉴定

Leonardo da Vinci, Épouse de Francesco del Giocondo, dite Mona Lisa, ou la Joconde (Wife of Francesco del Giocondo, called Mona Lisa, or la Joconde), 1503-1506, 30 3/10 × 20 9/10 in, 77 × 53 cm. © 2007 Musée du Louvre / Angèle Dequier.


对画布而言,碳定年法(radiocarbon dating)已被证明是确定其年代的最佳方法。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大学(ETH Zürich)放射性核束物理实验室(Laboratory of Ion Beam Physics)的研究员 Irka Hajdas 专门负责研究文物的碳定年法,包括绘

画、象牙雕刻、纺织品和手稿等。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因为受地球磁场变化、太阳活动,尤其是20世纪50年代的核武器试验等因素的影响,大气中的放射性碳含量随着时间的推移会不断地上升和下降。她表示,确定达芬奇《蒙娜丽莎》(1503-

19)的年份几无可能,因为放射性碳的水平在接近两个世纪的时期内(从1450年到1650年)都保持恒定,而这与文艺复兴时期恰好吻合。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对20世纪50年代以后用于绘画的画布进行年代测定就会比较容易。由于核武器的大规模试验,空

气中的放射性碳含量显著增加。



随着对这些方法的掌握(包括人工智能的全新发展),每天都会有新的伪造品浮出水面。“造假者永远无法预测,人们会发明什么样的分析方法来对付他们的伪作。他们无法根据未来的应用前景来调整自己的赝品。终有一日,他们会掉队。” 修复专

家、“艺术鉴定”(Authentication in Art)创始人 Milko den Leeuw 说。“艺术鉴定” 是一家总部位于荷兰的非营利组织,重点研究和推广该领域的最佳实践。“我们的工作就是加快发明,不断检测它们的可能性和局限性。这样我们才能将这些技

术整合到一揽子的反赝品手段中。”



虽然人工智能、碳定年法和分子分析都是识别赝品的重要工具,但它们并非必需。最重要的工具仍是细致的研究,而在互联网时代,自己动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容易。正如冯·哈布斯堡所说的那样,“随着网上信息越来越多,赝品也会层出不穷”。

切记,千万不要让经销商催促你购买艺术品。“假货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Keijsers Koning 说,“只要心有存疑,就不要买下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