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资讯

“向种族主义说不”:全球艺术家悼念因暴力执法而死亡的乔治·弗洛伊德
来源:瀚望艺术网 发布时间:2020-6-6 11:16:00 阅读:1279
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乔治·弗洛伊德去世地,已出现壁画和临时纪念碑
图片:Jason Armond / Los Angeles Times via Getty Images


2020 年5月25日,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鲍德霍恩,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白人警察德里克·肖万(Derek Chauvin)逮捕,肖万单膝跪在弗洛伊德脖颈处超过8分钟,弗洛伊德被跪压期间失去知觉,并在急救室被宣告死亡。一名旁观者用手机直播了弗洛伊德被跪压期

间的视频至网络并引起了广泛关注。



多地创作悼念壁画


乔治·弗洛伊德去世后,世界各地迅速爆发了抗议活动。这位非裔美国人在德里克·肖万跪压在他的脖子上时,不停发出“我无法呼吸”的声音。弗洛伊德去世后第二天,四名警察全部被解雇,随后,肖万被控三级谋杀。

从那以后的几天中,从柏林到洛杉矶,多地出现了纪念弗洛伊德的壁画。在明尼阿波利斯38街和芝加哥大道的拐角处,弗洛伊德被逮捕现场的食品商店Cup Foods的外墙上,出现了一幅20 x 6英尺的壁画,这幅作品由Xena Goldman、Cadex Herrera、Greta McLain、Niko Alexander和Pablo Hernandez共同创作。

“我们的想法是不把弗洛伊德描绘成一个殉道者,而是一个社会正义的英雄,”Herrera如此表示。弗洛伊德的脸被向日葵包围着,向日葵的中间刻满了其他死于警察之手的美国黑人的名字。在他名字的大写字母中,抗议者的剪影举起拳头以示团结。在壁画的底部,“我现在可以呼吸了”是用白色的小字体写的。

尽管围绕着警察暴行的抗议活动一直集中在美国境内,但纪念弗洛伊德的街头艺术已经出现在了巴塞罗那、柏林等城市,甚至在饱受战争蹂躏的叙利亚城市宾尼什,艺术家Aziz Asmar和Anis Hamdoun在一座孤零零的水泥塔上,用“向种族主义说不”来描绘弗洛伊德的脸。


不止壁画……


除了各种壁画外,还有更多的悼念形式也逐步出现。艺术家杰米·霍姆斯(Jammie Holmes)登上天空,租用飞机在底特律、迈阿密、达拉斯、洛杉矶和纽约上空吊着印有弗洛伊德所说过的话的条幅。霍姆斯是一位36岁的画家,以具象绘画闻名,灵感多来自他在美国作为黑人的亲身感触。但弗

洛伊德的这些话本身就说明了一切——人们不再需要想象。


杰米·霍姆斯在工作室
图片:Photo by Emery Davis, courtesy of the Library Street Collective, Detroit

霍姆斯在一份声明中说:“将这些话语制作成作品强调了团结的必要性,我知道乔治·弗洛伊德的遭遇正在全美国发生。”

在霍姆斯的代理画廊——底特律Library Street Collective的帮助下,艺术家得以租用飞机从上午11:30飞到晚上9:00,几乎飞了一整天。另外,整个项目在不到48小时的时间内就完成了策划和执行。

艺术家之所以选择这种不同寻常的媒介,是因为公司通常会用飞机拉条幅来推销自己的产品,还有些有钱人会用这种方式来进行华丽的求婚。霍姆斯解释说:“言论自由很少用于政治或社会目的,因为它是穷人和边缘群体无法企及的。我希望人们意识到,在统一的信息背后,团结起来才是真正改变的关键。”

霍姆斯还说:“和无数沉默、恐惧的年轻黑人一样,我也曾多次成为警察不当行为的受害者。我希望他们意识到,他们绝不可能杀死我们所有人。”


以下是出现在各地的纪念壁画和霍姆斯的飞机条幅:


艺术家Celos在洛杉矶百老汇创作悼念乔治·弗洛伊德的壁画
图片:Photo by Keith Birmingham/MediaNews Group/Pasadena Star-News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6月1日,叙利亚艺术家Aziz Asmar和Anis Hamdoun在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省宾尼什镇完成了一幅描绘乔治·弗洛伊德的壁画
图片:Photo by Omar Haj Kadour/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28日,一群艺术家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Cup Foods的外墙上创作悼念乔治·弗洛伊德的壁画
图片:Photo by Stephen Maturen/Getty Images


2020年5月31日,西班牙巴塞罗那,意大利街头艺术家TVBoy为悼念乔治·弗洛伊德而创作
图片:Photo by Miquel Benitez/Getty Images.


在纽约弗利广场,一名抗议者拿着一幅为乔治·弗洛伊德声讨的绘画
图片:Photo by TIMOTHY A. CLARY/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27日,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在站岗,并与一群抗议者对峙
图片:Photo by Stephen Maturen/Getty Images


都柏林西部,关于乔治·弗洛伊德的壁画
图片:Photo by Niall Carson/PA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柏林的一幅壁画,由多米尼加涂鸦艺术家Jesus Cruz Artiles绘制,这位艺术家以绰号EME Freethinker而闻名
图片:Photo by Abdulhamid Hosbas/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在明尼阿波利斯的集会上,人们聚集在芝加哥大街和东38街上
图片:Photo by Richard Tsong-Taatarii/Star Tribune via Getty Images


Destiny Randle在明尼阿波利斯创作了一幅绘画
图片:Photo by Steel Brooks/Anadolu Agency via Getty Images


杰米·霍姆斯,《他们要杀了我(纽约)》(They’re Going to Kill Me (New York City)),2020
图片:Photo by Sue Kwon,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Library Street Collective


杰米·霍姆斯,《我胃疼(迈阿密)》(My Stomach Hurts (Miami)),2020
图片:Photo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Library Street Collective


杰米·霍姆斯,《我胃疼(迈阿密)》,2020
图片:Photo by Andre De Aguilar,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Library Street Collective


杰米·霍姆斯,《我脖子痛(达拉斯)》(My Neck Hurts (Dallas)),2020
图片:Photo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Library Street Collective


杰米·霍姆斯,《我脖子痛(达拉斯)》,2020
图片:Photo by Mark LaBoyteaux,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Library Street Collective


杰米·霍姆斯,《所有地方都痛(洛杉矶)》(Everything Hurts (Los Angeles)),2020
图片:Photo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Library Street Collective


杰米·霍姆斯,《所有地方都痛(洛杉矶)》,2020
图片:Photo by Ricky Fabrizio,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Library Street Collective


杰米·霍姆斯,《我不能呼吸了(底特律)》(Please I Can’t Breathe (Detroit)),2020
图片:Photo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Library Street Collective


杰米·霍姆斯,《我不能呼吸了(底特律)》,2020
图片:Photo by Hayden Stinebaugh,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Library Street Coll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