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资讯

孙振华:疫情中的网络和艺术
来源:瀚望艺术网 发布时间:2020-4-24 17:16:00 阅读:1178
股神巴菲特在谈到投资的时候说,只有当大潮退后,才知道谁在裸泳。这次疫情,我们这些人是完全被动的,对疫情想什么也没有用;不得不去想的,是网络化的生存,这次真正让我们体验了一次;另一个与专业有关,就是疫情中的艺术。

这次封城,我们体验到什么是真正的互联网时代,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们中断了一切和外界的联系,我们既看不到,也听不到,我们所有的信息的来源,包括我们的基本生活的需求,都是通过互联网,通过电子媒介来完成的。这也就是说,当我们人与人之间不能面对面,直接交往的时候,网络几乎完全替代了传统意义上的现实社会。我们实实在在感觉来到了网络社会是怎么回事。

这种形态可能对中国社会、对中国的公共领域将会产生什么影响,整个中国的意见领域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这是我关心的问题。

过去,很多问题是隐藏的,大家被幻象所蒙蔽,相当多的问题,被一种“岁月静好,欣欣向荣”的外表遮盖掉了。这次疫情意外地揭开了这层面纱,大家都别装了。

我相信这件事对我们整个的公共领域的历史是一个全方位的改写,或者是一个历史的拐点。或许我们还不适应这种生活,当自媒体高度发达,当人人不得不在网络上发声的时候,我们原有的生活秩序崩溃了,人群高度分裂,各种意见肆无忌惮,人性深处的善和恶都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疫情期间最让我震撼的,就是互联网上的这些舆论:各种消息和谣言合体,各种善意和恶意齐飞;疫情期间,互联网天空这种满天飞舞的乱象,让人无语。平日里看来,个个都是冠冕堂皇的一个人,在网络中,怎么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内心怎么会变得这么阴暗,这么不负责任?可见,平时说什么都是虚的,大难来临,面对生死考验,最能测出世道人心。

今天的互联网领域就是社会病毒最好的检测剂,社会的病症在这里表现得最为充分。网上天天消息过剩,人们不知道该相信谁?人们不知道哪个是真的,哪个是欺骗,哪个在隐瞒,哪个在诬陷?总之,人人都理直气壮,唯恐天下不乱……有些过去看起来是很好的网站,让人信任的网站,现在一打开就是标题党,不是骂X国,就是“厉害了”;再就是充满了色情意味的各种广告、文字……到那里去寻找真相?这个问题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迷茫。


互联网中的种种乱象这里似乎不须细述,各人自有判断,它让人们思考的问题是,面对如此生死存亡的重大问题,互联网上为什么就没有一条大家都愿意共同遵守的底线呢?

当然,在公共领域,即使是一个小范围人群里,都会有不同意见,不同主张,不同意识形态的分歧,这非常正常。除了这些,在大难面前,难道就没有共同的目标,共同的利益诉求,一定要在每件事情都要截然对立吗?你说东,一定有人会说西;你说白,一定有人会说黑,然后相互污名,往死里诅咒吗?


疫情中,我们发现以色列、新加坡、日本、韩国底线意识就比较强。不是说他们平日没有党争,没有阶层的利益之争;他们也会吵得不可开交,但遇到危机全体人民生命的紧急时刻,能够迅速凝聚共识,齐心协力,这就是底线。

不光是国家、民族的底线,还有人类共同的底线。病毒对人类的攻击是无差别的,并不分特定的族裔、国家、贫富。反观疫情中的网络,人类共同底线的缺失也是一个问题。如果说,病毒属于自然之恶,还有一种恶就是道德之恶,毫无良心,毫无同情和怜悯,例如,人家英国首相染病住院,居然还有人点赞喝彩的,这是什么事啊!

疫情中的艺术是另一个方面。

疫情来临,如果像做数学题约分一样,什么是最早约掉的?应该是艺术、展览、美术馆、博物馆这一类东西。这不是说艺术不重要,而是社会处在一个危机的关头,疫情大规模出现,正是艺术退场,把整个场子都让出来,让给真正有能力直接抗击疫情的人。

在正常情况下,艺术家是可以尽情地发挥;直接但社会一旦到了危急时刻,艺术家在家老实呆着,不给社会添乱,这就算尽到本分了;如果可能,献点爱心,帮助一下邻里,那就非常好了。不要看平时人们可能对艺术有各种期许,各种忽悠,一旦疫情来临,情况就变了,社会更需要清洁工、搬运工、保安、快递小哥,而不是艺术家。

所以,面对疫情,我觉得个人的那点事一点都不是个事。

好多艺术家并不这么认为,始终不甘寂寞,秀存在感,吸引眼球,对此完全可以理解。在艺言艺嘛,不过大家想想看,整个疫情期间,哪个艺术作品,哪个艺术话题能够成为大家共同关注的东西?没有。

一部分艺术家与时俱进,采用线上的方式进行展示和互动;人们更多地在网上看到的是过去那些熟悉的套路。艺术家容易习惯性地进入到“面对疫情的创作”模式:医护人员作用大,我们就画他们;武汉人民很难过,我们就喊武汉加油——这种方式,有点像吃什么,补什么的食疗。这种应急式、表彰式、运动式创作1998年抗洪,2003年SARS,汶川地震,都出现过,对有的艺术家来说,从仓库里把2003年的作品拿出来,掸掸灰,继续用,一点问题都没有。

没有哪个一线的医护人员是因为想留下雕像、画像,才奋不顾身的。医护人员从来没想这么多,是艺术家想的太多了。所以,对于疫情中的艺术从整体来看,作用非常有限,介乎于有可有无之间;它们的作用类似注射安慰剂或服用“双黄连”,没什么害处,好也好不到哪里。至于疫情过了,人们倒真是需要反思一下艺术,过去我们缺什么,今后我们怎么做?


伊森海姆祭坛画,马蒂亚斯•格吕内瓦尔德


举个例子,本次疫情,意大利很惨,大家有目共睹,但是在精神上,意大利人似乎并没有压垮,仍然乐观、坚强。当然这也是从网上流入的视频中看到的。疫情肆虐的时候,普通的居民小区,几乎家家阳台上都有歌声,有音乐;而且非常专业,这就是艺术的力量。从这里可以看到,意大利真正是一个艺术的国度,艺术的精神深入到每个人的内心,尽管面灾难,仍然有一颗乐观、开朗、脱俗的心;哪怕明天死神来叩门,今天也要尽情的歌唱。

在这个时候,人们才真正感到了艺术和生命的交融,艺术给人带来的巨大安慰和信心。这才真正是艺术所起到了的作用,它表现为给人们精神上的激励,体现为面对生活,面对命运时的态度。所以,我觉得艺术不是工具主义的,吃什么,补什么,“临时抱佛脚”的东西;艺术的作用是前置的,而是改变人的三观,塑造健康的人格。


疫情过后,许多专家预测整个人类生活可能会重新洗牌;艺术的生态会发生什么变化?艺术界似乎应该讨论这样的事情。也许很多人心里盼着疫情早点过去,艺术界恢复成以往那样,我们要问,还回得去吗?今天在网上看到的一则报道(如果是真实的)比较触目惊心,一个山东农民叫朱之文,唱歌出了名,被四周乡邻骚扰了近十年,要钱的,拍视频的,苦不堪言。逼急了闭门不出,那也不行,直接踹开,谁让你有名,有钱呢?如果这是真实民间生存状态,艺术再繁荣又能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