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资讯

画廊都去做线上展厅了?
来源:瀚望艺术网 发布时间:2020-4-20 12:25:00 阅读:1228

Sarah Sze是高古轩画廊“艺术家聚焦”线上计划的展示对象


过 去五年里,Emmanuel Di Donna每隔6个月就会在位于纽约麦迪逊大道上的画廊中举办一场展览。上个月,他精心打造的是Maria Helena Vieira da Silva的作品展。da Silva是战后欧洲抽象艺术领域的关键人物,被认为是葡萄牙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家。这场展览也将是几十年

来,这位艺术家在美国所做的最重要的一次调查展。


“没有其它可比对的东西,但这已经是与现有技术最接近的产物,”Di Donna告诉artnet新闻,“能够展示细微之处的细节,色彩,作品中蕴含的冷静感。我认为这个线上展厅很好地反映了我们做展览的方式。”

与期望相反的是,这个展览没能成功开展。三月初,纽约那些“不必要”的生意(就包括画廊)都关门了。于是,Di Donna又开始日以继夜地工作起来,在几天之内就建成了一个他多年来都认为自己不需要的东西:在线展厅。




Di Donna画廊线上展厅的截图


现在,我们拥有的只有线上展厅,如果你没有,那么尽快建一个吧。因为不如大型画廊那么“弹药充足”,可以花费数年精力和巨额费用做实验,现在,许多画廊不得不自行开发数字门户。巴塞尔艺术展和弗里兹博览会虽然为画廊们在网上博览会提供了展位,但这样的活动一年

只会发生几次。因此,现在的画廊正在建自己的线上空间,一切都从零开始。


这就是世界各地画廊主们当下的情况。通常,性格外向的画廊老板们能够踏入这个行业的销售领域,正是因为艺术圈子中根深蒂固的社交因素——比如,坐飞机去见艺术市场的资本大亨们,亲自到藏家跟前展示一幅油画,然后在鸡尾酒会上握手成交。

那个世界已经不存在了。我们现在面对的事实是,许多艺术圈人士花了数年时间构建基于人际交往的基础设施,却没有构建虚拟线上参与所需的基础设施。


“发生得太快了”

当被问及是否在疫情前就考虑建线上展厅时,Di Donna回答是:“没有。”在纽约因疫情而开始关闭酒吧和餐厅的约一周前(3月10日),各项活动都仍在进行, 总统特朗普告诉参议员们:“我们做足了准备,应对得挺好,疫情将很快过去。”之后,画廊主们才模糊意识到,也

许三月底的展览可能无法进行了。于是,Di Donna开始了另一项工作。


“一切发生得非常快,”他说,“线上展厅是全画廊的努力成果,我的整个团队都在为此努力,对细节一丝不苟。”


最终的线上产品就如同画廊一样,有着典雅端庄的气质。访客需要输入电子邮件地址,网站上没有公开价格,不过已经被定下的作品会有一个红点。在线下的世界中不会出现的情况是,Viera da Silva被古根海姆、蓬皮杜、泰特现代美术馆收藏的作品在这里得以被一同“展出”。



线上项目“Tennis Elbow”


与Di Donna一样,其他画廊主也在努力创建能够捕捉其实体品牌精髓的线上门户。The Journal Gallery就开发了一个线上项目Tennis Elbow(意为“网球肘”),这个项目每周为一名艺术家举办一场展览,也回应着画廊在疫情之前的传统——位于纽约翠贝卡区画廊空间的窗户

上挂着一幅作品,路人可以从街上看到。现在,“一期一人”的传统有了新的展示空间。


这家画廊创始人Michael Nevin说,在疫情之前,画廊其实已经有线上计划:项目是免费的,但加入的成员必须通过画廊同意,并且在两年的时间内不可以将买来的作品转手。Tennis Elbow通常会在面向公众公布的前48小时,以邮件形式发布具体细节。

Nevin表示,线上销售是一种误读。“画廊生意仍然根植于我们一贯的做法。如果你去这些线上展厅点击询问,这与平时邮件沟通没有什么不同。你在网上展示东西,但你是用老方法在做销售。”


同样,画廊主Gavin Brown也表示,当前的危机促使他用上了数周来疯狂开发一个线上展厅,并将于本周五启动。“这是一个不同于画廊本身的‘空间’,” Brown在电子邮件中说,“所以它提供了不同的可能性。”


怀疑论

仅仅一个月前,画廊经营模式还聚焦在实体空间上——去年,Bill Powers在纽约东村的一个空间签约,这里曾经是韩式炸鸡店。他认为已经为自己的画廊Half Gallery找到了一个完美的位置。Powers于2月29日在纽约举办了Tanya Merrill的首场个展,展出至3月13日。他必须迅

速建立一个线上展厅,这是他以前从未考虑过的。不过他仍然对此持怀疑态度。


Powers表示:“从三月最后一周开始,我们就开设了线上展厅。短期而言,这是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但一个月之后,人们会有点厌倦它,除非展示作品的方式更有活力。”



Half Gallery的画廊空间,内部进行的是Tanya Merrill的展览

他认为,对于活力的追求和尝试是有风险的——除了线上展厅,他还将在实体画廊中做一个全新的展览,这样行人可以通过落地窗看到一些新作品,同时也保持“社交距离”。如果人们出现在了窗前,那么他们可以通过手机来访问画廊线上展厅,并立即获得关于他们所看内容的

音频解说和购买地址。

“如果你能亲眼看到作品,然后听到关于作品的一小段20秒的内容,那就相当于走进画廊,让画廊销售们带着你参观展览,”他说。

第一场展览将被命名为“Under Glass”(隔着玻璃),参展艺术家有Merrill、Richard Prince以及Anna Park,后者是一名年轻艺术家,收藏她作品的不乏KAWS这类人。这个展览预计将在近期在实体画廊(通过窗户)和线上同时进行。不过Powers也强调,他在安排这个展览的

时候,不想影响到任何人的安全和健康,所以他和作品安装人员都是单独工作的。


由艺术家驱动

大画廊们在关闭实体空间之前,早就推出了线上展厅,比如卓纳画廊、佩斯画廊、大卫·柯丹斯基和高古轩画廊等等,他们都拥有较多的实体画廊空间。2019年3月,高古轩为阿尔伯特·厄伦(Albert Oehlen)的作品制作了一个在线展厅,以600万美元的价格拍出,在当时超过

了这位艺术家的拍卖纪录。画廊给了藏家们整整一周的时间来出价。但相反,它在三个小时内就被卖给了一位从未亲眼见过这幅作品的藏家。


它们的线上展厅最初是为了配合艺博会展位和实体空间的销售而设计的,但这场疫情危机迫使它们也做出了调整。高古轩推出了“艺术家聚焦”(Artist Spotlight)线上计划,用一周的时间来重点展示一位艺术家的一件作品——为其撰写背景文字、拍摄视频,还有艺术家推荐

的读书和电影清单——还有一个让藏家可以有48小时来购买作品的网站。


高古轩画廊线上展厅截图,展示的是阿尔伯特·厄伦的作品

负责管理高古轩线上业务的总监Sam Orlofsky说,这个想法来自于一次会议,在会上,高管们集思广益,制定了一项展览计划,以安抚那些展览受到影响的艺术家们。很明显,这需要一些创新思维。


“艺术家们当时极度焦虑,”Orlofsky说,“他们不太乐观,想从我们这里寻求一些引导,问我们要怎么处理展览?最极端的想法是把展览搬到网上,我们一开始并不想这么做——不过,这种想法只持续了大约三秒钟。”


于是,一种全新的线上呈现方式出现了,销售门户与画廊的出版部门相结合,后者在社交疏远的时代则变得越来越重要。


第一个受到关注的艺术家是Sarah Sze。此外,定期的线上展厅仍将在五、六月进行,与纽约弗里兹艺博会和巴塞尔艺术展的原定日期挂钩。这些展厅将不再专注于一级市场的作品,而是提供二级市场作品,以及那些不是马上有展览的一级市场艺术家的作品,当然还有其它画廊库存。


显然,高古轩画廊认为,藏家通过网络购买的行为将会是长期的,“艺术家聚焦”将持续到7月。Orlofsky表示:“我们将以开放和灵活的态度推出更多举措。我不认为线上展厅和‘艺术家聚焦’项目就是观众未来几个月看到我们画廊的全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