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资讯

艺术圈著名遗产争夺案却在轮番上演
来源:瀚望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9-11-30 11:17:00 阅读:1073
王季迁先生和启功先生论画(右侧为北宋郭熙《秋山行旅图》)


王己千与儿女的关系也十分微妙。1979年王守昆赴美后帮父亲管理账目和生意,父亲每月给1.2万美元。但1998年,王己千辞掉儿子,让女儿王娴歌和其丈夫代管账目。王娴歌对媒体声称,父亲把哥哥赶走了,哥哥200万美元的房产都是从父亲那里偷来的。2000年,王己千立下遗嘱,让王娴歌为遗嘱执行人。

中国第一收藏家族

收藏书画,赚下100亿家产



2016年,许麟庐的三儿子、著名旅美画家许化夷,将94岁的母亲王龄文及大哥许化杰、二哥许化儒告上法庭,要求分割父亲20亿遗产。

一场遗产争夺官司,掀开了新中国第一收藏家族的面纱。许麟庐、许化迟父子2代入,因为经营和收藏名家书画,书画收藏增值万倍,赚下了100亿家产。

许麟庐,新中国画廊鼻祖,“和平画店”创始人。许麟庐1951年在东单西观音寺胡同创办“和平画店”,是中国第一家出售齐白石画作的专卖画廊,“和平画店”还是齐白石亲自题匾的。



许麟庐也是齐白石的关门弟子,去世后留下了72件字画和3把紫砂壶,其中包括齐白石书画24幅,估价达到20亿以上。



许化迟,许麟庐的第9个儿子。1983年,许化迟以20万元买下8000多张画,现在价值几十亿,升值了1万倍!



艺术圈著名遗产争夺案



收藏家王己千遗产案

——妹妹告哥哥



季迁


纽约法庭判定已故收藏家王己千遗产案,其82岁的女儿王娴歌继承6000万美元(约合3.8亿人民币)遗产,其儿子王守昆和孙子王义强败诉。官司落幕,而长达15年的家族恩怨却难以愈合。



北宋 · 郭熙《秋山行旅图》轴
1999年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场上,王己千智拍郭熙的《秋山行旅图》,成为收藏史上的佳话。

王己千,著名的旅美画家、古书画鉴定家、收藏家,精于中国古代绘画,收藏有大量国宝级藏品。2003年7月,97岁的华裔中国画收藏家王己千在纽约病逝,留下的大约200多件中国古画与卷轴收藏品成为子女争夺的目标。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中国绘画馆,还有一间以王己千名字命名的家族展厅,专门展出其收藏的中国书法与绘画,包括王己千捐赠与售卖给博物馆的藏品。



王己千及其家族成员,前排右二为其儿子王守昆,右四为女儿王娴歌


值得关注的是,争夺遗产的兄妹俩有长达30年的陪伴断层期。1949年,夫妇俩带着两个幼女移居美国,留下大女儿与儿子王守昆照看孩子祖母。来美的二女儿在上世纪60年代去世,大女儿同期赴美,没有直接参与遗产争夺。儿子王守昆1979年赴美,彼时51岁,与父母、妹妹王娴歌分离30年。王己千一位朋友对外媒表示,王己千的儿子与女儿,一个在大陆成长,一个完全受美国教育,观念上截然不同,在对待遗产的看法上也可能完全不一样。



王季迁先生和启功先生论画(右侧为北宋郭熙《秋山行旅图》)


王己千与儿女的关系也十分微妙。1979年王守昆赴美后帮父亲管理账目和生意,父亲每月给1.2万美元。但1998年,王己千辞掉儿子,让女儿王娴歌和其丈夫代管账目。王娴歌对媒体声称,父亲把哥哥赶走了,哥哥200万美元的房产都是从父亲那里偷来的。2000年,王己千立下遗嘱,让王娴歌为遗嘱执行人。



宋克《陆君文武论》册·行书(王季迁旧藏)


但局势很快反转,2003年,王己千修改遗嘱,剥夺女儿遗产继承权,指定孙子王义强为遗嘱继承人,把遗产留给儿子和孙子。王义强对媒体透露,王娴歌和其丈夫拿走了爷爷几乎所有的藏品,价值数千万美元,爷爷是让小姑气死的,其中的北宋武宗元《朝元仙杖图》是爷爷最喜欢的,他们不给,爷爷二月就犯心脏病还跌倒四五次,这对他打击很大。



北宋 · 武宗元《朝元仙仗图》卷 绢本墨笔 44.3×580cm


眼看官司漫长,兄妹俩又偷偷转移藏品,上演偷窃与走私戏码,并相互指控谩骂。王娴歌指控哥哥与侄子,说亲眼看到他们从曼哈顿一个家庭收藏处拿走两袋古代书法手迹,指控其低价处理藏品,伪造销售记录,甚至谎报藏品价值,要求追讨索赔。王守昆则指控妹妹和妹夫,说他们把父亲的93幅藏品转运到马来西亚亲戚那里。



元 · 倪瓒《松亭山色图》王季迁旧藏


2017年4月,法院宣判王己千患老年痴呆症,其被操纵立下给儿子和孙子的遗嘱。近日法院宣判女儿王娴歌继承6000万美元遗产。美国国税局表示,他们还拖欠2000万美元(约合1.2亿人民币)税款,必须在9个月内完成缴税手续。




国学大师季羡林遗产案
——儿子告北大



季羡林,中国著名语言学家,早年留学国外,通英、德、梵、巴利文,能阅俄、法文,尤精于吐火罗文,是世界上仅有的精于此语言的几位学者之一,有人称之为“国宝”。只是,在其2009年辞世后,与其遗产相关的纷争却几乎没有间断。“季羡林亿元遗产案”即为其中之一。



季羡林儿子季承与北大展开对季羡林的遗产争夺,导火索在于2001年季羡林与北大签订的捐赠协议书,其中季羡林约定捐赠个人书籍、著作、手稿、古今字画等藏品。但随后部分藏品流入拍卖市场,引起季羡林警觉,于是在2008年手书“已经捐赠北大120万元,今后不再捐赠;原来保存的书籍文物只是保存,我从来没说过全部捐赠;全权委托儿子季承全权处理有关我的一切事物。”



2016年8月16日,季承(左)在一审庭审现场。


季承曾对记者解释,那份协议中捐赠标的物不明,而且没有析产,其中50%应该是自己母亲的;另外,649件字画、文物中的32类72件文物,有明确协议是放在北大图书馆保管的。所以,季承认为,自己要求649件字画、文物全部归还是合理合法的。



季承(背后是父亲季羡林画像)


对于季承的起诉,北京大学答辩称:季羡林先生未有撤销《捐赠协议》的行为,且《合同法》明确规定,具有救灾、扶贫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合同或者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不适用可以撤销的规定。季承提出“返还原物主张”没有依据。



由于季承要求北大返还父亲的649件文物,估价高达1亿元。因此此案又被称为“季羡林亿元遗产案”。但5年拉锯战后,北京高院终审宣判,季羡林与北大签订的公益捐赠不可撤销,并驳回季承上诉。2018年1月19日,季承仍在个人博客上抗议不公,表示要继续申诉。



书画家娄师白遗产案
——遗孀告前妻之子



2010年,齐白石弟子、书画家娄师白去世。2年后,遗孀王立坤和次子娄述泽一同将长子娄述德告上法庭。



齐白石与娄师白


娄述德是娄师白与前妻杨淑镜之子,1947年杨淑镜去世,1952年娄师白与王立坤结婚,婚后王立坤生育次子娄述泽。2010年娄师白辞世,因其未留下遗嘱,其遗产中的三套房产、书画作品、印章、藏书、家具及抚恤金等在其家人进行分割时发生争议。90多岁的王立坤与娄述泽将娄述德告上法庭,要求分割该笔遗产。


在艺术界有这样的说法: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李可染的牛,黄胄的驴,娄师白的小鸭子。


双方争议焦点主要在北苑5号院的房产上。王立坤称,娄述德取得了属于她的北苑5号院所有权,并将房屋内的齐白石、徐悲鸿、娄师白等人的画作、印章等拿走。而娄述德表示,北苑5号院房产系北京师白艺术研究会出资,并非父亲遗产。房屋现已拆迁,王立坤未通知他就签订拆迁协议,取得800余万元拆迁款。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因娄师白无遗嘱,案件按照法定继承办理。北苑5号院房屋及4.6万余元存款,法院认定为娄师白、王立坤夫妻共同财产,其中2/3份额归王立坤,娄述德、娄述泽各享有1/6份额。经计算,王立坤需给付娄述德房屋拆迁款136万余元、银行存款7785元。




随后,王立坤对娄述德再次提起诉讼。王立坤称,娄师白过世后,她和娄述泽与娄述德达成协议,王立坤、娄述泽放弃位于白塔寺和北苑家园清友园的两套房屋的继承权,娄述德以34万元的价格购买属于王立坤部分的产权。但房屋过户后,娄述德一直未实际支付钱款,因此起诉至法院。



之后,娄述德上诉,三审法院审理认为,双方提供的存量房买卖合同、房屋所有权变更登记书、存量房交易结算资金自行划转声明以及税务机关开具的统一发票均能证明王立坤、娄述德的房屋买卖合同已经履行完毕。



最终,法院认定娄师白长子娄述德已实际支付购房款,终审判决驳回娄师白遗孀王立坤的诉讼请求。


画家李可染遗产案
——子女告继母


李可染先生于1989年前猝然辞世,生前没有留下遗嘱,但他留下的遗产却导致了家庭内部持续两年的诉讼。直到2009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李可染先生的中国画作品108件、书法作品122件、速写9册、水彩画13件归夫人邹佩珠所有。判决第二天,89岁的邹佩珠就将这些作品捐赠给了正在筹建中的北京画院美术馆李可染艺术馆。



李可染作品 林茂鸟竞归


李可染,著名画家,深受潘天寿、林风眠的影响,后经徐悲鸿介绍师从齐白石。1989年12月5日,82岁的李可染因心脏病猝然辞世,没有留下遗言,也没有对自己的财产进行分割。



李可染与夫人邹佩珠(当代最早的女雕塑家)


因为李可染有过两次婚姻,所以遗产法定继承人为李可染遗孀邹佩珠及两个儿子1个女儿:李小可、李庚、李珠。前妻苏娥所生1个女儿3个儿子:李玉琴、李玉双、李秀彬、苏玉虎。



李可染作品 万山红遍


经过由邹佩珠主持的家庭会议后,大家同意将遗作中的精品和代表作集中保管,作为家庭成员的共同财富,以备将来提供给纪念馆、出画册、巡回展览、复制宣传等使用,并将于适当的时机(大约10年左右)奉献给国家。在遗作中划出一部分作品给“艺术基金会”和“家庭基金会”使用。



李可染作品 夕照中的重庆山城


1991年11月13日,李可染的继承人共同签署了《李可染遗产继承问题协议书》,集中有代表性的作品由邹佩珠统一保管5年;给子女每人有代表性的绘画作品两张,一般的4张,书法作品2至3张。远在日本的李庚,放弃对遗产的继承权,所附条件是,对于李可染的艺术作品不进行分割,保持作品的完整性。



李小可


在此后的岁月里,苏娥所生4个子女发现“邹佩珠及弟弟李小可根本不征得其他共有权人同意,擅自处分家父的作品,经常拍卖或赠送。李可染艺术基金会存在账目不清、暗箱操作的种种问题”。而进入新世纪以来,李可染作品的拍卖价格高得令人惊叹。于是,在2005年和2006年,苏娥所生4个子女多次向邹佩珠提出析产要求,但这个要求会使李可染的作品无法保持完整性,遭到邹佩珠的拒绝。于是,他们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对李可染的遗产析产继承。双方的主要分歧在于李可染的遗产中到底有多少作品。



2008年11月7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法院判定邹佩珠已经托管的作品判归其所有。因李可染生前未立遗嘱,对李可染的遗产,按照法定继承处理,李可染遗产主要以绘画、书法、收藏、水彩、印章、素描六大类进行区分。


晚年李可染


法院依法确认李可染遗留绘画作品308幅,其中各子女已经分得绘画作品92幅,由邹佩珠托管绘画作品108幅、保管绘画作品108幅。其他作品,法院核实为书法324幅,收藏91幅,水彩25幅,素描16册973幅,印章175枚。



2009月5月14日,法院最终认定李可染绘画作品为308幅,以单幅作品之间相互等值进行夫妻共同财产分割,而各方当事人共有遗产均为200余件。李可染先生的中国画作品108件、书法作品122件、速写9册、水彩画13件归遗孀邹佩珠所有。


从左至右分别是李小可、邹佩珠、王明明(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北京画院院长)


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第二天,邹佩珠与李小可将属于自己的108幅李可染的绘画精品捐赠给正在筹建中的北京画院美术馆李可染艺术馆作为藏品。

鉴藏家徐邦达遗产案
——儿孙告继母



1996年,徐邦达在比利时作画


徐邦达,曾为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常务委员、杭州西泠印社顾问、九三学社社员。中国艺术史界“鉴定学派”的一代宗师,有“徐半尺”(意指其鉴画,于画轴展开半尺已知真伪)和“华夏辨画第一人”之誉。



徐邦达与夫人滕芳


2012年2月23日,徐邦达去世。为了遗留下来的价值2亿多元的书画珍藏等资产,其两个儿子及外孙女3名原告将徐邦达的第二任妻子滕芳诉至朝阳法院,追讨房产、存款、画作及拍卖款。



徐邦达为滕芳六十寿辰作
法院一审判令房屋、银行存款及拍卖款均归被告所有,但滕芳需支付3原告补偿款各668.81万元,其中徐邦达珍藏的9幅书画滕芳享有八分之五的份额,3原告各占八分之一的份额。



“清四家”之一王原祁 仿大痴山水图轴 徐邦达旧藏


3名原告诉称,父母共育有两儿一女共3个孩子,1989年母亲去世,当时没有进行遗产继承和分配。1990年,徐邦达与滕芳再婚,两人没再生孩子。

竹解心虚是我师(徐邦达、徐书城父子合作)


  3原告认为,徐邦达生前收藏了多幅古代及近现代珍贵画作,购置有多处房产。这些拍卖所得、房产、字画等财产,据估算有2.4亿元,而继母没有管好这些遗产,反而在诉讼期间,将其中的一套房子低价贱卖。相关法律规定,隐匿转移财产,不应继承遗产。对此,滕芳辩称,其不同意3人的诉求,称3人没有尽到过任何赡养义务,一直到徐邦达去世,都是其本人及保姆照顾老人。

法院审理查明,生前,徐邦达名下登记有两套房,滕芳名下登记有一套房,另在朝阳区幸福一村,滕芳还买了一套房,但尚未过户。诉讼中,双方均认可4套房属于遗产,并确认4套房价值分别为400万元、190万元、950万元、690万元。而其中价值950万元的那套,在该案诉讼中便被滕芳以427万余元低价贱卖。



徐邦达 宵梦己千诗


朝阳法院审理认为,滕芳违反了关于妥善保管遗产的法定义务,3名原告均为第一位法定继承人,故酌情最终判决房子归滕芳所有,滕芳应分别给3名原告各300万元做房屋补偿款;关于存款,滕芳应该补偿3人各159万余元;关于拍卖款补偿款,应分给3原告各209万余元;至于徐邦达《黄山瀑》《临古人山水图》等9幅画作,法院判令归4人共有,其中滕芳享有八分之五的份额,3原告各享八分之一的份额。

画家、教育家刘海粟遗产案
——子女告子女



刘海粟遗产案是由画作拍卖引发的,焦点就是——这批画是遗产还是“礼物” 。


此前,刘海粟的48幅画在拍卖行挂牌,刘家众子女闻讯赶紧报警,结果发现委托拍卖的竟是自家人。5名刘家子女联手状告刘家另一名女儿刘虹和女婿白庭荫,要求将这批画交出来作为遗产共同继承。



刘海粟 1960年作 松下知音


刘海粟和最后一任妻子夏伊乔共生育了刘虹等3个子女,但只有一个“第三代”即刘虹的女儿,因此对这“唯一”很疼爱,外孙女从小就带在身边长大。刘海粟生前陆续给过外孙女一些画,而身为知名画家的夏伊乔也给过外孙女一些画,其中有他们两人的作品,也有收藏品。



刘海粟妻子夏伊乔在作画


但原告表示:“这不可能。”按照刘海粟生前一贯的做法,他赠送给子女的每一幅画都有签字,而涉案的画作却没有签字。另外,刘海粟赠送给子女的作品一般都送一幅,唯有曾任联合国秘书长特别助理的长子刘虎获得几幅,儿子刘豹曾也想要几幅画,但被老人拒绝了。老人怎么可能一下子送他的外孙女一大批画呢?更不可思议的是,别人送给刘虎的画也在涉案的画作中。



刘海粟 1981年作 黄山


另外,刘海粟生前明确表示把画作都捐给国家,捐赠的时候,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要搜身,防止珍贵的画作流失。对于留下的部分,刘海粟生前曾说过一句话,意思是“留下部分给我和夫人作研究和创作之用,等将来一旦不用了,将少部分留给子女”。



刘海粟 黄山奇峰图


而被告律师则表示,刘海粟生前有关部门上门作了一个星期的清点,把全部画作都登记造册。刘海粟一年后去世,有关部门又一次对刘海粟留存下来的画做了清单。而此次涉案的画都不在清单里的,足以说明这批画早在刘海粟去世前就给了外孙女。



1994年3月16日,刘携妻子恩爱出席自己的寿宴,同年8月7日刘海粟逝世。


因为“盗画”一说,白庭荫遭受了名誉损失和精神痛苦,从一开始的“盗画”指控到后来的“侵占”责难。刘海粟已去,夏伊乔尚在,如果夏伊乔出面说句话,事情不就真相大白了吗?遗憾的是,夏伊乔因脑瘫被法院确认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



如果生前赠与之说成立,此案便很简单,但如果这批画被认定为刘海粟遗产,专家认为法院将面临着罕见的分割难题。因为除捐赠外,刘海粟生前并未将他的遗产明确分配;而其复杂的婚姻历程和众多的子女,使其身后遗产分配异常复杂。


刘海粟在未婚时期所创作的画作,由他个人所有。



刘海粟先生一生有过4次婚姻。1911年10月,刘海粟在父亲的威逼下,与丹阳县林知府的千金林佳结婚。可就在婚礼当晚,刘海粟出逃,第一次婚姻就此结束,亦未留下子女。



中间为张韵士女士


20岁时,刘海粟与张韵士女士结婚。两人育有3子,长子刘龙夭折。另外两子刘虎、刘豹。刘虎曾任联合国秘书长特别助理,刘豹现任天津大学教授,兼管理学院院长等职。姑且认为他和张韵士女士的是其第一次的婚姻。在第一次婚姻存续期内,刘海粟创作的作品是他和张韵士的夫妻共同财产。在张女士去世后,张女士的那部分夫妻共同财产发生继承:由刘海粟和其子刘虎、刘豹继承。由于长子刘虎已经过世,所以刘虎的继承人将会加入这支浩大的继承队伍。



成家和


1934年,刘海粟与其学生成家和举行婚礼,两人育有一女刘英伦,一子刘麟。刘英伦和刘麟现均在加拿大经商。结婚10年后,两人离婚。刘海粟在第二段婚姻期间创作的作品,是其与成家和女士的夫妻共同财产。在成家和去世后,由刘海粟和前妻之子刘虎、刘豹以及与成家和所生的刘英伦和刘麟继承。



刘海粟和夏伊乔结婚照


刘海粟最后一位夫人是知名画家夏伊乔。两人育有一子二女:儿子刘虬、女儿刘虹和刘蟾。刘海粟在第三个婚姻阶段创作的画作,由其与夏伊乔共同所有。


另外,刘海粟在婚姻空白阶段所创作的作品由其个人所有,在遗产继承时,被列入继承遗产之列。



齐白石弟子许麟庐遗产案
——儿子告亲母



相比兄妹间、子女与外人的遗产争夺案,子女与亲生母亲的争产官司更令人匪夷所思。



1936年,齐白石弟子、国画大师许麟庐与王龄文女士结为夫妻,后育有4子4女,除长女许美、三女许嫦已经去世外,长子许化杰、二子许化儒、三子许化夷、四子许化迟、二女许丽、四女许娥均健在。



许麟庐与齐白石合影


2011年,许麟庐去世,其遗产包括72件珍贵字画、3把紫砂壶,其中包含齐白石书画24幅及徐悲鸿等名家作品,坊间估价约为21亿元。遗嘱中指定遗孀王龄文为唯一继承人,但大儿子、三儿子怀疑遗嘱真实性,提出遗嘱中的“许”和“麟”等字不符合许麟庐生前的书写习惯等疑问把亲生母亲告上法庭,要求分割遗产。



2012年10月18日开庭,正好是王龄文95岁生日,四女儿声泪俱下控诉俩兄弟:“今天是妈妈95岁生日,你们这样做对吗?都特别贪婪,都不孝,丢尽了脸面!”大儿子、三儿子则在法庭陈述多年对家庭的贡献,对父母的孝道,戴着口罩痛哭。


王龄文除遗嘱外还提交了许麟庐与遗嘱合照的电子照片,而该照片经鉴定未发现有技术修改的痕迹。综上,法院认为,王龄文所提交遗嘱符合法律规定的自书遗嘱形式要件,合法有效。



此外,王龄文与许麟庐共同生活七十余年,遗嘱内容系许麟庐将财产留给结发妻子,亦符合人之常情。许化夷等人主张王龄文提交的遗嘱系伪造,因其未能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法院不予采纳。



2016年经过一审、二审、重审、再二审后,北京高院做出终审判决,98岁的老母亲王龄文胜诉,继承72件名画价值21亿元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