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资讯

2019香港春拍刷新个人纪录的中国青年艺术家
来源:画悟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9-6-21 8:40:00 阅读:1217
本轮香港春拍中,青年艺术家表现异常突出,共有10位出生于1969-1989年间的艺术家打破自己的个人成交纪录,其中中国青年艺术家便占据五席,分别是贾蔼力、郝量、梁远苇、段建宇和黄宇兴。


贾蔼力《疯景》
成交价:1812.5万港元



五位创个人成交纪录的中国青年艺术家中,成交额最高的为贾蔼力。开拍前,高古轩为贾蔼力在纽约举办了首次个展“燃烧”(展期:2019年3月7日-4月13日)。二十九件个人作品,分为四个部分,集中向观众展示了艺术家近十年来的创作历程。



而这次亮相让投资者们看到了贾蔼力作品的上升空间,也为贾蔼力本轮在佳士得香港春拍中带来了不少竞夺者,使其作品在“离心力”专场上拍得佳绩——其2007年创作的作品《疯景》当晚以1812.5万港元成交。这是距4年前以1328万港元拍出作品《早安,世界(三联作)》后,再一次刷新其个人纪录。



▲贾蔼力《早安,世界(三联作)》,2010年作



这件《疯景》的创作时间为2007年,也是贾蔼力从沈阳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研究所毕业后的次年。曾在其首次同名个展中展出(由凯伦·史密斯策展;北京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承办)。



▲贾蔼力《疯景》,2007年作



《疯景》系列是贾蔼力的代表系列之一,诉说的是整个工业文明的伤感以及当下人们的焦虑。观众能亲自体会到他绘画中所转达的身心的苦闷和孤苦。标题里的“疯景”原为“风景”,改“风”为“疯”,寓意疯狂,精神疾病或极端情绪。因此一语双关,暗示作品表达的是一种内在心理层面的景色而非切实具体的地理场景。



画中戴面具的人正是贾蔼力早期重要的视觉隐喻之一,随后即成为其反复描摹的标志意象。整幅作品也堪称反映其绘画表现能力的典范。


市场价值分析:贾蔼力作品未来的市场表现,看好者居多。一是因为他由顶级画廊高古轩在代理运作,一级市场的价格表现非常平和稳健;二是由于贾蔼力的创作体量少,作品一经流入市场便被国内外主要机构和藏家所收藏,所以更显难得可贵。


郝量《林间记》
成交价:1517.5万港元




▲艺术家郝量

郝量可以说是继贾蔼力之后,青年艺术家在二级市场中的又一匹黑马。他在研究生毕业后不到5年的时间,跻身百万级艺术家行列。随着近两年郝量作品不断在国际上曝光,先后入藏了蓬皮度艺术中心和大都会博物馆。

2018年6月,他于纽约高古轩的首次个展“肖像与奇观”取得强烈反响,所有作品在展览前即全部售罄,显示出强劲的势头。苏富比也因看重其市场潜力,早在2018年香港秋拍中首次将其作品纳入晚拍。事实上,郝量确实再次表现出不凡的成绩。不仅在国内秋拍整体趋冷的大环境下,凭借1452万港币拍出作品《壳》,创下其个人成交新纪录,还成功迈入千万级艺术家的队列。



▲郝量《壳》,2010-2011年作


此次香港春拍中,郝量在香港苏富比上以1517.5万港元的成交价再次刷新了个人新纪录,当中相隔仅半年的时间。


这件新纪录作品《林间记》,为郝量笔下闻名遐迩的人物画之典范,此系列广受好评。这一系列作品以人体为主体,探究人类形而上的存在,具备艺术家独树一帜的意象,透薄素雅的经典用色,并将东西方的美学、文化与文学传统无缝接合。



▲郝量《林间记》,2011年作



本作构图让人联想到乔托的壁画《圣方济各向鸟布道》,作于意大利亚西西的圣方济各圣殿;而其标题《林间记》则令人想起文学经典《林间录》──宋僧惠洪著作,汇集禅宗轶事三百余篇。作品蕴含东西文化之象征,将古今中外精髓融为一体。



此外,这件作品属于郝量成熟期的作品。这一时期,郝量的作品无论是价格高度还是市场热度均表现强劲,包括《林间记》在内的3件过千万港元的拍品均出自这一时期(创作于2010-2011年)。

市场价值分析:郝量与贾蔼力一样,由于作品创作数量较少,重复上拍率非常高,且几乎重复上拍的作品均高于此前的成交价。如本轮香港苏富比春拍中以375万港元成交的作品《隔河一界(八幅一组)》,该作曾在2014年佳士得上海春拍中以111万人民币成交,如今价格翻了2倍有余。此外,截止至今,郝量共计上拍总数为37次(含重复上拍),流拍仅3件,成交率高达91.9%。可见作品价值的保证。


▲郝量《隔河一界(八幅一组)》



梁远苇《无题 2013.17》
成交价:516.5万港元




▲艺术家梁远苇


梁远苇的大尺幅作品《无题2013.17》在本轮佳士得香港春拍“离心力”专场中以516.5万港元成交,超此前艺术家个人纪录一倍有余。


《无题2013.17》是其2014年在伦敦佩斯画廊“弓象之间(The Tension between a Bow and an Elephant)”展览上所展出的其中一件作品。相较于更早期作品,梁远苇在此作中逐渐转向受古代宋画所启发的温润内敛色彩,更能贴切反映出由想象到完成、由观看到体会所经历之时间淬炼,不仅是关于绘画过程的积累与形式语言的深化,也指涉了创作者对自我的凝视,其中蕴藏着对自然的回望与对生命的笃定信念。



▲梁远苇《无题 2013.17》,2013年作


在《无题2013.17》这件作品中,无论是模仿织品的细线质感或层迭交错的花瓣,都已被赋予了生命姿态与自然能量,同时在那华美深沉的视觉变奏之中,她又非常理性自制的紧依着主题,忠实于平面,而不做多余的表达。虽然花朵图样与布料取之于自然世界,却距离自然的原始状态又非常远,和看似机械化的制作程序构成矛盾又无法分割的关系。梁远苇在这之中渐渐地找到了一种平衡。


梁远苇可以说是继喻红、向京之后,又一代女性艺术家代表。她曾于2011年代表中国参加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是当代艺术界具影响力的中国艺术家之一。


梁远苇在2017年的艺术市场中表现尤为活跃,且热度持续至今。2017年5月,K11基金会为梁远苇举办新展“勘玉钏”,该展于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同期进行,由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助理策展人Loïc Le Gall策展,关注度非常高;2017年7月,梁远苇受邀为劳斯莱斯第八代幻影“艺境藏珍”创作作品《秋的调色板》,她是七位(组)艺术家里唯一的中国艺术家;2017年11月,ART021五周年上的三件封面海报作品中,梁远苇的作品《2017 No.11》占据其中一件,另两件分别是村上隆的 “狮子画”系列和曾梵志的作品《昨天》。作为79年的年轻艺术家能有如此成绩,可见非常卓越。



▲梁远苇《2017 No.11》

▲梁远苇与劳斯莱斯合作,特别创作了《秋的调色板》



市场价值分析:梁远苇是一位非常正统的学院派艺术家,于中央美术学院先后获得学士与硕士学位,绘画功底扎实。毕业后,梁远苇一路在艺术界最专业的艺术机构展出,包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上海民生美术馆、美国伯克利美术馆、西班牙米罗博物馆等美术馆等,后又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个人艺术发展道路可以说是稳扎稳打,同系列作品每年在二级市场中的成交表现也在稳步攀升。



段建宇《姐姐14号(双联作)》
成交价:400万港元




▲段建宇《姐姐14号(双联作)》,2008年作



段建宇的《姐姐14号》是艺术家迄今上拍尺幅最恢弘的油画双联作。此油画属其极具标志性的《姐姐》系列创作。该系列作品围绕着一位系着小领巾,身穿笔挺的天蓝色乘务员制服的虚构人物展开,出现于艺术家各个创作画面之中。



段建宇的《姐姐》系列套用了儿童绘图册《威利在哪里?》——在人山人海的构图中寻找威利身影的视觉游戏效果。在此基础上,段建宇编绘了别富其文艺风格的《姐姐在哪里?》,从而引领观众一起追踪这位乘务员姐姐的冒险旅程。



段建宇与上面三位艺术家相比,显得格格不入,作品中透露着浓郁的“乡土气息”。她用自己独特的审美模式将具有本土气息的农妇、母鸡、丘陵等形象通过细心打磨和幽默化处理,交织成反映社会道德复杂性的寓言。

市场价值分析:段建宇相对于其他几位艺术家难以摸索到市场规律。参加较多的也是群展,但不乏有一些好的展览机遇。如“何鸿毅家族基金中国艺术计划”——2018年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举办,以“单手拍掌”为题,聚集了来自曹斐、段建宇、林一林、黄炳和杨嘉辉五位艺术家的新作。在本轮香港春拍中,段建宇的作品《姐姐14号》和《万水千山都是情第1号》分别在香港苏富比和佳士得香港中,以400万港元与275万港元的成交价,均高于此前的最高个人成交纪录。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姐姐14号》的高价成交是因为该作为艺术家代表作品系列的精品;而《万水千山都是情第1号》紧随其后的价格,很大原因是因为这是艺术家这一系列的开山之作。



▲段建宇《万水千山都是情 第1号》,2010年作


黄宇兴《沉浮》
成交价:225万港元


黄宇兴也是本轮香港春拍中表现尤为突出的一位青年艺术家,相隔数月在两家国际拍行两度刷新其个人成交新纪录。



▲艺术家黄宇兴



在首轮香港春拍中,黄宇兴作品《宝藏》以162.5万港元通过香港苏富比成交,完成了2019年的首次个人成交纪录刷新。随后,佳士得香港春拍中,其二级市场上尺寸最大的作品《沉浮》以225万港元成交,再次刷新个人纪录。



▲黄宇兴《宝藏》,2015年作



在黄宇兴2005至2015过往的作品中,“光芒”、“河流”、“气泡”、“陨石”、“宝藏”等创作元素反复出现,并在2015-2016所作之《沉浮》中集大成。



《沉浮》可以想象成人体内部的血管、骨骼与细胞,因为它似乎以微观角度重现了原本在视觉以外的生命经验。画面中央唯一隐蔽的存在,即是以鲜亮黄色描绘的卵形物体,微微发光、生命勃发的意象定锚了想象中的生物学层次。



当观者在压倒性的色彩景观中寻找可辨认的想象、叙事与情感共鸣时,也宛如被全面包围,卷入其中浮沉。它自成一种迷人的心理现实、一个紧密交织的网络,所呈现的是经过编码的讯息,各种关系不断地构建、发生、交换或产生流变。但绘画最终是一个静止的平面,与生活疏离,而那也是艺术家能够浮沉的极限与创作过程的终点。



▲黄宇兴《沉浮》,2015-2016年作



黄宇兴的作品擅长于在阴暗晦涩的色调中,窥探一种语言的神秘性和感官上的震荡感与疏离感,因此深受现代收藏家们的喜爱。


市场价值分析:黄宇兴的作品长期活跃于二级市场,上拍数量远超前几位艺术家。其个人成交高价作品大部分创作于2015-2016年间。但由于作品在二级市场上流通数量相对较多,因此同类型作品的涨幅空间也相对较小,很难有较高价位的作品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