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资讯

中国顶级艺术品收藏家——刘益谦王薇的收藏史你了解吗?
来源:画悟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9-5-11 13:41:00 阅读:1308
近年来中国买家成为全球艺术市场关注的对象。刘益谦王薇夫妇的功劳必不可少。2012年,刘益谦王薇夫妇入选美国权威艺术杂志《ARTNEWS》公布的全球200位顶级收藏家榜单,这是中国藏家首次入选该榜单,此后两人还曾多次入选。同年12月,以其私人收藏为基础的龙美术馆正式开馆,而后的几年间,龙美术馆在夫妇二人的苦心经营下,不断扩大,已经成长为中国内地迄今最具规模和收藏实力的私立美术馆。



▲刘益谦、王薇在香港佳士得拍卖行展示唐卡拍品证书


夫妇二人收藏的开端


1993年,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下,刘益谦恰巧遇上嘉德举行成立后的首次拍卖会。这次拍卖会算是打开了刘益谦真正意义上的收藏之路。刘益谦花了 200 元买了本图册,并买下其仅知的郭沫若和李可染的两件作品,一幅书法一幅画,共花去18万元。



▲1993年中国嘉德正式成立


相对于丈夫在艺术收藏上的“偶然”入门,妻子王薇的经历使她在艺术收藏的道路上走得更稳。1997年3月,刚生下儿子的王薇去了上海老城隍庙艺术品拍卖公司做经理,3年后,因为怀孕又做回了全职太太,但这3年时间的经历对她今后从事收藏却影响很大,使她在艺术收藏上更注重梳理艺术史脉络,收藏更具体系。


但说起收藏“红色艺术”,也是缘于一次机缘巧合。2003 年的一次书画拍卖会上,因为和丈夫刘益谦意见不合起了争执,王薇生气地跑去另一边看拍卖油画。张洪祥的《艰苦岁月》引起了王薇的注意,这是一幅画面为毛主席手拿野菜和炊事员谈话的油画,是王薇小学课本上的插图。在她印象中,“这样的作品都应该在国家级的美术馆、博物馆里”。于是,王薇便毫不犹豫地把它买了下来,也就此开始了革命题材创作的收藏之路。



▲张洪祥《艰苦岁月》


收藏喜好截然不同

虽然夫妇二人都热衷于收藏,但两人的喜好却截然不同,并在建立各自的收藏体系上相互“竞争”。


刘益谦:古玩、书画精品之作


刘益谦对于艺术收藏奉承“掐尖”宗旨。所谓“掐尖”就是专门去买一个品类中全场最贵的那一等级的艺术品。在刘益谦眼中,“好东西便宜不了!”


1994年,刘益谦就以286万人民币买下陈逸飞的油画《山地风》,创中国当时油画拍卖最高价。2009年,刘益谦先后以人民币6171万元拍下宋徽宗《写生珍禽图》,以人民币9520万元拍下齐白石《可惜无声·花鸟工虫册》及其他多件拍品。



▲陈逸飞《山地风》,该画在2011年再次上拍以8165万元的价格售出


刘益谦更是将“掐尖”策略执行到底,屡屡成为上亿拍品的最终买主。2010年,刘益谦以3.08亿元竞得王羲之草书《平安帖》;2013年,以1.69亿元拍得明代画家吴彬《十八应真图卷》;2014年,以2.81亿港币斩获明成化斗彩鸡缸杯;2015年,以2.8亿元拍下流失海外近200年的明朝永乐御制红閰摩敌刺绣唐卡,同年还以约合10.84亿元人民币的“天价”在国际拍卖市场中竞得莫迪利安尼创作于1917年-1918年的《侧卧的裸女》。



▲吴彬《十八应真图卷》

而对于作品价值,刘益谦却说,“我从没计算过具体的数字,但是艺术品收藏花了我不少钱。”尽管谈及金额时刘益谦有些言之不详,但只要对近年的部分艺术品拍卖动向稍加回顾,就可见他的出手不凡。从1993年参加嘉德第一场拍卖会开始,二十多年来刘益谦持续以令人咋舌的大手笔买入艺术品,少有卖出。据估算,单就2009年、2010年的两年时间,刘益谦在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上购入价值不少于20亿人民币的藏品,这还不包括他在国际市场上的出手。



从2009年至今,十年时间购得5000万元价值以上的拍品不少于19件。高价成交作品主要集中在2009年、2010年、2015年这三年里。所拍内容主要为古玩、瓷器、书画一类。据此可知,除了买“贵”之外,刘益谦对传统、经典的拍品尤为喜爱。夫人王薇曾表示,“丈夫对瓷器有一种特殊情怀。”

刘益谦是一位标准意义上的“老派”藏家,由紫砂壶、邮票入门,喜好收藏古玩、字画,而到后期的收藏变得更为多元,以10.84亿元人民币“天价”购入的莫迪利安尼创作的《侧卧的裸女》就是最好的例证。以他自己对个人收藏方向的定义是“从古代到当代”,而这也正是他收藏阶段的演进史。



▲莫迪利安尼《侧卧的裸女》在2015年纽约佳士得“画家与缪斯晚间特拍”以1.74亿美元落锤成交,约合人民币10.84亿元


王薇:红色经典及现当代艺术

在艺术品收藏圈,王薇被认为是“红色油画收藏第一人”,就连刘益谦也不得不佩服:“从收藏的系统脉络来看,她比我这么多年买字建立得更全一点。阶段性的民国油画、文革油画、当代油画,我认为她是全国最全的。”当然不服输性格的丈夫还补充解释了其原因,“中国油画总共才100多年历史”,而“我买的字从宋朝开始才1000多年,你要我把这个脉络建起来,需要花更大的资金、更大的精力”。



▲“1949-2019:新中国成立70周年红色经典馆藏展”现场

2007年之后,王薇开始将收藏向“红色时期”两端延展:往前追溯到民国老油画,向后补充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现当代艺术。经过几年的收藏和整理,民国油画、“红色经典”、现当代藏品分别占其收藏构成的15%、60%和25%左右。


其代表收藏包括:2003年,以93.5万元拍下的吴冠中20世纪70年代的作品《爱晚亭》和以92.4万元拍下的张洪祥的《艰苦岁月》;2009年,以4043.2万元价格竞得的陈逸飞作品《踱步》。当代方面,王薇较多的会关注于国际年轻的当代艺术家,以及79后、85后,这两个具有美术史重要意义的时期代表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



▲陈逸飞《踱步》



在收藏理念上,王薇不同于刘益谦,她更注重对艺术品的梳理,有针对性的购买藏品。就拿刘益谦花2.8亿买鸡缸杯这件事举例,王薇虽支持却也表示“2.8亿可以买很多很多油画”,从中也能看出王薇在拍品价格上并不会刻意追求“贵”。



但在艺术品购买的作风上,王薇与刘益谦有的一比,非常霸气且饱含激情。“我一直本着刘益谦赚多少钱,我就要收藏多少这样一种理念。”甚至有报道提到,王薇甚至有过“上午接到消息,下午就飞到外地去买”的经历。



当藏品越来越多后,夫妇二人想到建立私人美术馆。2012年12月,两人在上海浦东新区创立了首家龙美术馆。而今美术馆已六岁有余,立足于馆藏品的研究展示、文化交流,先后策划了一系列馆藏精品展:“古往今来——龙美术馆开馆大展”、“革命的时代——延安以来的主题创作展”、“纵横阡陌——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家作品馆藏展”、“亚洲线索——龙美术馆亚洲当代艺术馆藏展”、“抒情异乡人”、“一花一世界:龙美术馆藏花鸟画展”等。向公众有序、清晰地梳理和展示了中国传统艺术、“红色经典”艺术和现当代艺术等。



▲“旧王孙——龙美术馆藏溥儒书画展”现场图



这是龙美术馆有别于其他私人美术馆的特别之处——不仅利用私人美术馆存放夫妇二人的收藏,更是对其收藏的脉络和体系形成一种梳理与构建,并通过向公众展示与传播来进行大众美育普及,成为私人美术馆界的典范。夫妇二人的收藏案例正在从正面引导着私人收藏朝着更深远的方向发展。





对于收藏的感悟



作为中国收藏家的代表,刘益谦王薇夫妇结合自身收藏经历,讲述他们对收藏感悟。



在刘益谦看来,成为一名艺术品收藏家大致要历经三个阶段:第一,个人财富积累、社会地位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会选择通过购买艺术品来为自己增加附加值;第二,当他进入这个行业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爬滚打之后,逐渐开始懂得到底什么样的艺术品值得收藏;第三,对艺术品市场的敏感度越来越高。但刘益谦也表示,“其实想要到达第二个阶段,已经很不容易了。”



▲刘益谦、王薇夫妇



他还表示自己的三个收藏阶段是:“两眼一抹黑,太多东西不懂”、“搜集资料,翻阅书籍,战胜自己”、“对值得收藏的艺术品有保存和守护的使命感”这三个进阶时期。



回顾20年的收藏,刘益谦认为经历很重要。从专业知识来讲,他小有自豪:“我现在总算是入门了,至少有一半能看得懂了。”知识的增长和对文化深入的了解,是收藏带给刘益谦最直接的获利。



但对于艺术投资,刘益谦则笑言“尽管我做其他投资再成功,艺术品投资方面,我真是一个失败者。”外界认为刘益谦在艺术投资上最辉煌的一笔,莫过于2011年以4.255亿元卖出的齐白石《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该作在刘益谦购入时仅花了不到2000万元,收藏六年时间,再出手时足足涨了20余倍,也让中国近现代书画的纪录由1亿多直接蹿升到了4亿多,成为拍卖界、艺术界的神话。然而事实上结果没有那么光鲜靓丽,拍出后久久未收到钱款。刘益谦苦笑,“我承认,没有收到钱是事实。”他还补充道,“几十年的购买也没有怎么卖出,因此也无从谈起投资回报。”



▲齐白石《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



收藏对于刘益谦来说绝不是赚钱的工具,他告诫新进买家:“要想盈利,成功的难度太大。”



妻子王薇也结合自己在现当代艺术品收藏过程的一些体会,“有一些作品质量不错,价格不高。现在适当关注印度、欧美等国的艺术,从最好的画廊、博览会入手,精挑细选,慢慢来。”她还表示,“收藏是一辈子的事情,体系要逐步建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