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资讯

女性艺术家作品会是下一个收藏热点?
来源:画悟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9-2-23 11:09:00 阅读:1205
相比男艺术家受到的偏爱,女性艺术家一直都是艺术市场上被忽视的一群。但随着女性社会地位的提升,社会的公允程度的提高,这些淹没在历史中的女性正在被重新认识。

女性艺术家主题展览变多

据美国国立妇女艺术博物馆研究报告显示,当今世界的视觉艺术家中有一半以上都是女性,但她们的作品往往容易被边缘化。在伦敦,超过四分之三的商业画廊里男性艺术家的作品都要多于女性艺术家。对此不少艺术机构试图做出一些改变。



▲阿拉·尤尼斯《女权主义更好的巴格达计划》


泰特美术馆宣布他们2019 年 4月举办一个新的展览,该展览将会展示过去 60 年里在英国工作的女性艺术家作品。泰特不列颠美术馆馆长阿历克斯·法尔哈森(AlexFarquharson)说,“透纳奖的历史和泰特美术馆的展览计划都反映出了女性在过去 60 年里为英国艺术史作出的重要作用。而这一展览将提供一个重要时刻,以表彰和纪念从二十世纪 60 年代到今天,英国对当代重要艺术家作出的选择”。另外在2019年10月柏林旧国家画廊也将举办“为了被看见而战——1919年以前德国国家画廊的女性艺术家”展览.


在国内看到女性艺术家作品主题展览变多,2018年国内举办了国际艺术界中两位非常重要的女性艺术家的国内首个个展:在复星艺术中心举办的“辛迪·舍曼中国首展”和在龙美举办的“路易丝·布尔乔亚:永恒的丝线”。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6年龙美就关注到了“女性艺术家”这一主题,并举办了国内首个女性艺术家主题展览“她们:国际女性艺术特展”,引起了强烈反响。同时,国内的女性艺术家也走出了国门,2018年“天空的一半——中国女艺术家作品展”在德国大使官邸举行了开幕式,参展的有陈庆庆、陈淑霞、彭薇、崔岫闻,四位都是中国当代女性艺术家的代表,意味着国内的女性艺术家也在越来越多得到国际市场的重视与认可。



▲“路易丝·布尔乔亚:永恒的丝线”展览现场,《母亲》


为什么女性艺术家作品值得关注?


一个社会的进步与否,往往体现在女性是否接受教育,是否得到尊重。女性的生存境遇和精神价值是衡量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标杆。在今天多元化的时代语境里,女性身份在社会语境的变化中不断转换,女性对自我的审视也变得更加迫切,女性艺术家在艺术市场范围内理所应当得到应有的关注与认可。



▲弗里达与奥尔梅克文明雕塑


女艺术家相较男艺术家在创作时会更侧重于对情感的表达,关注点也会更细腻,她们用温和而不失犀利的角度关注着自身的情感、沉浮,周围人的心灵,以及整个世界的变迁,她们对生活对周围的人和事物有着自己独特的时代体悟。正是这些为数不多的女性艺术家,让我们对艺术的认识不再局限于男性的视角,他们向大众展现了另一个美丽的艺术世界。


国内知名女雕塑艺术家向京,作品中带有强烈的女性视角和女性意识。在向京个人化塑造、雕塑着色、玻璃钢材料的使用这些语言建构上,都做出非常独特而影响深远的当代性实验,开创出一种“外在看来是具象的现实主义,实则深度探讨内在的精神价值”的作品面貌。她尝试以女性身体为载体探讨超越“性别”、对于存在本质、对于个体和世界关系的深刻命题。而另一位女性艺术家代表,日本先锋派艺术家小野洋子的作品,裸露、诗意、平和依旧在冷眼旁观中绽放。小野洋子作为一个艺术制造者从旁观者的视角诠释她的出位思想。这种情感表达似乎是女性艺术家与生俱来的优势与天赋,使得她们对于生活的感受更加微观和细腻。



▲向京作品



1971年,开拓性的女权主义艺术史学家琳达·诺克林(Linda Nochlin)曾撰写了一篇名为《为什么没有伟大的女性艺术家?》(Why Have Been No Great WomenArtists?)的文章——这是对女性被排除在艺术史之外的有力批判。诺克林认为,当我们真正开始思考“为何没有伟大的女性艺术家”时,会发现这不单单是女性在历史上被遗忘的问题,而是关乎意识形态与整个社会机制的问题。深入了解后,你会开始了解到我们对世间事物的知觉被制约、被曲解到何种程度。这一小小问题只是显露了错误诠释和错误观念的冰山一角,在它背后沉浮着更多约定俗成的错误观念。


根据Artpric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蒂埃里·埃尔曼(thierry Ehrmann)所述,“幸运的是,投身于二级市场的当前一代——年龄在40岁以下的艺术家们——正在缩小这种性别差距。”在2018年,1978年后出生的排名前5名的艺术家(按照拍卖成交额排名)中有三位是女性。随着这种具有高度象征意义的市场转型,主要的女性代表人物日益受到认可,她们逐渐进入高端艺术市场的神殿,并在拍卖场中取得了傲人的成绩。


在2018年包括琼·米歇尔(Joan Mitchell)和恩吉德卡·阿克尼利·克罗斯比(Njideka Akunyili Crosby)在内的女性艺术家们纷纷创造了新的个人作品拍卖纪录。米歇尔的《蓝莓》在纽约佳士得拍卖行拍出了1660万美元的价格,创造了她本人作品拍卖价格新纪录。就在拍出米歇尔《旧日时光》的同一场拍卖会上,尼日利亚裔女画家克罗斯比的《丛林婴儿》拍出了330万美元的高价,同样创造了本人作品拍卖价格的新纪录。女性艺术家作品市场再一次掀起热潮。



▲琼·米歇尔《蓝莓》


在今年1月30日晚,纽约苏富比古典大师油画晚拍中,最受瞩目的专场便是由维多利亚·贝克汉姆站台的“女性的凯旋”(The Female Triumphant)专题,作为首次在古典大师拍卖中推出的女性艺术专题,本次拍卖未拍先热,并自带诸多话题。而苏富比的精心策划也收获了意料之中的成果,最终,整场拍卖成交额达到5271万美元,上拍的79件拍品有76% 找到了买家。而本次专题21件作品仅流拍两件,高于整场成交率。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伊丽莎白·路易斯·维吉·勒布伦(Elisabeth-Louise Vigée Le Brun)作品《穆罕默德·德维什汗执剑全身像》,这幅尺寸巨大的油画以超过最高估价的718.59万美元成交。可见女性艺术家作品在拍卖市场的关注度正日益提升。



▲伊丽莎白·路易斯·维吉·勒布伦

《穆罕默德·德维什汗执剑全身像》


然而事实上在拍品征集过程中并不顺利,由于在艺术史的早期,女性艺术家拥有的可能性非常少,社会对她们的期待就只是为孩子而非艺术献身。苏富比副总裁、经典艺术部门专家Calvine Harvey 说:“我真的希望找这些画能不那么艰难——它们根本不在艺术史的链条上!”2018年苏富比在伦敦、巴黎和纽约的所有经典绘画拍卖中,有1110幅男性作品,但只有14幅女性作品。“这个比例就是现在的常态。基本上每21幅作品中才有一幅来自女性艺术家。”


是什么让女性艺术家得到重视?


女性艺术家在近几年得到重视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市场意识到男女艺术家比例不均。作为艺术品收藏大国,英国的艺术品收藏情况令人沮丧:女艺术家的作品仅仅占到苏格兰国家画廊(National Gallery of Scotland)藏品的4%,惠特沃斯美术馆(Whitworth Art Museum)的20%,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rdern Gallery)的35%。而在过去十年的威尼斯艺术双年展上,代表英国参展的女艺术家只占到33%。这种性别失衡是系统性的,不单是在公立机构中明显存在着巨大差距,在几家最大的英国或国际商业画廊也长期如此。据《卫报》收集的数据显示,在过去十年间,男性艺术家举办的个展占里森画廊全部个展的88%,豪瑟沃斯画廊个展的71%,占高古轩画廊全部展览的88%,白立方画廊展览的76%,维多利亚米罗画廊的59%。


时至今日,被我们看作在金钱和文化意义上最有价值的艺术品仍然几乎全是男艺术家的作品。基本上世界著名美术馆的藏品也都是以男性著名艺术家为主,包括特纳、马蒂斯、梵高和毕加索、波洛克等。与此同时我们却很难说出能与如上几个男艺术家分庭抗礼的女性艺术家的名字,这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已故女艺术家的作品拍卖纪录也很能说明问题。有史以来作品最高拍卖价格的女性纪录保持者是乔治娅·欧姬芙(Georgia O’keefe),她的画作《曼陀罗/白花1号》(Jimson Weed/White Flower No.1)以0.44亿美元的价格售出,但这仅仅是次年毕加索的天价作品《阿尔及尔的女人》(LesFemmes d’Alger)售价(1.79亿美元)的四分之一。



▲乔治娅·奥基弗《曼陀罗/白花一号》


另外艺术界女性领导人比例的增加也可能是引起对女性艺术家的重视。据安德鲁·W·梅隆基金会(Andrew W. Mellon Foundation)的艺术博物馆员工人口统计调查的第二部分显示,博物馆中担任领导职位的女性和有色人种的数量有所增加。从2015年到2018年,女性担任领导职位的比例从57%上升到62%。



▲朱莉·梅和瑞图《无题2》

女性艺术家受到重视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女性领导者的功劳。Artsy曾对2017年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展的199位展商做过一次分析,数据显示,女性画廊主代理的女性艺术家的人数,平均要比男性画廊主高出28%。豪瑟沃斯画廊便是其中代表之一。相比近期许多艺术市场上的人姗姗来迟地开始支持女性艺术家,女权主义是深深蕴含在豪瑟沃斯画廊的基因中。作为画廊女主人的厄尔苏拉·豪瑟(Ursula Hauser)过去四十年来,收藏了许多女性艺术家的作品。而她与女儿曼努埃拉(Manuela)和女婿伊万·沃斯(Iwan Wirth)于1992年共同创立的苏黎世画廊(Zurich gallery)也致力于提升其代理的众多女艺术家和地位、形象与价格。



▲ 厄尔苏拉·豪瑟于纽约家中


在学术教育领域,泰特现代美术馆迎来了首位女性馆长弗朗西斯·莫里斯(Frances Morris),自2015年上任以来,莫里斯就一直大胆支持女性艺术家,她曾在泰特现代美术馆的增建部分“开辟室”开始对外开放时,就决定将一半的个展展厅用于女艺术家,这绝对是为一项颇具影响力的举动。不仅如此,莫里斯在还未就任前,就已策划了三场重量级女性艺术家的回顾展:路易斯·布尔乔亚、草间弥生和艾格尼丝·马丁。


莫里斯表示,女性艺术家的成就显然还没得到充分认可,“现在泰特现代美术馆的策展活动,都会注重文化多元性,内容展现的多样性,尤其是对不同性别艺术家作品的展现。”对莫里斯来说,她不认为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收藏和展出决策应该受到市场标价的任何影响。“我们真的必须停止以‘如何在艺术市场捞金最多’为根据来推动艺术品的创造了,”她说到,“有些言论说泰特现代美术馆的藏品价值不高,因为他们以最新的拍卖状况或者纽约现代艺术馆(MoMA)的标准来做评判,这让我很难过。那些本来就不是我们所关心的。泰特从来不是仅仅想要建立一个基于消费和私人品味的收藏展示,我们更感兴趣的是那些对公众而言具有杰出性、感发力和吸引力的作品。而也许比我们想象的更多的,这类的艺术作品是由女性完成的。”



▲弗朗西斯·莫里斯被任命为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馆长

长期以来,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在拍卖中被远远地甩在男性的后头。在这个亿元天价作品频现的时代,女性艺术家的市场仍然稍显薄弱。几十年来,艺术市场一直将女性艺术家置于市场边缘,随着女性艺术家受到市场重视以及女性艺术领导者引导,这种状态目前正在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