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 >
资讯

中国写实油画和西方经典写实到底差距有多大
来源:画悟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7-12-23 22:17:00 阅读:2137



上:中国写实画派展会开幕式合影下。俄罗斯19世纪末巡回展览派开幕式合影

从写实画派十周年说起

昨天闭幕的写实画派十周年展览我去看过,感触是很深的......

这篇文章是本不该写的,写实画派走到今天是不容易的,有人说中国写实画派才十年啊,没什么.....我却不这么看他们是上一辈艺术家传承技巧的结果,从历史上看写实画派,应从徐悲鸿刘海粟第一批讲西方油画引进中国的艺术家算起,写实画派似乎在中国已经诞生了100年了。

但在这一百年间,中国似乎也没有诞生其他画派,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提出过一些主张,而油画写实似乎也在中国老百姓心中有了一个深深地烙印,其实油画只不过是一种材料媒介。而写实也不过是一种语言,但问题是这个语言又确实太普遍...当然造成今天大结局的原因很多,体制,文化,国际环境,经济条件,综合的影响结果,就是写实油画在西方现代主义运动兴起后逐渐没落,来到中国却扎下了根。当下我们是一个贫富差距非常大,文化精神差距也非常大,阶层非常多的一个社会环境....从客观上讲写实油画受众群体是非常大的,在世界范围内他也不可能完全消亡,国外也是会有少数艺术家坚持具象绘画创作。

一辈辈老艺术家们不懈的努力,写实油画才走到今天,我们不该有太多批评,但纵向的看我们的写实绘画跟西方经典比较还有很多明显的差别与不足,总结一下大概有三个方面:

一:技巧的遗憾:

苏派的影响:以靳尚谊,为代表的中央美院过去受苏派马克西莫夫的指导,苏派传遍大江南北,至今影响中国美术教育界,本次展览,出现90%以上苏派或苏派痕迹的大量艺术家。





杨飞云,王少伦作品明显受着苏联画派的影响

画法的单调:以直接画法为主,反复磨时间做细节的作品也占到90%以上。细节往往给给人繁杂堆砌的感觉...由于经典西方绘画事业色层的形式出现,是油画的透明色半透明色不透明色反复应用的结果,而我们是一层层不透明色反复磨细节的结果。结果时间没了,画出来的实际上是一张“水粉长期”作业





细节一点点慢慢磨画的感觉









只有少数作品使用了经典油画技法

写意的缺失:谈到这一点,看到当年西方经典油画,这一点精神尤为缺乏,由于我们是直接画法对材料控制的相对粗糙,所以局部细节几乎都是反复毫无生气的笔触磨出来的,恰恰相反西方大师经典写实绘画的细节是写意的笔触画出来的,这一点我们理解严重不足。我认为和材料技法的缺失有关。在这种情况下无限依赖照相机所造成的结果,我们的专家太少太自私,只有科学彻底的解放了艺术才能得到解放....









对比下西方经典写实绘画是要有笔触感的,而不只是一来相机去磨画细节









这些对照照片磨画细节的典型代表,王洪剑,李贵君,龙力游,杨飞云,王沂东。

呼吁冷军,徐芒耀,王玉琦,刘溢等技巧专家组织更系统的油画基础知识普及,别再让单一的苏派以及苏派变异的所谓写实体制式的美学教育再毒害中国青年了。

二:绘画精神的不足:

主题的单调:军旅题材,歌功颂德史题材。农村农民题材,大头众生相题材,少数民族材充斥着整个画展。这是长期被中国社会制度强奸导致的脑子里空空荡荡没东西可想可画。我们还没有建立学院派,我们思维就先老掉了。



常见主题之一:农村农民题材



少有的历史题材



民族题材



民族肖像题材





“大头”众生相题材



静物题材



超写实主义肖像



静物作品



也是农民题材



国家历史抗震救灾系列

西方也曾出现过类似题材:



写实主义题材



农民题材



历史题材



神话题材



大头题材



也有战争题材



民族历史题材



超写实人物



超写实静物

内容的随意:随便找个女人,往常上一躺,就画了,画的深入点就展了骗钱到手,内容的随意已经到了,模仿的痕迹也异常浓重。

随意性很强的作品:









随意的作品:活似一张张明星海报


模仿的作品:





靳尚谊模仿维米尔





戈雅《裸体的玛哈》





上:翁伟作品 下:布格罗作品





模仿丢勒作品





模仿克拉姆斯科依作品

题材的低俗:一堆堆的裸体女人,到处都是,摆设随意,低俗,抄袭比比皆是,个别画家以此(画充气娃娃)为能事。几乎要把中国写实绘画的审美由苏派的粗矿,引向大众市场低俗。











以上作者:陈衍宁,刘孔喜,朱春林,庞茂琨,李贵君


强烈呼吁:认真对待自己的作品,画家创作不要只为金钱市场,把自己置于庸俗低下的境地。

三:人文精神的彻底缺失:

文化坐标的缺失:首先我们把自己定义为一个中国人,就应当从自己的文化出发,创造作品,这一点很少油画家会去想。

信仰内涵的缺失:由于信仰和诚信的确实,是中国人道德水准降到历史最低点,而物质却到了历史最高点....米开朗基罗没有信仰不会做出大卫,而艺术本身就是一种可以代替宗教的美学信仰(蔡元培讲到过),若不把艺术当作信仰,而仅仅是把它当成谋生手段,必然会使艺术品沦为价值符号,艺术家变成金钱奴隶。

人文精神的丧失:中国的画家不信仰自由,出的声音都是一个声音,戈雅曾画过反对拿破仑入侵西班牙的画作,籍里柯画过反映国王失误《梅杜莎之筏》,德拉克洛瓦划过自由引导人民,马奈画过《枪杀西班牙皇帝》,的从这个角度中国的写实主义绘画至今只会被政府政客利用,画些歌功颂德的解放军领导人,大头像。我们这套奴隶的国家体制,怎么会诞生自由的火种。而真正的艺术他需要自由的的精神。从这点上讲:中国写实绘画就没有诞生过。或者说他的躯壳还在中国存在,精神就从来没有过。



戈雅《拿破仑军队枪杀马德里市民》



籍里柯《梅杜莎之筏》



德拉克洛瓦《自由引导人民》

综述:中国人在画写实油画时,就像外国人学着做中国唐诗,亦步亦趋,却缺乏骨子里东西...比我们学古人写书法还要难,即跨时空又跨文化。具象绘画这门视觉语言在全球范围内,不会消亡,而我们的路很长很长...从这三个方面改进或许,不仅仅对中国写实绘画,长远讲对中国所有艺术门类都会有长足的影响。在即将“诚信缺失道德沦丧”的中国,真正的写实绘画之路,只能寄希望于我国诗人屈原的那句名言“路.......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