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览
展览

"适域"一一王馨宜画展9.4在首尔仁寺洞举行开幕式
来源:瀚望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9-9-4 11:08:00 阅读:3628

"适域"一一王馨宜画展今天上午在首尔仁寺洞举行开幕式(展览时间一周至9月10号),欢迎大家光临指导



以适的审美论绘画表现研究

王馨宜
研究动机

绘画的创作过程虽然是发现自我的过程,但比起自我和外部(观众)的协调是更有意义的事。本人认为通过作品与观众交流美以及分享愉悦是十分重要的。作品创作的开始是为了自身的愉悦,而后向观众传达的快乐是这个时代艺术的意义。
本人愉悦的根本在庄子适的美学概念中可以找到。庄子的自适是艺术创作的内部欲求之一,通过庄子适人之适,自适之适,忘适之适的主张,提出了以保持自然本性,可以走向愉悦的境界。适人之适是为了他人愉悦的自适,自适之适是找寻自身愉悦的自适,忘适之适是忘却世间常识而获得的自适。

即庄子的自适是顺应人间本性,尊重生命及不受在外现象影响的境界。在这之后,自适的境界是中国文人以闲适的审美转化为多种文艺美学。这种审美态度是除了立身处世外,也形成了通往精神上安身之处的理想表现途径。文人经常往返于现实与理想之间,在山水中得到慰藉,在异乡与故乡之间穿梭,在世俗的苦楚中,希望过上闲逸的生活。这种希冀都从文人的山水画中表现出来。

郭熙也在《林泉高致》中提出,君子之所以爱夫山水者,其旨安在?在山林中生活修养自身的天品,在泉石中歌唱享乐。山水画正是这种自适场景的具体体现。

本人研究的是如何将这种自适审美运用于绘画表现。根据时代的不同,认识与解释也会有所不同。以庄子美学的适出发,通过北宋和元、明清时期的文人山水的自适审美去探究审美的演变与发展。然后将本人作品的自适与前人交流,代入多种绘画表现手法来表达这些给予生活悠然的闲适。








展览影集:





























开幕式影集:















王馨宜——在闲适的情景中寻找美的兴味

张正兰(美术史.文学博士)

王馨宜的作品有多种创作方法。不仅有平面绘画,也在陶瓷上创作。题材形式多样,山水、植物、民居等。而作品的共通点是闲适与雅致的情景。

适是一种心神平和悠闲的境界,庄子认为这种境界可以达到忘却世俗的繁文缛节和社会规范约束的。后来向往道家生活态度和具有禅宗审美的文人又将这种境界进行了多方面的美学拓展。

庄子提出了自我愉悦的自适后,而后又被文人转化为在山水中与自然同享怡然自得,进而引伸出了画山水画来表达的动机。唐代王维寂静的山水到元代倪瓒清雅闲适的山水画,再到明代描绘园林风景的自适的生活山水画,适的进化是多面发展的。

王馨宜在作品中以心灵的平和与生活的闲情逸致来阐释这种传统美学适的概念,并应用到作品创作的各种场景。通过各种情景的山水、静物、陶瓷绘画作品分别呈现出来。

首先她的山水作品是以两种形式表现,即宏观式山水的画面构成和平远山水的形式。宏观式山水作品表现的是从画面下部的小丘陵开始,视线随着画面中部的主要山势向上延伸,岩石与山峦渐渐扩大的走势。这种方式是以北宋时代雄伟壮阔的宏观山水为基调的,到元代黄公望后,画的上端部分变得舒缓,清代个性派画家在这之上又以S形的全景式的图式进行了发展。

王馨宜的山水作品与北宋式山水的巨大压迫感或清代画家的戏剧性奇异不同,看起来非常平和。不仅很好继承了传统又创造出具有本人独特立意的画境。山石以青绿淡彩为主,色泽非常通透,山间民居错落有致,是可行可居的山水风景。

平远式山水的表现画面中央有水,而近景是岩石与数棵树掩映有致,远景处山峦叠嶂构成了画面。让人联想到元代道家文人画家倪瓒的山水。倪瓒的标志即是画有空亭的作品,王馨宜以倪瓒的山水为本,但大部分的作品以错落有致的民居取代了亭子。比起倪瓒山水中孤寂清逸的情景,王馨宜的平远山水是营造出了平和闲适的景象。

第二是植物作品。分别是花坛中的芭蕉或葵花等,或是放置于室内的盆栽。以灵动的笔法表现出植物在阳光和空气中鲜活的模样。芭蕉自由生长非常活泼,向日葵充满了气韵。庭院中的植物生机勃勃。盆栽作品是窗边场景,画中以窗户的窗帘为背景,用横线或之字形的线装饰成几何纹饰的处理形式。不失传统的笔法还用了自由奔放的笔致。表现的花盆中的植物富有生气,明亮通透的色彩也体现了在日常中感受到的愉快时光的情感。

第三种形式是陶瓷上的绘画。既有在罐子上作画也有在圆盘上作画。在罐子的上端大部分是以画面的留白来处理,而四个盘子是以卷轴全景的形式处理山水风景,以及在圆盘上用青花作画,表现了民居屋顶的作品画面饱满等,运用了多种的创作手法。这些陶瓷绘画作品都是在追求生活中的怡然闲适的情趣。

从以上作品看出,王馨宜所作是以能带给观众平和心灵的悠闲与感觉到生活的恬淡情趣为目的的。绘画并不是高深莫测的教养,它应该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给人予从容和舒适的对象,它是一种在生活中给人带来快乐和享受的实实在在的存在。

有趣的是庄子美学适的概念在新时代以新颖的美的兴味转化。王馨宜在研究了传统山水后,结合自己的心得感悟和美学思想,笔墨技法以本人特有的活泼进行了再创造,那就是王馨宜的闲适,这与追求超脱自然与物我一致的闲适的传统文人画家不同的,使她在日常中悠闲愉快的情景得到了新的体现,这可以说是值得我们关注的部分。这一方面也是关于艺术在现代复合型数字空间中的作品所提出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