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栏
专栏

崔治中《帝国之梦!》
来源:瀚望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9-9-15 22:26:00 阅读:1298

崔治中个人简历 1988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

中国四川美术家协会会员

黄河口油画雕塑研究院名誉院长

中国意象油画研究院副院长

成都市美术家协会理事

西南民族大学特聘专家 

东盟艺术学院客座教授
德国慕尼黑中德艺术交流中心授予最佳海外文化艺术使者称号
四川现代新水墨画院美术馆馆长


 

展览:
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军画展、赴南斯拉夫参加中南文化交流展、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中国首届青年版画展、
赴台湾参加中国名家油画展、赴波兰国际版画双年展、中国油画双年展、赴德国巴伐利亚州举办画展、第二届经典与风范当代值得关注的艺术家邀请展、2014当代中国艺术邀请展、第八届AAC艺术·生态·观察巡展、在火山口的时间”崔治中个人画展、第二届学术引领市场--当代具有学术价值的艺术家邀请展、当油遇到水双个展 、拒象与雅拙双个展、时代的DNA崔治中宁波个展、禅随风至崔治中长沙个人油画展、第六届经典与风范当代值得关注的艺术家邀请展


沙海之舟 60x 90 c m

走过沼泽 50x 60 c m

芳草天涯60x 90 c m

风儿轻轻 60x 90 c m

白土岗烽火台 60x 90 c m

遥远的帝国
60x 90 c m

血色边陲 60x 90 c m

八埔战台 60x 90 c m

一缕青烟 90x 120 c m

镇北堡 60x 90 c m

天路 90x 120 c m

盐池烽火台 56x 60 c m

仰望 120x 90 c m

向西、向西 60x 90 c m

又是花开时 90x 120 c m

白驹
60x 90 c m

千古一梦——我的长城
                               
    

一直在路上走着,前方或是阳光或是乌云,但那怕是狂风骤雨也只能一直走下去,如果是一个人他走过的路上已经留下了他无可挽回的DNA信息。这些信息一定会告诉你他是从哪里来的,怎么来的。一个时代其实也是一样。
 
  
考古学家会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层层推演出远古时代的时代风貌,依靠的是逻辑推理和形象思维,所以一切我们路边留下的东西包括空气都有我们的DNA信息,当然信息越多离真相越近。如果我们经常从这些信息中反思和总结我们所走过的路我们就会更好的走在我们今后的路上。
  

我是画家,对形象和文字的遗留物倍感兴趣,一切我走过的风景都可能是我的兴奋点,当然还包括那些遥远的过去留在我们今天的风景里的信息!当我想要表现这些信息的时候我就需要一个支点。支点在哪里呢?信息浩如烟海,哪一个段面能最直接最生动最准确的直击人心,那个段面就是我的支点。由此我开始了我的工作,对DNA的收集和整理工作。这个过程是个痛并快乐着的工作,人生也许就是这样,只要你够努力,老天爷就会把最好的一面呈现在你面前。一个人生何处不相见的DNA信息源一一古长城来到了我的面前!我开始疯狂的收集一切有关长城的信息但一定是那并没修复自然留存的长城信息,过去的、古老的、除了文字信息还有形象的信息,更重要的还有漫长的时间和年轮留下的信息,多么准确的DNA信息通道呀,上帝既给我,我且珍惜之。由此我的中国长城千古一梦创作拉开了帷幕。
    

时间和年轮留下的东西如此宝贵,我珍视中表现出来的画面总是将历史的印迹放在首位,这个印迹不一定是什么文字或图形,有时就是年轮的风化腐蚀所留下的斑驳已足以让人留恋。我知道我表现的不仅是一段一段的长城旧址还是一个千年历史都在延续的一个梦想。它只是一个真实的记录,跟教科书无关,因为这些更真实所以更珍贵。
    使命感会让一切自认的技法失色,因为你始终在一种状态中!就像一个歌者在感冒中依然不可夺去他的状态一样。所以我表达的时刻一定是我有状态的时刻,否则宁願停笔休息。
    

在创作中常纠结一些问题,最深刻和最准确的信息在哪里?文字里,哪应该是哪些或者是哪一类文字。图像里,哪应该是哪些图像呢?年轮风化腐蚀下的斑驳重要吗?最后通过不断的比对和思考发现最深刻的内涵往往是以最浅显的面貌出现的,故作深沉其实浅显!我说,你听!我画,你看!我纪录,你解读!足矣。
    想做一个纯粹的纪录者也是好的,但艺术的制造者总是会觉得不够,总认为还有许多别的东西让人陶醉。是什么呢?因为是对历史段面在时空间旅行的探索所以思考变得遥远和浩瀚。
   

在宇宙中47亿年的地球还是在中年,人类区区几十万年进化历程也不过是短短的一瞬,我们5千年的文明史也许还处在婴儿阶段,青年能过得好吗?老年能健健康康的吗?不得而知!我们在婴儿阶段由于幼稚无知也许犯下过无数次的错误,当然也有很多正确的事,我们都以不可更改的画面纪录了下来。这是今后行走的路程中的一个参照系!我太小也是经常打旽,睡着迷糊的时间比醒着的多,你们忙我睡了,这就是我每个画面中婴儿车的由来,车上那个象征性的婴儿天天都在做着明天更美好的梦——千古一梦!也是作品的眼。
       

就这样一直在路上走着,无论前方是什么……。因为梦总在过去也在远方。
                                                                 

崔治中
                                                                               
2018.9北京

作品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