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栏
专栏

日本佛教艺术,与众不同的艺术美感
来源:瀚望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9-9-15 9:56:00 阅读:1281
中日的佛像虽然系出同源,但是工匠的待遇大有不同。在中国的文化传统里,强调“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君子不器”,认为匠人们的营营役役都是些奇技淫巧。

中国佛像雕刻艺术最好的时期是南北朝到隋唐,敦煌和龙门都是中国艺术的代表,唐代木雕在日本还有少量保留,也是精美非常。然而到了明清时期,佛像雕刻水平和以前相差很远。一个重要的原因,或许就是工匠们长期没有得到认可,有才华的人都去读书博取功名了。

社会的认可、经济的保障,使得日本的佛像雕刻绘画技艺,被无数匠人延续继承,代代相传。这或许就是日本当代工匠精神的来源。

日本的工匠有着和中国完全不一样的待遇:中国古代工匠几乎留不下名字,传承和事迹更是无从考证,龙门石窟的大佛很漂亮,但是谁做的并没有确切记载。与此相对,日本历代著名工匠的姓名、生平、传承乃至于代表作都能留下来。日本古代的工匠都是有门派的。


公元6世纪,佛教从中国经朝鲜传入日本,便以锐不可挡之势占据了日本文化美术的主流。这给一直信奉神道的日本带来了巨大影响。

从飞鸟时代(593-710)到奈良时代(710-794),再到平安、镰仓时代(794-1333)和室町时代(1336-1573),有许多佛教造像及绘画的精品流传下来。这些作品的古典风貌和精湛技艺,在历经岁月的沧桑之后,依然令今人叹为观止。

很多日本古老的寺庙里供奉的佛像都是木雕的。其实,日本的佛教和木雕都来源于中国,在隋唐时期,有些中国工匠赴日工作,也有日本的工匠来华学习,把技术引入了日本。日本人对木雕、石雕和泥塑都有尝试,最后发现日本多树的环境适合木雕,就将其世代传承、发扬光大。

平安后期,唐朝安史之乱,日本中止了向唐朝派遣遣唐使,唐文化对日本的影响逐渐减弱,日本的佛教美术也由模仿唐朝转为本土化、和风化。




半跏思维像

木质

飞鸟时代  公元7世纪中叶

高133厘米

奈良中宫寺



阿修罗像

干漆

天平时代  729 年— 748年

高153厘米

奈良兴福寺


奈良时期,随着迁都平城京,日本迎来了佛教美术的鼎盛时期。大规模的建寺造像运动,加之中国初唐及盛唐完美的艺术风格的影响,使日本的佛教艺术进入了一个崭新的理想主义风格时代。



月光菩萨立像
黏土

奈良时代  公元8世纪

高208厘米
东大寺法华堂



月光菩萨

药师如来三尊之一胁侍

铜雕

奈良时代  公元8世纪

高315厘米

奈良药师寺



卢舍那佛坐像

干漆镀金

奈良时代  公元8世纪

高339厘米

奈良唐招提寺



面具
木质
奈良时代 公元8世纪
高30厘米
现藏巴黎吉美博物馆



千手观音像

漆木

奈良时代  公元8世纪

高550厘米

奈良唐招提寺



迦楼罗干漆像
奈良时代  公元8世纪
高146厘米
奈良兴福寺



药师如来立像

木质

平安时代  公元824年

高170厘米

京都神户寺




不动明王像

木质

平安时代末期 12世纪

高70厘米

现藏波士顿艺术博物馆



如意轮观音坐像

木质

平安时代 公元900年-950年

高185厘米

现藏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



释迦如来坐像

木质

平安时代  公元9世纪中叶

高136厘米

现藏奈良室生寺弥勒堂



金刚力士

木质

平安时代  9世纪

高95厘米

现藏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



不动明王像

木质

平安时代  9世纪

高173厘米

京都教王护国寺



女神坐像

漆木

平安时代  9世纪

高86厘米

现藏京东国立博物馆




天王像

木质

平安时代

高120厘米

奈良唐招提寺



良辩僧像

木质

平安时代  1019年

高92.4厘米

奈良东大寺



神宫皇后

木质彩色

平安初年 9世纪

高35.8厘米

奈良药师寺



阿弥陀佛头像

木质镀金

平安时代末期 12世纪

高155厘米

现藏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



阿弥陀如来坐像

铜镀金

平安时代

高155厘米

京都岩船所寺



普贤菩萨像

木质

平安时代  9世纪

高70厘米

长崎普贤寺



圣观音立像

木质

平安时代末期

高1.85米

现藏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



吉祥天像

彩木

平安时代

高90厘米

京都净琉璃寺



金刚力士像

木质

镰仓时代  1203 年

高835厘米

奈良东大寺南大门



地藏菩萨像

彩木

镰仓时代  1203年—1208 年

高89.8厘米

奈良东大寺



阿弥陀如来坐像(镰仓大佛)
铜造
镰仓时代  1252年
高11.4米
神奈川高德院



金刚力士像

木质

镰仓时代  13世纪

高233厘米

现藏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



俊乘上人像

木质

镰仓时代  13世纪前期

高82.2厘米

奈良东大寺



金刚夜叉

木质

镰仓时代  13世纪

高42.9厘米

现藏华盛顿弗利尔美术绾



菩萨像

彩木

镰仓时代末期  14世纪

高91厘米

奈良室町寺



地藏菩萨像

木质

室町时代   15世纪

高370厘米

镰仓建长寺



由于统治阶级对佛教的大力支持和唐朝佛教文化的影响,奈良时代的寺院建筑、供奉在寺院内的佛像、壁画以及各种工艺品,都堪称艺术佳品。特别是8世纪中叶圣武天皇时期,迎来了日本佛教文化的最繁盛时期,文化史上称作“天平时代”。

在绘画方面,麻布菩萨画像无论是绘画主题还是绘画技术都沿袭了中国南北朝至唐朝的风格,笔触尖锐。药师寺的吉祥天女画像与中国唐代仕女画风格相似,色彩饱满,画风华丽。



人面图麻布墨画

奈良时代  8世纪

34 x 35厘米

奈良法隆寺



吉祥天像
麻布彩绘
奈良时代  8世纪




曼荼罗

绢本着色

平安时代  12世纪

144 x 86厘米

现藏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



不动明王童子像

绢本着色

平安时代  11世纪

205.7 x150厘米

京都青莲院



罗汉图

绢本设色

平安时代

高100厘米

现藏东京国立博物馆



普贤菩萨像

絹本着色

平安时代



那智瀑布图

绢本着色

镰仓时代  13世纪

159 x 57.9厘米

现藏东京根津美术馆



阿弥陀山(局部)

绢本设色

镰仓时代  13世纪

145 x 155厘米

京都知恩院



明惠上人像

纸本墨画

镰仓时代

146 x 58.6 厘米

京都高山寺



涅槃图
絹本着色
镰仓时代  14世纪中叶
196 x 190厘米
现藏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



罗汉图

绢本设色

室町时代

113.1 x 58.5厘米

现藏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



十一面观音像

绢本着色  13—14世纪

高86.9厘米

现藏纽约大都会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