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栏
专栏

一年中平均每天一场艺博会:市场已达饱和点?
来源:画悟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9-3-25 12:10:00 阅读:1372

如今的艺术博览会会有不同的接待方式吗?利奥·菲茨莫里斯(Leo Fitzmaurice)在伦敦弗里兹艺博会上的装置作品《星期日画家》(Sunday Painter),2018。图片:由Linda Nylind拍摄


2000年全球只有不到60场艺博会。然而,据最新版瑞士银行巴塞尔艺博会艺术品市场报告统计,这一数字已飙升近300场。可以说,平均每一天都有一场艺博会。



“博览会疲劳症(Fairtigue)”——一种折磨着艺术产业的特殊品牌的厌倦感,正在世界文化之都的会议中心无休止地游荡着。这种厌倦感仅仅是在靠酒精、飞吻和其他人的钱来维持,并在这些年里不断恶化。然而艺术专业人士说,我们现在可能正处于一个转折点。



纽约艺术顾问丽兹·帕克斯(Liz Parks)说,“五年前,我感到一种要尽可能多地参加艺博会的压力。但我现在已经相当明显地后退了一步。”



这种观点得到了其他人同意。米海尔·拉里(Mihail Lari)是旧金山和洛杉矶的一位收藏家,在2014年参加了九场艺博会。三年后的今天,他一场艺博会都不去了。近日,他仅选择参加五场艺博会,而且所有这些艺博会都是在他生活的城市举办的。 “若不是出于这个原因,这个数字将保持于零,” 他告诉artnet新闻。 “我们宁愿把画廊展览放在比艺博会更重要的位置。”



与此同时,艺术顾问罗布·泰特斯(Rob Teeters)说,他大约在五年前参加了10到12场艺博会——这段时间恰好赶上了最近的艺术品市场高峰,这并非巧合。如今,他把这个数字削减了一半。他指出,更为谨慎的市场意味着,“收藏家现在可以从容地做出深思熟虑的决定,”这样一来,每一场艺术展的VIP预展就不那么激动人心了。



艺博会巅峰?



不出所料,随着人们态度的转变,艺博会的格局正在发生变化。周日结束的纽约军械库艺术博览会周比往常要清淡,因为通常在日程表上的三个展会——集体设计展(Collective Design fair)、动感影像展(Moving Image)和NADA——都没有在这次艺术周出现。由于92号码头的结构问题,VOLTA在开馆前一周也被取消了。这场危机迫使一群军械库展的参展商搬到了VOLTA以往在90号码头的场地。




纽约并不是唯一一个经历经济收缩的城市。巴塞尔艺博会(Art Basel)的母公司MCH Group去年秋天宣布,它将撤出几年前刚刚投资的大部分地区性艺术博览会,包括印度艺术博览会(India Art Fair)、杜塞尔多夫艺术博览会(Art Dusseldorf)和巴黎艺术博览会(Art SG)。新加坡艺术舞台(Art Stage Singapore)和雅加达艺术舞台(Art Stage Jakarta)的最新版本也被突然取消,而去年的巴塞尔艺术展取消了向外扩展的计划。



NADA Miami 2018繁忙的开幕日。该组织继续在佛罗里达举办博览会。图片:由Tim Schneider拍摄



画廊经纪人也感受到了压力。许多人注意到,相比于中小型画廊,艺博会更能让顶级画廊受益。中小型画廊通常会支付同等的费用参展,但提供的作品价位较低。NADA的执行董事希瑟·霍布斯(Heather Hubbs)说:“我们从会员和画廊那里听到的是,艺博会太多了——每个人都在削减参加的展会数量。”瑞士银行巴塞尔艺术展艺术市场报告(Art Basel UBS Art market report)调查的画廊去年参加的展会数量有所减少,平均只有四场,低于2016年和2017年的五场。



艺术顾问克里斯蒂布莱斯(Kristy Bryce)说,“我们现在可能正处于‘艺博会巅峰’。对收藏家来说,艺博会的数量是充足的,我不知道有哪个画廊希望有更多的艺博会。每个市场最终都会在供需之间找到平衡点。对于艺博会来说,我们现在可能已经到了那个阶段。”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先别急着毁掉你的贵宾卡;艺博会是不会消失的。这些活动的销售额仍占经纪人年营业额的很大一部分。尽管艺术家们可能不喜欢参加艺博会,但他们通常仍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在画廊的展位内得到曝光(和经济回报)。藏家、顾问和策展人说,只要适度,艺博会仍然是个有效的工具。



然而,随着该行业寻求找到艺术公平的平衡,变化可能即将来临。随着一些艺博会的关闭,幸存者可能会分化,也可能试图吸引如首次购买者、当地客户或0.0001%的会员客户等特定的客户群体。



大多数人都认为,作为一个能与画廊主见面、亲眼看到各种艺术品的机会,艺博会对新手收藏家来说仍然非常有用。“我一直试图带新的收藏家来艺博会,因为这里能给他们带来在一个地方看到很多艺术作品的机会,也使我能有机会观察客户的口味以及帮助他们找到与他们最对口的各种艺术作品。”布莱斯说。



2017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博会。图片:由Art Basel提供



与此同时,经验丰富的收藏者正在为艺术博览会开发越来越多的有鉴别性的多元项目,赋予参观者的体验更多的特权,如适量的展位数量、自然光线、便利的物流、美味的食物以及有营养的交谈,而不是一片喧闹和杂乱。艺术顾问洛厄尔·佩蒂特(Lowell Pettit)说:“艺博会对逛画廊体验的模仿越多,它的可持续性就越强。”他们还强调区域型艺博会的价值,如SPArte或Zona Maco不仅为参观者提供集中深入了解当地的艺术的机会,同时也给收藏家一些参观卓纳和白立方画廊等大型画廊和一些重量级人物的机会。



这就意味着像迈阿密海滩巴塞尔艺博会这样的活动,以及其他吸引了类似马戏团式宣传活动和派对的活动,对某些收藏者的吸引力正在下降。拉里表示,五年前,当他挤过人群来到迈阿密酒店的前门时,(他有一种)“碰壁”(的感觉)。



他补充道:“我们发现,艺博会可能成为其自身成功的受害者。FOG和Frieze LA有很多人出席,这意味着很多人都不是收藏家。这对于想要结识潜在新客户的交易商来说是件好事,但对于想要更专注于谈论和购买新艺术品的收藏者来说,则太过社交化了。”



前进的道路



对于艺博会的组织者和画廊经纪人来说,这种调整可能需要改变策略。芝加哥的Patron Gallery画廊选择退出今年的军械库展,转而在下东区租了一个空置的空间,进行为期三天的临时型展览,展出了两位从未在纽约举办过展览的艺术家。



该画廊的联合创始人伊曼纽尔·阿吉拉尔(Emanuel Aguilar)指出:“只要拿出预算的三分之一,我们就能举办一场展览。”截至上周末,这家画廊已经售罄了洛杉矶自学成才的格雷格·布雷达(Greg Breda)的作品,并以4500美元至2.8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亚特兰大艺术家米拉·格林(Myra Greene)的几张摄影作品。



“透过暗物质的微光”展览现场视图,格雷格·布雷达和迈拉·格林(Greg Breda and Myra Greene)。PATRON | New York Projects。图片:由PATRON Gallery提供,来自 Craig White



与此同时,NADA决定不举办2019年版的纽约博览会,原因是该公司的场地Skylight Clarkson North去年被一位新买家收购,霍布斯称该买家对该场地的规划“行动非常迅速”。作为一种替代方法,他们决定在本周军械库艺术周中设立首年度的Gallery Open项目。该项目为期一周,将由外地参展商组织的临时性展览,画廊附属展览(特别是在纽约的永久画廊)导览,以及包括表演、艺术家会谈、在曼哈顿和布鲁克林各地的晚餐等特殊活动组成。



NADA还扩大了在加弗纳斯岛进行的非艺博会夏季实验项目。去年7月,该组织举办了为期一个月的 “近距离” (Close quarter)联合展览,在岛上一座殖民复兴时期风格的房子展出了八个成员画廊的作品。今年,霍布斯告诉artnet新闻,他们将为三家公司提供比 “近距离” 还要长三倍的时间的项目。这个尚未命名的项目将于今年5月纽约Frieze展期间展出,一直持续到8月4日。



集体设计博览会的创始人史蒂文·勒纳(Steven Learner)也在进行展会的重新评估。由于他的其他活动已经发展起来了并填补了他在2013年的空白,他在去年的展会之后决定在2019年将以同样的形式呈现一个改进后的展会版本。这一版本或许不是他的参展商、设计师和收藏者群体所需要的。



他说:“如果我不认识到现在的情况有多么不同,那我就太傻了。”去年11月,勒纳宣布他将搁置集体设计博览会,“花些时间来思考下一个进程”。至关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在组织另一个版本的时候,无法深思熟虑地进行这个过程。勒纳解释说:“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你不能在行驶的汽车上换轮胎。’我们需要找到新的模式。”



无论是在艺术、设计领域,还是在它们的交叉领域,我们都有可能只有走出遍布全球、不断旋转的艺术博览会的“仓鼠轮”,才能做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