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栏
专栏

阿彌陀佛畫像造像
来源:画悟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9-3-10 11:08:00 阅读:1374
阿弥陀佛,是西方极乐世界的教主。略称弥陀。梵语amita,意译无量。另有梵名意译无量寿、无量光。西方极乐世界教化众生的导师,与观音菩萨、大势至菩萨合称“西方三圣”。



关于阿弥陀佛名号之由来,据鸠摩罗什译之阿弥陀经载,此佛光明无量、寿命无量,故称阿弥陀佛。然据梵本阿弥陀经及称赞净土佛摄受经载,此佛寿命无数、妙光无边,故称无量寿佛、无量光佛。一佛而有不同义之二名,为其它诸佛所未见。又于般舟三昧经、大阿弥陀经、维摩诘经等早期经典中,亦仅有阿弥陀之称号,故推知无量寿、无量光之称号,系后代依其名之原义所立。另据平等觉经、后出阿弥陀佛偈、称赞净土佛摄受经等载,弥陀号称无量清净佛,所在之世界称为清净世界、极乐世界。



阿弥陀佛成道之本缘,据无量寿经卷上载,过去久远劫世自在王佛住世时,有一国王发无上道心,舍王位出家,名为法藏比丘,于世自在王佛处修行,熟知诸佛之净土,历经五劫之思虑而发殊胜之四十八愿。此后,不断积聚功德,而于距今十劫之前,愿行圆满,成阿弥陀佛,在离此十万亿佛土之西方,报得极乐净土。迄今仍在彼土说法,即净土门之教主,能接引念佛人往生西方净土,故又称接引佛。阿弥陀三尊像通常以观音菩萨及大势至菩萨为其胁侍,而与此二尊并称为西方三圣。



于现存大乘经论中,记载弥陀及其极乐净土之事者凡有二百余部,可见有关弥陀信仰及净土教义之深入人心。据般舟三昧经卷上载,阿弥陀佛有三十二相,光明彻照,端正无比。另据观无量寿经之说,无量寿佛之身如百千亿夜摩天阎浮檀金之色,其身高六十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由旬。眉间之白毫右旋宛转,毫相之大小犹如五倍须弥山之高广;其眼清白分明,眼之大小犹如四倍大海水之纵广。其身有八万四千相,一一相中有八万四千好,一一好中有八万四千光明,遍照十方世界,摄取念佛之众生。于西藏,阿弥陀佛被视为无量光、无量寿二佛,若祈求智慧,则皈依无量光佛;若祈求延寿福乐,则皈依无量寿佛。



于密教,以阿弥陀佛象征大日如来法身之妙观察智,称为甘露王。于金刚界曼荼罗中,称为受用智慧身阿弥陀如来,居于西方月轮之中央。其身黄金色,结三摩地印,密号清净金刚,三昧耶形为莲花。于胎藏界曼荼罗中,称为无量寿如来,居于中台八叶之西方。其身为白黄色或真金色,闭目,身着轻衣,跏趺坐于宝莲上,结入定印。



此图描绘的是阿弥陀佛西方极乐世界圣境,画面丰富细致,色彩柔和。阿弥陀佛端坐中央,宝相端严;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分列两边,助佛一同接引众生往生极乐。十方诸佛四旁围绕,上方祥云中安住有七佛,两侧天人奏乐散花,天鼓天乐自鸣。在西方三圣正前方宝台上,刚刚往生至西方极乐世界的“新生”者端坐在莲华台上,花开见佛,双手合掌,瞻仰弥陀的相好与极乐世界的清净庄严。在台上的往生者是亲证念佛三昧的净土行者,左右两侧还有菩萨称叹接引。



诸佛菩萨身居庄严宏伟的殿宇,供养菩萨和伎乐人在前方的水榭,以香花和音乐作供养。在七宝池、八功德水中的宝树、宝花、珍禽亦以妙音助佛说法。画面下方莲池中盛开有各种各样的莲花,刚刚往生净土的新生行者,清净安乐的坐在莲花上,聆听两侧如来说法。



阿弥陀如来接引图 

十三世纪南宋宁波佛画  立轴  绢本设色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



阿弥陀如来面相圆润,双耳垂肩,双目清净明莹,法相慈悲安详。身着红色袒胸佛衣,左手当胸结印,右手下垂施与愿印,足踏双莲,双足一前一后,呈行走姿势。以示阿弥陀如来自西方极乐净土,前来接引往生的众生。图中如来双目微垂,慈悲安详的注视着即将往生者。从面部表情到形体动姿,将阿弥陀如来依因地所发的宏誓大愿,前来接引亡者的场景描绘的生动逼真。



在这幅画的左下角有一个难以辨认的铭文,表明它出自南宋时期的明州地区,明州即今天的宁波。



阿弥陀佛结下品上生印来迎图

十三世纪佛画  挂轴  绢本设色

约翰逊艺术博物馆收藏 



主尊阿弥陀如来面相圆润,双耳垂肩,双目清净明莹,法相慈悲安详。身后背光呈舟形,身着金色袒胸佛衣,双手结下品上生来迎印,足踏金色莲台,自画面左侧面向右方乘祥云而来迎接亡者,象征阿弥陀佛来自西方极乐净土。头略向下垂,双目微垂,慈悲安详的注视着即将往生者。此画色彩靓丽、描绘细腻,佛衣纹饰美轮美奂,极其精致。从面部表情到形体动姿,将阿弥陀如来依因地所发的宏誓大愿,前来接引亡者的场景描绘的生动逼真,是诸多接引图中的精品之作。











西方三圣像

明代  绢本设色  镜心



大佛陀身形正立,呈正面立姿,双手当胸结转佛轮印,胸前呈现「卍」字。着红绿相闲的华袍。大背光以白云围饰,有七尊小佛陀盘坐于莲花上,由橘红色梗枝相连接。世尊左手边的观世音菩萨白袍华服细致、流畅,手持净瓶。大势至菩萨手持法印,白袍灵动,红色彩带穿越另一手。三尊像皆正面正向,站立于大型方台上,中央有一跪拜菩萨面朝佛陀。图例为南宋时代张思恭所绘的粉本,后人依样绘造,更添许多元素,有别于前人之作。







西方净土图

蒙古哈拉浩特  12-14世纪  西夏国绢画

俄罗斯冬宫博物馆收藏



此「西方净土图」的图像十分简洁,这里没有常见的宏伟壮观的宫廷楼阁及宝树,亦无接引往生的欢迎队伍。主要描绘的是西方三圣及七宝莲池中三辈往生的场景,其构图独具创意,十分稀有。此外背光中出现了九品往生接引像,在主尊头像两侧有八尊西藏样式的坐佛,姿势相同,但手印不一。可能分别代表六位过去佛、现在佛和未来佛。此画融汇了中原和西藏两种不同的绘画风格于一体,形成了西夏独具特色的绘画样式。



「西方净土图」中,佛和胁侍菩萨的身躯壮硕,姿势挺正,上半身有拉长的趋势;阿弥陀佛的面形长圆,二菩萨的眼形如弓;大势至菩萨膝部的衣纹作涡状布排,云纹绘制图案化,这些都是西夏晚期的风格特色,其绘制的年代应在公元十二世纪末至十三世纪初。幅中中原绘画的成分清晰可见,除了上述的图像和布局外,衣纹的画法也与宋画相近,但是西藏画的因素也不容忽视。八尊坐佛规整地布排在画幅上方,两供养人又被安置于画幅下方的左右两角,全作完全没有留白,布局规矩,构图对称。画幅上方的八尊坐佛,顶髻甚尖,上饰宝珠,宽肩细腰,人物造型程序化,与许多西藏的佛像相似,身后又有西藏佛画中常见的背角尖凸的座屏。二供养比丘身后的奇石处理平面,装饰性强。画幅下方以靛蓝为地,满布金色番莲花图案。这些特色都与西藏,特别是藏中地区的绘画风格息息相关。西夏后期与西藏佛教文化交往频繁,西夏晚期的佛教艺术西藏色彩浓厚,理所当然。



此幅的前景为一宝池,从中生出三茎蓝色瑞莲,红色祥云浮动其下。主尊阿弥陀佛身着红色袈裟,手结禅定印,结跏趺坐于中央的大宝莲台之上,法相庄严。二位胁侍菩萨斜披络腋,肩披天衣。观音菩萨冠有立化佛,坐在阿弥陀佛的左侧;大势至菩萨冠有宝瓶,坐在佛的右侧。佛的头后有边饰火焰的绿色头光,身后有白色圆形身光。在身光和头光之后,又见一五彩背光,上现十组阿弥陀佛三尊接引像。这十组接引像中的三圣皆面向外,代表十方接引之意。在五彩背光与上方的坐佛之间还有一支琵琶和一把古琴,表示天乐鸣奏。





阿弥陀三尊接引图

12世纪  蒙古哈拉浩特出土  绢本设色

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收藏



这幅绢画是俄国的科兹洛夫于1909年6月,在我国内蒙古额济纳旗的黑水城,大肆盗掘时所获取的大量西夏时期珍贵文物中的一幅。此画是迄今为止描绘阿弥陀如来接引图中最独特、最生动的珍品,是独一无二的佳作。图中细腻的描绘了亡者化生童子,欲登莲台的瞬间。将亡者往生净土的场景首次形象的描绘出来。此图绘制严谨,画面所表达的内容与《观无量寿经》的经文叙述完全吻合。整幅画面色彩清新雅致,人物神态形象生动,构思独特,属西夏时期极其珍贵的佛门珍品。



此画采取斜向构图,画面内容十分丰富。以靛青为底,阿弥陀如来三圣足踏莲台,自画面右上角同乘白云而来,迎接亡者。图中阿弥陀佛三尊皆作金色,佛的双手分作与愿印和安慰印,内着绿色薄纱僧祗支,外罩红色袈裟。观音菩萨身着绿色袈裟,冠有立化佛;大势至菩萨则身穿红色袈裟,顶有佛塔,二圣合捧莲台,迎接往生者。阿弥陀如来三尊容貌显西夏党项族人的五官特征。头皆略向下垂,双足一前一后,表示自西方净土前来接引众生的行走之状。佛顶之上,祥云天花飘动,增强了阿弥陀三尊来接引的动势。



阿弥陀佛自白毫放出一道白光,直照左下角枯树下双手合什的比丘,正在虔诚忆念阿弥陀如来,这位比丘当是亡者无疑。比丘头顶升起一缕白光,上现赤身裸体,仅披天衣的化生童子,神情可爱而虔诚,来到金色莲台前,作欲登莲台状。观音势至菩萨如慈母般手捧金色莲台,双膝微屈,躬身呵护,似在呼唤爱子归来,迎接化生童子。此图将“子若忆母,如母忆时,母子历生,不相违远,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具体形象的展现了出来,巧妙地表达了亡者往生那一剎那的变化,表现殊胜,生动逼真。



阿弥陀如来接引图

黑水城遗址出土绢画

12世纪  绢本设色  规格:125×64cm

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收藏



这幅绢画是俄国的科兹洛夫于1909年6月,在我国内蒙古额济纳旗的黑水城,大肆盗掘时所获取的大量西夏时期珍贵文物中的一幅。此画已有八百多年历史了,但色彩依旧靓丽,属西夏时期非常难得一见的珍贵文物。



阿弥陀佛发髻高隆,面相圆润,法相慈悲庄严。双耳垂肩,佩戴耳珰,双目微垂,细眉长目,小嘴薄唇,唇上与下颏均有胡髭。身着红色袒胸佛衣,左手当胸结安慰印,右手下垂施与愿印,足踏双莲,乘红色祥云前来接引往生众生。图中阿弥陀佛头略下俯,双足一前一后,有行走之势。头顶由流云、宝华和垂珠组合而成的华盖,垂珠摇曳,将弥陀自西方净土来接引亡者的场景表现的一表无遗。



阿弥陀佛眉间放出一缕白光,直摄左下角二位供养人。画面底部左侧立有一男一女供养人画像。女供养人双手合什,头戴金花冠,身穿右衽交领窄袖红色长褙子,褙子上还绣有金色锦花图案。褙子自腋下开叉,露出褙子下的长襦。男供养人手持香炉,身着圆领窄袖长袍,束金蹀躞带。发式特殊,顶发剃去,留头颅四周头发,并将长发散披于耳旁。此发式正是典型的西夏秃顶髡发样式。二者皆颊丰腮鼓,下颏突出,鼻圆嘴小,充分展现了党项民族的面相特征。这两位供养人的穿著装束,与汉人的打扮截然不同,一望即知他们应是西夏的贵族无疑。二人服饰华丽,神态恭敬,虽无题记说明,但从供养人的虔诚神态及主尊阿弥陀佛接引像即可知道,此画是为祈祷往生而供养绘制的。









阿弥陀二十五菩萨来迎图

十六世纪   室町时代佛画

纸本彩绘水墨  金泥   尺寸:24.3 x 37.3 cm

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博物馆收藏



画面中央主尊阿弥陀佛面相圆润、双目微垂,面露微笑。神态安详,法相庄严。右手结说法印,左手结禅定印, 金刚跏趺座安住于莲花法座之上。二侧二十五大菩萨相随,前来接引众生。此画清晰的标出了二十五大菩萨的名号,十分难得。在法座前方二侧依旧是观音势至二大菩萨,画面左侧当胸合掌的是大势至菩萨,画面右侧手捧莲座的是观世音菩萨。



西藏中部唐卡 1800- 1899

美国鲁宾艺术博物馆收藏



阿弥陀佛发髻高隆,绿色头光,面相圆润,颈部有三道象征美的纹路。双耳垂肩,双目微垂,细眉长目,法相慈悲庄严。身着袒胸佛衣,双手结禅定印托钵,钵内盛满花蜜。以金刚跏趺坐安住于孔雀莲花宝座之上。彩色华盖之上有一株盛开的愿望树,树上结有各种鲜花和水果,果实累累,象征阿弥陀佛的48大愿望已圆满。愿望树周围悬挂有各类珠宝装饰。在阿弥陀佛身边深蓝色的上空,二侧各有天人乘白云洒出甘露及各种珍贵珠宝和鲜花供养。



在宝座两旁各有三位白衣女神,手持珠宝及吉祥彩幡侍立。中央莲池内有往生者,莲池二侧坐有前来迎接的八大菩萨;左侧是观音菩萨,弥勒菩萨,地藏菩萨,普贤菩萨。右边是金刚手菩萨,文殊菩萨,虚空藏菩萨、除盖障菩萨。在菩萨的前面,画面最下方是众多的罗汉,辟支佛和天人们分坐二侧,各持祝福的宝石,安住在二侧。



青铜鎏金 尺寸:H67.14 cm × D 44.50 cm

十七世纪  扎那巴扎尔(Zanabazar)雕塑作品

蒙古乌兰巴托美术馆收藏



这是蒙古佛教艺术大师扎那巴扎尔(Zanabazar)的雕塑作品,这尊无量寿佛坐像法相庄严,头戴宝冠,发髻高隆,耳垂环珰,其下饰有花瓣坠,二侧耳际宝缯向上飞扬,束发披于两肩。面相方圆,五官俊朗,神态慈悲安详。上身斜披圣带,胸前佩饰项圈挂件、全身饰有臂钏、手钏、足钏、腰饰等无价珠宝璎珞所制饰品,庄严全身。下身着贴身薄裙,錾刻有精美的纹样。双手结禅定印,双跏趺坐安住于莲花月轮之上。莲花法座做工精美,莲瓣宽肥饱满,造型生动,手法写实。



整尊造像采用整体浇铸,通体镀金。表面均匀流畅,光彩流溢。人物比例精准,造型优美,气质典雅,具有浓郁的尼泊尔和印度雕塑的遗风。是扎那巴扎尔(Zanabazar)雕塑艺术风格的代表作品。



无量寿佛坐像

康熙  像高:H 17 cm



无量寿佛结全跏趺坐于莲花宝座之上。双手结禅定印托长寿宝瓶。头戴花冠,肉髻高耸,宝珠顶严。耳垂环珰,其下饰有花瓣坠,耳际宝缯向上飞扬,束发披于两肩。面相方圆端正,弯眉细目,神态安详。上身双肩搭帔帛,帔帛在两手腕间分别绕成半圆环,然后从两腿下对称垂搭在莲花座正面,胸前佩饰项圈璎珞,下身着长裙,轻薄贴身,并在帔帛、衣缘处錾刻有精美的纹样。帔帛及裙子皆用写实性表现手法,给人以强烈的丝织物感觉。



束腰仰覆式莲花座,做工极其讲究,造型宽大,气势恢宏。其上部边沿饰一周圆连珠,莲花瓣上下对称分布,施满一周;莲瓣宽肥饱满,其头部都有卷草装饰,造型生动,手法写实。



7世纪 青铜鎏金镶嵌绿松石

萨迦派 贡噶札西Kunga Tashi (1656-1711)

新德里西藏故居博物馆收藏



全跏趺坐。双手结禅定印,托盛满甘露的宝瓶。肉髻高耸,宝珠顶严。头戴五叶宝冠,制作精致。耳垂圆珰,余发披肩。面相端正,神态安详,双眉细长高挑。宽肩细腰,躯体挺直,体态匀称,造型优美。帔帛自双肩弯曲而下在臂部缠绕翻卷。上身袒露,胸前饰项链璎珞。臂、手、腿、踝处饰有嵌绿松石的钏环。头冠、璎珞及钏环都镶嵌有各种宝石,显得雍容华贵,工艺精湛,是西藏萨迦派名师巨作之珍品。





清康熙年 青铜镀金  镶嵌宝石 像高 41.2 cm



无量寿佛头戴五叶宝冠,肉髻高耸,宝珠顶严。耳垂圆珰,余发披肩。五官俊秀,双眉细长,鼻梁直挺,神态安详,法相慈悲端庄。宽肩细腰,躯体挺直,体态匀称,造型优美。上身袒露,胸前饰项链璎珞、臂钏、手镯、踝处饰有钏环,上面镶嵌有绿松石、青金石及珊瑚等无价珠宝庄严全身,显得雍容华贵,具足一切报身佛的种种庄严。上身双肩搭帔帛,帔帛绕臂在二侧翻卷而下,对称垂搭在莲花座正面。下身着长裙,轻薄贴身,并在帔帛、衣缘处錾刻有精美的纹样。双手结禅定印,全跏趺坐安住于莲花宝座之上。



束腰仰覆式莲花座,做工极其讲究,其上部边沿饰一周连珠纹,莲瓣饱满圆润,其头部都有卷草装饰,造型生动,显得华丽精美。整尊造像采用整体浇铸,通体镀金。表面均匀流畅,光彩流溢。人物比例精准,造型优美,气质典雅,充满了灵气。具有浓郁的尼泊尔和印度雕塑的遗风,是佛像艺术中十分稀有的精美之作。





清代掐丝珐琅和錾胎珐琅造像  像高 31cm



主尊无量寿佛头戴镶嵌有宝石的五叶花冠,华贵庄严。面相方圆,神态祥和。宽肩束腰,身材比例匀称,造型优美。上身袒露,佩饰耳珰、璎珞项圈、挂链、臂钏、手镯及足钏等无价精美饰品庄严全身。下身着长裙,刻划生动写实,具有强烈的质感。双手结禅定印托长寿宝瓶,全跏趺坐于莲花座之上。



背光繁复华丽,周边掐丝满饰花草纹,端庄大气。此像在铸胎的錾胎珐琅上兼用掐丝珐琅的工艺,錾胎和掐丝珐琅、画珐琅及镶嵌宝石等多种制作技巧于一体,做工精细,造型优美,是一件不可多得的景泰蓝艺术珍品。



阿弥陀如来坐像

明代铜鎏金  像高51 cm



阿弥陀如来肉髻高隆,面庞圆润、眉间呈白毫相。双耳垂肩,双目微垂、五官端庄,神态安详、法相庄严。身着双领下垂式佛衣,佛衣领口、袖口及下摆等衣边均凿刻有精美衣纹,做工细腻,华丽高贵。胸前涌现卍字,双手结禅定印,呈金刚跏趺坐。整尊造像体态优美、端庄大气。



阿弥陀如来坐像

高丽时代(918-1392年)铜合金造像 

像高 69.1 cm

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收藏


阿弥陀如来肉髻高隆,面庞圆润、眉间呈白毫相。双耳垂肩,双目微垂、五官端庄,神态安详、法相庄严。身着双领下垂式佛衣,双手结下品中生印,呈金刚跏趺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