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讯
拍讯

2019亚洲秋拍高价艺术品市场分析
来源:瀚望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9-12-16 10:01:00 阅读:1830
在艺术市场中,千万元级以上拍品对成交总额的贡献是巨大的。在2019年秋季北京与香港地区秋拍的总成交额中,千万级以上拍品的成交额占比过半。



本季北京保利与中国嘉德两家北京地区主要拍行成交总额为59.24亿元,其中千万级别以上的拍品贡献达31.76亿元,占总成交额的53.61%。



香港地区的四家主要拍行香港苏富比、佳士得香港、保利香港与中国嘉德(香港)成交总额达73.29亿港元,超千万拍品贡献39.88亿港元,占总成交额的54.41%。




地区偏好的差异性依旧显著


北京地区超千万拍品共计83件(含4件珠宝品类) 。43件为书画品类,占该地区高价古董和艺术品成交量的54%,是成交量的主要贡献者;古董及瓷杂次之,以26件占32%;油画及现当代艺术过千万成交的拍品仅11件,只占高价拍品成交量的14%。

香港地区超千万拍品共计112件(含14件珠宝品类)。贡献件数最多的是油画及当代艺术品类,以59件占该地区高价古董和艺术品成交量的60%;古董及瓷杂次之,贡献了22件,占23%;书画品类17件,仅占17%。





从成交额表现来看,差异性更显著。北京地区书画品类在高价拍品总成交额中贡献了65%份额;而香港地区拍出更高价的是油画及当代艺术品类,该类别贡献了66%的高价拍品成交额。






北京重书画,香港重油画及当代艺术的现象持续存在。据2019春季中国古董艺术品市场报告显示,上一季书画板块超过2/3的成交额来自北京,而油画及当代艺术4/5以上的成交额由香港贡献。


当然这一现象背后,主要是地区文化、历史与社会原因。由于国内拍行长期的经验与藏家资源都集中在书画与古董及瓷杂品类上,在油画及当代艺术品的挖掘与敏锐度上都不及国际拍行更有经验;而国际拍行又由于政策限制难以在内地立足。


拍卖行、藏家、收藏机构等也会根据市场差异性,对品类与地域的选择作出相应的调整。




近现代艺术家代表作逆势热卖

书画板块的千万级拍品依然来自潘天寿、张大千、李可染、吴冠中、傅抱石、齐白石、徐悲鸿等一众大师。而谁能成为当季的拍卖焦点,主要由当季藏家释出和拍行募集到的作品在大师艺术生涯中的重要性决定。


本季度表现最佳的当属李可染与潘天寿的作品。今年恰逢李可染逝世30周年,2件巨制《万水千山图》与《井冈山》分别于北京保利与中国嘉德(北京)以2.07亿人民币、1.38亿人民币拍出。其中《井冈山》为重复上拍作品,该作于2015年就曾以1.265亿人民币成交;另一件拍品《万水千山图》是首次亮相于公众,《万水千山图》与《万山红遍》的创作背景与题材均类似,《万山红遍》曾在2012年以2.9亿元成交,是目前李可染个人拍卖最贵纪录,而《万水千山图》的尺寸还略大于《万山红遍》,成为本轮秋拍焦点也在意料之中。



李可染《万水千山图》
镜心,纸本设色
1964年作
97×143cm


而潘天寿之热,一来是2018年热点的延续,2018年潘天寿于 1963年所作《无限风光》在中国嘉德秋拍中以2.875亿元成交,成为去年近现代书画中的最贵拍品;二来,本季上拍的《初晴》不仅是全盛期的开篇巨制,又是40年来的首度现身,重要性不言而喻。



潘天寿《初晴》镜心,设色纸本
1958年作
140.5×364.0 cm


油画品类中现代艺术部分的名单也相对固定,常玉、赵无极、吴冠中三人已是高价榜单常客。虽然本轮拍卖中,赵无极的热度不及2018年,但仍然是现代艺术板块的佼佼者。显然近现代艺术史对艺术家的认定已随着时间和艺术家影响力而尘埃落定,而价格也随之走高。


与书画品类一样,无论是2018年赵无极的火爆,还是本轮秋拍中常玉的走热,都基于上拍拍品本身在艺术家创作生涯中的重要性。刷新三项纪录的赵无极《1985年6月至10月 油画画布(三联作)》是其平生尺幅最宏大的油画,而其毕生创作的巨幅三联屏也不过二十幅;而常玉的《五裸女》与《曲腿裸女》也是艺术家最具代表性的罕见之作。



常玉《五裸女》
1950年代作
绘画, 油彩/硬质纤维板
120 x 172 cm


拍品的重要性与稀有度是吸引藏家能在市场冷淡期也愿意一掷千金最有利保障。



超高价区间拍品数量上升

与今年春拍相比,亿元拍品数量有所回升。本轮秋拍,亿元拍品共计10件,其中3件为油画及当代艺术,6件为书画,1件为古董瓷杂。而春拍仅5件拍品过亿成交,其中油画及当代艺术2件,书画2件,古董瓷杂1件。从下图中能明显感受到秋拍超高价区间拍品市场要好于春拍。今年的超2亿元拍品也均来自秋拍。



本轮秋拍吴冠中作品虽告别亿元榜单,但仍有9件超千万元成交,其作品《日照群峰》以4876.5万港元成交,超估价四倍成交,溢价颇高。其他离席亿元名单的还有张大千、傅抱石,但他们也都在千万级拍品里有不错的表现。


由于吴冠中经典拍品在上两季度高频拍出,使得近期市场上流通的精品有限,加大了征集难度。类似地,2017、2018年度赵无极重点作品频繁现身市场,《1985年6月至10月 油画画布(三联作)》更是凭借最大尺幅的优势以5.1亿港元创下三项纪录,也意味着这一波热度已达到其高潮,在短期内不太可能超越前两年的表现。


由此推测,本轮掀起的常玉热还处于一个开端,2件拍品过亿,5件拍品过千万,其中4件为重复上拍作品。据衣淑凡先后编撰的两册《常玉油画全集》统计,目前常玉油画作品的数量应在300件左右,因此常玉的油画作品仍有可挖掘的空间。据悉,常玉晚年最重要巨作之一《绿色背景四裸女》将于2020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呈现,相信仍能超预期拍出高价。



常玉 《绿色背景四裸女》
1950年代作
油彩纤维板
100 x 122


附录:2019亚洲秋拍部分千万级拍品一览

金焕基《05-IV-71 #200(宇宙)》
成交价:HKD 101,955,000



赵无极《兰丸》
成交价:HKD 87,200,000




常玉《白瓶粉红菊》
成交价:RMB 55,200,000



奈良美智《然而并非一切(绿屋)》
成交价:HKD 40,120,000



KAWS《无题(KIMPSONS #1)》
成交价:HKD 57,877,000



埃德・鲁沙《POINT BLANK》
成交价:HKD 31,375,000



刘野《国际蓝》
成交价:HKD 25,960,000



刘野《失去平衡》
成交价:HKD 22,000,000



吴冠中《鲁迅故里》
成交价:HKD 21,830,000



村上隆&菲瑞·威廉斯《The Simple Things》

成交价:HKD 21,725,000



刘野《Leave Me in the Dark》
成交价:HKD 20,525,000



约翰·柯林《忏悔者》
成交价:HKD 17,575,000



周春芽《红色山石》
成交价:HKD 14,160,000



鲁道夫・斯丁格尔《无题》
成交价:HKD 13,375,000



鲁道夫・斯丁格尔《无题》
成交价:HKD 13,37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