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讯
拍讯

奈良美智1.9亿成交价的背后,充满了炒作和泡沫?
来源:瀚望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9-10-8 16:39:00 阅读:1318
这个10.1小长假注定过的不平凡,除了有不间歇漫天刷屏的70周年大阅兵以外,这两天艺术圈同样也在“搞大事情”。


10月5日晚,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艺术家常玉的《曲腿裸女》以1.98亿港元成交,刷新了常玉的拍卖纪录,引起了一阵轰动。



常玉《曲腿裸女》 油彩纤维板 1965年


10月6日,香港苏富比2019汇聚KAWS、村上隆、奈良美智等的“当代艺术夜拍”中,日本艺术家奈良美智的巨幅作品《背后藏刀》以1.7亿落槌,成交价为1.957亿港币,刷新其个人拍卖纪录,让艺术圈激起了不小的浪花,也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苏富比拍卖现场



奈良美智,《背后藏刀》,2000年,234 x 208 cm


《背后藏刀》是拍场上历来尺幅最大的奈良美智画布作品之一,它道出一语双关的警示:画中并无标题所述的武器,营造出宣而不战的紧张氛围,让人提心吊胆,而隐藏的刀子更是强调了伺机而动的突击意图。

奈良美智作为粉丝潮流文化的代表艺术家拍出如此高价,不少艺术观察人士认为其中资本炒作的因素十分明显。


奈良美智的作品为什么能够卖的那么好,甚至比其他有名气的艺术家还贵出很多?抛却全球周边产品的知名度和商业运作,我们不妨一起去探索一下他的作品背后的隐含内容。


1

本身就是一个古怪而悲伤的小孩


每一个孩子都曾说想要快快长大,而相信每一个大人也都会说还是小时候好。

奈良美智笔下标志性的娃娃,就像大人和孩子的结合体,孩童的身体里装着半个成年人的思想,总是用那种冷静中带着冷漠的眼神直勾勾地看着这个世界,古怪而又悲伤。



Harmless kitty, 1994


小时候的奈良美智就是个孤僻的孩子。他不喜欢学校里的集体活动,上课也总是望着窗外走神,以至于联络簿上连着六年老师给的评语都是:“有空想癖 ”。


但似乎也确实是这样,奈良美智每周都把哥哥带回来的漫画一扫而空,却从不临摹,而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进行“空想画”。


高中时期,奈良美智将不学无术贯彻到底。迷上摇滚乐,日常夜店摇滚趴,舞厅当过打碟 DJ,街头鬼混,醉酒当歌,好不欢乐,甚至据说曾经还被捉到警局辅导过……


事实上,奈良美智让人们惊讶的事情可不只这些。奈良美智考上了东京的武藏野美术大学后,但因为去欧洲旅行把学费花光了,在大学时代3次中断学业。在快30岁的时候,奈良美智因为“还不想当个真正的艺术家,要做一个寻找自己出路的学生”,前往德国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学习……



Romantic catastrophe, 1988


于是因为语言不通和性格内向,在德国,他度过了自己人生中极度单调的12年。就像童年时,比起跟大人们说话,他更爱与小动物和植物交流,只是小时候的他,还不知道这就是孤独。


很多人会觉得声色犬马之后会非常享受孤独的感觉,因为可以在寂寥中去触碰自己的灵魂最深处。但其实,孤独的感受又怎么会让人觉得享受?






我只能被苹果树包围,
没有可以聊天的人,
只能和自然对话,
所以我对着树木说话,
对着小狗和小猪说话。



Pale Egg Mountain, 1999


奈良美智始终画着那个大头、翘发、斜眼瞧人、眼神耐人寻味的小孩,有人说是愤怒,有人说邪恶,有人说轻蔑,有人说挑衅,有人说愤世嫉俗……

总之这个会提着一把刀或者挥着拳头,甚至嘴里叼根香烟的孩子,不是个寻常观念里的好孩子。



Nice to see you again, 1996



著名的日本女作家吉本芭娜娜经常与奈良美智合作,她形容奈良美智的画:
因沉痛与孤独而异常冰冷的世界,但内心绝不是恶的。而我宁可在这样的世界中长居。


奈良美智,本身就是一个古怪而悲伤的小孩啊……



奈良美智在创作中





2

因为悲伤,所以要更加善良勇敢

2011年,已经回到了日本生活的奈良美智亲历了3.11大地震,目睹了自己的家乡被夷为平地。仅在几个月之后,他的父亲也与世长辞。

当惨剧伴随着悲伤扑面而来,内心敏感的他,也开始反思过去与世界的相处方式。






不管伤口有多大,我都还活着不是吗?





The Little Star Dweller, 2006

奈良美智在日记里写道:
我无法再画对自己不重要的东西,画里的背景全部被我涂抹成平面,只有‘小女孩’和‘动物’突出来。那些小孩子和动物,都变成了自己的自画像,我不再去处理有内涵和意义的背景。

我的画不是针对什么人,反而是面对自己的内心而画出的景象。不是我希望了解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而是自我反问后的结果。


他曾故意将小孩的眼睛画成三角形,表达少年对世界积压的不屑和愤怒。



从90年代、2008年,到2011年后,

奈良美智笔下小女孩的眼睛一直在变化



后来,他画的小孩可以眼神清澈,甚至可以安然地闭上眼睛,尝试着与这个世界和解。



Cosmic girl (eyes open, eyes shut),2008



Black Eyed (《黑目》),2014


奈良美智希望“用糖果般甜美的色彩,绘画个中的悲凉”,这些温柔的颜色,能治愈人们残破的心灵,向悲伤的人们传递温暖的情绪。

这个看起来对外界封闭而冷漠的男人心里,其实装满了善意啊!





在所有应该得到,

而且已经拥有的岁月里,

不管是悲伤的事,

或是快乐的事,

全部都是真实、平等地灌溉着我。






3

无视妄议,我做自己


这么多年来,奈良美智对于他所创作的大头和大眼型的小人形式几乎呈现着执拗的坚持。

没有透视的背景,没有严谨的构图,也没有多余的衬托,只有很多情绪各异的大头女孩、梦游娃娃和白色的狗,简单得就像儿童画一般,却透露出极强的个人风格。



Night Walker, 2001


他说:
把理论和技巧放在第一位,忘了自己的人很多。技术和理论都是基本上能学会的,但是精神层面的东西,不止是个别的差异,每个人必须根据自己的方法获得才行。


奈良美智创作的这个小孩,是没有性别的。因为在他心中,小孩是中性的,人在长大后才分为男人、女人。它就像奈良美智与世界接触的一个载体,保持着一种若即若离的距离感。



他会悄悄地跑去自己的展览现场,偷偷观察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他也每次世界巡展的时候,搭建一间小木屋,把他的工作室也搬过来让人参观。


奈良把小屋唤作“夏日之屋”,就像在夏天可以躲进去度假的那种海边小屋。小屋里到处放着造型朴拙的旧玩具,墙上贴满了涂鸦的字条、图片,记录了奈良的日常生活、跟朋友的互动、孩子的笑脸。





奈良美智的工作室



兜兜转转世界走遍,我们也总有想回到守候我们最纯粹的曾经的地方。或许是墙面斑驳的老屋,或者是门前的那棵大树,亦或是多年前手牵手走过的小路……


奈良美智想回归的,或许就是这座“夏日小屋”了,因为这件屋子,一直无怨无悔的存在着,守护着他心中那个有时古怪、有时悲伤,却始终倔强、始终真诚的小孩。


也许看着奈良美智的画,看着看着,那个躲在你内心已久的怪眼小孩也会悄悄地在角落露出脸来。



Untitled (Eye Patch), 2012



4

市场关心我,我关心创作


奈良美智将富含德国表现主义的澎湃艺术情感与日本传统神秘主义的思绪交织,通过平涂的纯粹色彩,以简约的形象与魅惑的眼神,给世人展现出一种玩世不恭、叛逆却又动人的姿态;用极具个人特色的符号化与风格化,成为对抗艺术同质的代表,掀起了风潮。


现在的奈良美智在国际上享有很高声誉,而艺术界更愿意将其视为艺术市场的极大成功者。

他的一幅画作有高达约数万元人民币的收藏价值,但同时也被制成玩具摆饰及用品,比如烟灰缸,一个售价不过数百元,为艺术走近大众、艺术成为商品提供了完美范例。



Too young to die, 2002, Ceramic ashtray





衍生雕塑


对于市场上的成功,奈良美智表示:从没考虑作品的市场反应,商业化不是他的能力范围内的事,他只关心创作。




只要自己还是自己,
不管到哪里,都会保持原状。
即使被奉承也好,被无视也罢,
自己都不会变。


只要还是现在自己所相信的‘自己’。
没错!‘WE ALTER US’。
而且,只要自己还没有改变,
就不要害怕改变,面对这个时代吧!






Ten stars, 2014


至于为什么奈良美智的画会如此“老少通吃,人见人爱”,大概是因为即便这个小孩总是斜睨着人,一脸玩世不恭,却依旧“可爱、好看、萌”。


而奥地利动物学家康拉德洛伦茨则用自己的理论给了我们一个更好的解释:“喜欢一切有幼体特征的东西是人的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