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讯
拍讯

2019香港春拍回顾及市场预测
来源:画悟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9-5-31 11:19:00 阅读:1099
“内”冷“外”热
新老藏家交班

据苏富比公告,香港苏富比2019春季拍卖会总成交额高达37.8亿港元,超越拍前估价(23.4亿至34亿港元),是历来第二高成交额,仅次2013年秋季40周年拍卖的成绩。本季春拍取得90%之强劲成交率。六件亿元拍品诞生,4331件拍品成交,拍卖纪录逾28项,展览参观人数逾3.5万。如此表现遥遥领先于其他拍行竞争者,稳坐香港拍卖市场的龙头宝座。



▲五大拍行香港地区成交表现对比



此外,富艺斯香港方面今年春拍也表现良好。其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亚洲主管暨亚洲区副主席陈遵文(Joanthan Crockett)和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亚洲主管杜依舜(Isaure de VielCastel)表示:“富艺斯今年春季拍卖总成交额达2.4亿港元,比上一季增长56%了,如此稳健的成绩再次反映我们在亚洲区的迅速发展。”



然而,本以为国际拍行在本轮春拍中业绩都会有所突破,却在佳士得这边有了转折。佳士得香港本轮春拍的总成交额仅25.5亿港元,同比2018春拍下降了18.4%。对比各专场数据,其主要问题出在近现代书画板块上。佳士得香港“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本轮仅拍了1.66亿港元,而2018年春拍时这一专场拍得4.23亿港元,同比下降60.8%;环比2018秋拍“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的3.26亿港元,下降了49.1%。



▲佳士得书画板块成交表现:虽然近现代书画表现不佳,但今年古代书画板块在增加了澄怀美术馆藏品后,成交总额较2018年春秋两季均有大幅度上涨,使书画板块整体未下滑太多。



即便本轮春拍中,佳士得香港在现当代板块上的亮眼表现——“离心力”和“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两个晚拍以9.1亿港元(其中前者5217.7万港元,后者8.58亿港元)的总成交额创下佳士得香港晚拍历史第三高。但也无法挽回在近现代书画专场上的失利。致使佳士得香港在2019年春拍的总成交业绩不尽如人意。



▲佳士得现当代艺术板块成交表现



而以书画、古董瓷杂为主打的三家内地拍行情况也大抵如此。保利香港虽然以9.39亿港元的成交总额,较上年秋拍上涨了9.8%,但却是从2016年至今的次低。嘉德香港与匡时香港更是较上年秋拍业绩有大幅度的下滑,成交总额分别为3.72亿港元和1.72亿港元。三家拍行同比2018年春拍分别下跌25.6%、11.4%和5.5%(由于匡时香港2018年春季未举行拍卖,对比数据为2017年春拍数据)。



从传统格局来说,中国书画及瓷杂古董板块是国内拍卖行的优势所在。不过今年瓷杂古董板块呈现出下行趋势,下滑的主要原因是高价拍品的缺席。而书画板块方面,由于三家内地拍行缩减了对香港市场的投入,亮点也较往期较少。而现当代艺术板块,内地拍行更是无法与国际拍行多年积攒下的人脉资源、经验、能力所媲美,以致“内”冷。



而“外”热主要是因为现当代艺术板块的走热。香港苏富比的现当代艺术版块增长最为迅猛,相关7场拍卖总成交额达18.2亿港元,远超拍前估价,整体成交率达89%;佳士得香港方面,“离心力”和“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两场晚拍共计87件上拍作品,有79件顺利易手,成交率高达90.8%,更有24件拍品超千万港元成交;富艺斯香港的“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拍”的成交率更是高达96%,25件(1件撤拍)上拍拍品中有8件以超最高估价的价格成交,总成交额达1.847亿港元。



▲2019富艺斯香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现场



此外,“外”热还来自西方现当代艺术在香港的持续畅销。如苏富比本季推出的50位艺术家的92件西方当代艺术,成交在90%以上,显示出亚洲买家对西方当代的口味正逐渐变得多元。富艺斯方面也指出,他们在晚拍的策略规划上,引入了更多的西方艺术作品:超过60%(15件)的作品来自西方艺术家,日本艺术家和华人现代艺术家各3件,2件来自中国艺术家,还有1件来自韩国艺术家。该场晚拍以96%的总成交率再次证实了西方艺术的受欢迎程度。



可见,“外”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藏家口味转变所导致,而这一转变背后是藏家出现了新老交班的趋势。相关阅读:从书画转向油画及当代艺术,藏家群体特征在转变



若这一趋势延续并扩大,国内拍行与国际拍行在香港拍卖市场上的差距将会进一步拉开。





市场风向1:符合年轻藏家口味的作品更受青睐



据香港苏富比方面透露,本季大热的“NIGOLDENEYE® Vol. 1”参与买家均是40岁以下的年轻人,并有20%以上新买家加入。该专场拍品包括了 KAWS 早期雕塑和绘画作品、BAPE® x KAWS BAPESTA 等。



▲2019香港苏富比春拍“NIGOLDENEYE®Vol. 1”专场现场



KAWS无疑是本轮香港春拍的黑马艺术家,不少年轻藏家争相为其作品买单。香港苏富比上,KAWS的作品《THE KAWS ALBUM》以1.16亿港元刷新其个人拍卖纪录,同时也使KAWS挤进亿元艺术家俱乐部行列;佳士得晚拍上,KAWS同样表现突出,其大尺幅作品《全副武装》在当晚的激烈竞争中,以2412万港元成交;富艺斯专场中,KAWS的16件上拍作品有14件超估价成交,其标志性的大小公仔、版画和丙烯作品均引发激烈竞争,另一件大尺幅丙烯作品《半满》以1095万港元成交,远超拍前550万-750万港元的估价。



▲KAWS《THE KAWSALBUM》



此外,向来比较受年轻亚洲藏家喜爱的日本当代艺术家草间弥生和奈良美智,其作品《无尽的网#4》和《失眠的夜(猫)》分别在今年的苏富比与佳士得香港春拍上以6243.3万港元和3492.5万港元的价格创下个人新纪录。



▲草间弥生《无尽的网#4》,1959年作



▲奈良美智《失眠的夜(猫)》,1999年作



此外,班克西、村上隆等也在拍卖行的流行艺术家上拍名单推送里。班克西的两件作品《芭蕾舞伶CP\03》和《同床异梦》,在分别在富艺斯日、夜场中拍得325万港元和312.5万港元。同场中,奈良美智少见的玩偶作品《小朝圣者(梦游娃娃)》以1095万港元拍出,是该类型作品的最高价。



“目前的藏家群体,尤其是在亚洲地区,已经逐渐转向下一代年轻人,这也是潮流艺术蓬勃发展的原因,” 富艺斯亚洲区副主席暨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门主管陈遵文认为,“另外,科技的进步,网络的发达,促成许多人在社交媒体分享潮流艺术,造就流行的KOL,这些都是让潮流艺术成功发展的原因。”





市场风向2:青年艺术家成为新的宠儿。



在老一辈艺术家精品多数沉入收藏终端后,抢先占领下一个风口成为多家拍卖行的共识。



本季香港苏富比春拍70、80后艺术家数量较以往大增。30-50岁艺术家共计33人,中国艺术家占大半,有18位之多。其中,表现最为突出的便是80后艺术家郝量。本轮春拍中,郝量作品《林间记》以1517.5万港元拍出,这是继郝量在2018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中以1452万港元拍出作品《壳》后,又一次创新其个人成交纪录。



▲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专场,30-50岁艺术家名单



▲郝量《林间记》



而佳士得香港今年春拍更是为青年艺术家们策划了全新专场——“离心力/ICONOCLAST”,专场汇集了18件生于1969-1989年的全球年轻艺术家作品。上拍的16位艺术家分别是梁远苇、王光乐、袁远、KAWS、MADSAKI、陈建伟、纳堤‧尤塔瑞(NateeUtarit)、段建宇、哈洛德·安卡特(HarOldAncart)、克丽丝汀‧嫒珠(Christine Ay Tjoe)、黄宇兴、谢南星和五木田智央,中国青年艺术家占据多数。该专场最终以5217.75万港元的成交总额,89%的成交率收槌,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当代艺术的未来市场潜力。



▲2019佳士得香港春拍“离心力/ICONOCLAST”拍卖现场



其中,中国艺术家贾蔼力2007年作品《疯景》以1812.5万港元高价拍出,刷新个人拍卖纪录,并成为本场成交价最高的拍品。此外,本场还有2位年轻艺术家刷新了个人拍卖纪录:分别是黄宇兴和梁远苇。前者在二级市场上尺寸最大的作品《沉浮》以225万港元成交,刷新个人纪录。后者的大尺幅作品《无题2013.17》以516.5万港元成交,超此前纪录一倍有余。



▲贾蔼力《疯景》,2007年



1969-1989年,是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时间跨度。今年恰逢这批艺术家30-50周岁。他们的创作是目前最具市场投资潜力的作品。这个年岁的艺术家创作不仅脱离稚气,也有稳定的个人创作风格,且处于创作精力的旺盛期,而价格又具有较大的上涨空间,前途可期,极具投资价值。



佳士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副主席暨国际总监及部门主管林家如表示:“这群艺术家挑战并批判既定概念或制度,他们打破了一贯熟悉的意识形态,迫使我们重新思考传统标签以外的所有可能。他们的作品反思现代社会的各种复杂议题,既展现反叛精神,也出类拔萃。其影响力将会继续塑造未来艺坛的发展。”



随着拔尖的年轻艺术家与国际画廊合作越来越密切,拍卖行也将愈发模糊国籍概念,以代际划分将全球优秀70、80后艺术家一起推向舞台,让他们同场竞技。





市场风向3:拍行“明星”赵无极热度“冷却”?



本轮市场赵无极的表现可归结为:上拍数量多、成交总额高、不乏高价作品、但市场期望过高致使遗憾颇多。



▲2019香港春拍赵无极成交作品TOP10一览



近年赵无极市场可谓是风生水起。2018年秋拍,香港苏富比上赵无极的巨幅三联屏油画《6.10.1985》以5.1亿港元的成交价刷新了3项拍卖纪录:赵无极作品的世界拍卖纪录、亚洲油画世界拍卖纪录、香港拍卖史上最高成交画作。这一重磅成交表现更是将赵无极捧上了拍卖市场销售之冠的宝座。



在本轮春拍中,各家拍行纷纷加大了对赵无极作品的征集力度,几乎每家拍行都搜罗了不少赵无极的作品上拍。然而市场给出的反馈却是喜忧参半。



香港苏富比,6件赵无极作品共计拍出4.4亿港元,2件过亿成交,分别是来自古根海姆美术馆收藏的《无题》和来自美国私人藏家的《19.01.61》,此前均被深藏了近半个世纪。



嘉德香港方面,同样以赵无极领军,其“无境时期”的代表作《01.03.99》以3771万港元成交,拔得“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专场的头筹。此外,富艺斯香港的晚间拍卖中,三件赵无极作品也悉数成交,成交总额达6914万港元,与菲特曼珍藏战绩平分秋色。其中,赵无极于1950年代“甲骨文时期”所作《他方》以5204万港元成交,为全场成交价最高价作品。



▲2019嘉德香港“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现场



▲2019富艺斯香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间拍卖”现场



无独有偶,佳士得香港“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拍的最高价作品,来自被誉为具有“创世纪”精神的赵无极恢弘巨作《三联作1987-1988》。以7500万港元起拍,最终以1.55亿港元落槌,加佣金1.78亿港元成交,为赵无极拍卖成交纪录的第四高价,也是本轮赵无极的最高成交价。



▲2019佳士得香港春拍“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晚拍”现场



本轮佳士得香港春拍,赵无极共计7件作品上拍,6件成交,虽然轻松斩获3.5亿港元,但与去年精品大幅溢价,中低端作品热络成交的局面相比,此次3件作品低于估价成交,更有1件遭遇流拍,如此表现不禁令人唏嘘。



当晚最大的遗憾无疑是赵无极“狂草时期”的作品《02.01.65》,以7000万港元起拍止步于9000万港元,遭遇流拍。据透露,这件作品估价约在9500万-1亿之间,流拍价距离成交并不遥远。佳士得方面也表示,虽然流拍,但在拍后已经收到好几位买家的购买意向。

▲赵无极《02.01.65》,流拍



虽然成交不是问题,但赵无极的市场表现值得投资者们深思。此次赵无极作品大量在二级市场出现,表明一批藏家正在集中释出他们手中的赵无极收藏。另一方面,对于赵无极市场的期待值是否已触顶?佳士得拍卖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部主席张丁元认为,在赵无极市场价格飙升后,买卖双方对作品估价认知落差很大。如果卖家期望过高,拍卖中便很容易会出现低估价成交,或是流拍情况。



不过,论成交总额赵无极仍然处于遥遥领先之势,其作品市场并不能说是“冷却”,只能判断是市场更为稳定与谨慎的表现。虽然没有期待中大幅溢价情形,但也不乏亿元拍品和高价拍品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