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拍卖 >
拍卖

卢志强
来源:画悟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7-02-22 21:11:00 阅读:988

卢志强
字甲木,号寅森。1962年10月生于福州,中国美术学院博士,福建师范大学教授,学位委员会委员,中国画系主任,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福建省画院特聘画家。作品多次入选由文化部、中国文联、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美术作品展览并获奖,代表作品有《百年冰心》、《绣红旗》、《跨越》、《红云》、《光复福建》、《渡》、《梦溪笔谈》、《浮生》等,其中《百年冰心》入选“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九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获奖作品海外巡回展”;多件作品为中国美术馆等权威机构所收藏;作品《梦溪笔谈》参与由中国文联、文化部、财政部联合组办的 “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项目并通过验收;三件作品分别荣获第四届、第六届、第七届“福建省政府百花文艺奖”一等奖;作品《渡》荣获“浙江省第十三届美术作品展览”之浙江美术奖金奖与“中国美术学院林风眠美术奖”金奖;系列作品入选由中国美协主办的《辑页掇英》第三届杭州中国画双年展;系列作品入选由文化部与中国国家画院主办的“新中国美术成就展”;作品《久远的歌》获2016年国家艺术基金立项;《解忧和亲》、《传教士与东西文化交流》入选中国国家画院“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


画家是用他的笔来表达自己的心灵,每一张新画创作的开始,都是一个新生命的锐变。绘画是他对生活、对世界、对生命的炽热情感的最好表达。而其中,对人物各自不同特点的思索,我自认为是他创作思路起到一个指引作用。

初见卢志强,我惊讶于这位儒雅的书生竟然有如此大的能量,画出那般幅幅灿烂炽热的作品。当你和他交流的时候,才能慢慢体会到,绘画与他的内心世界。



《沈括与梦溪笔谈》尉晓榕、卢志强
180cmx360cm,2016年


有一种性别界定是超越男性和女性的,那就是母性”。他说在男性社会中,男性往往是力与力的一种较量,其结果是排他的,具有取代性,而女性是通过温柔来温暖人心的,慰藉人心的。为人子女是每个人都曾扮演过的一个角色,每个人在生命之初,便能切身享受到母爱的关怀与感动。在他敏感的世界里,他更是将自己感受到的母性进行了更深一层次的理解与放大,以最真诚的姿态展现于世人面前,这种真实的情感的体验,成为了震撼或抚慰观者心灵的内在力量。

男性画家本身对情感的敏感性较之女性要粗犷,不如女性那么细腻,又加上不具备女性对女性题材感知的直接性,使得在创作时呈现出于女性艺术家不同的艺术情感。

卢志强他借助于男性强大的逻辑性为先导来具体的形象创作,在对“母性”这类题材进行描绘时,显得更加理性,他将生活中的情感剥离出来,站在人性的立场来表达母性的情感,追求一种返璞归真的精神境界与艺术高度。他表现的母性往往都是唯美的、温柔的、安详的、沁人心脾的,在丰富的欧洲绘画史中,给我们留下诸多母性题材的作品,很多是男性艺术家创作的,他们善于表达宏观的人性情感,将母性情感进行理性的思考,所呈现的已不再是直接的再现事实,而是对情感经过想象与艺术加工后的艺术再现,显示出强大的影响力,显示出母性题材的人文主义特征。在他的作品,我们也可以清晰看到他具有的思维特质,关注生活、细节,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感受。他一位学生告诉笔者:“他画模特写生时常会说一句话,你要细致观察,能感觉到那线条是有感情的,或者对他们有一种命运怜悯,那就是能突然触动你的感觉。”

卢志强正是这样,使得他的作品有着沉稳的结构、柔和的色调、处处透露的都是作者的精心安排与理性的思考。

在《百年冰心》工笔画中,卢志强用看似随意的笔触书写,强调了画面的整体质感。画面以冰心老人一生成长的重要阶段为背景,似乎有她的故乡,有到烟台的童年,有到了北京,住进了中剪子巷剪影,又似乎有从上中学到上大学到留学威尔斯利,从回国后的岁月到抗日战争的流离,到与开明书店、商务印书馆所结下的因缘等等。最后浮现是案台上翻开的书,一幅眼镜,冰心老人安详地端坐在藤椅上,还有边上的猫再回首。画里以灰蒙的色调呈现历史感,寥寥几笔,诠释着冰心“有爱就有一切”。“我必须有一个理性的框架,一个强有力的表现方式,表现冰心老人所爱的一切”。“我一定要让我的画面框架不倒,同时又有细密历史的对话,这对话靠的是我对色彩渲染的叙述。”在卢志强的作品前,他耐心地向我讲解,“画的时候,细节要说透,人物要有所思想,色彩要有变化。这样人们就会理解你叙述的情绪。”

“女人在一生当中,他的内心就像一片最初荒芜但丰腴的大草地,开垦哪一段,哪一段就疯长。母性那一段被开垦的时候,母性就会旺盛生长。”他正是用这丰腴大地中生长的母性,养育着他的艺术世界和生命的奇迹。 

在他的另一幅作品《红云》画的是汶川地震灾难场景,人民子弟兵的奋勇拯救和白衣天使的生命接力,艺术地再现了巨大灾难降临之日中华民族哀恸之时凸现出来的大勇和大爱。整个画面你感觉不到那种残酷,那种对脆弱生命的无情摧残,画面上那白衣天使高高拿起的输液瓶让你感觉整个空间凝固了,时间停滞了。让我颇为惊讶这样场面卢志强居然可以画成西斯廷大教堂穹顶的效果。



《渡》卢志强,250x366cm,2014年


卢志强告诉我,他心中的理想是用绘画,用宏大叙事表达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从小到大,每天想的就是怎么画有意思,怎么画好。匆匆忙忙过去了这么多年。”听到这些,看着面前的这些作品,这些朴实的话语显得意义非凡。

上个世纪80、90年代,卢志强创作了一批宏大叙事人物历史题材的作品。卢志强告诉我,他选择这样的题材有两方面考虑:一是,希望自己在绘画中能够借鉴一部分中国文化;二是,人物历史题材让他在现实与理想之间搭建了一座沟通桥梁;三是宏大叙事是当时社会最常见的方法。

“那个时候,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梦想,在实现梦想的过程中,每个人就像做了一个梦,那时候,每个都活在梦里。处处充满着理想主义者。”“那时候的我们,癫狂、无畏、狂妄,身上散发出强大能量。”

“应该说,80年代是公共性追求理想主义的时代,而到了90年代这种宏大叙事就逐渐消解了,直至到了二十世纪,伴随着经济时代消费文化转变及信息时代的冲击,越来越多的画家开始追求后现代主义,而具有社会公众性的宏大叙事可以说已不复存在,越来越多画家开始追求‘个性化、风格化、标签化’,也就是‘观念艺术’”今天的大多数的艺术家也都停留在了这个阶段,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上帝总是公平的,就像幸与不幸与你的财富无关,有无才华与你的美丑无关,而成长道路的如意或挣扎与你已所获的成就也无关,每个人都要经历种种阶段。好在卢志强已经淡泊,算是众多艺术家中能想得开,想得透的一个了。他坚守着自己内心的直觉,坚守着自己的公共性的宏大叙事,不为外界所谓“求新、求变、求异”,“打造、包装、运作”走一条特殊成功捷径而影响。他甚至不屑于那些热衷于“从前人、今人的成功和走红的艺术模式中套用一种模式,肆意地‘拿来’,以此构建所谓风格”。

在他与导师尉晓榕一起创作的“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工程”作品《沈括<梦溪笔谈>》,整个画面再现了当时北宋科学家、政治家沈括撰写这鸿篇巨著的情景。整幅作品采用以线造型的传统手法,运用线的起伏、线的疏密、线的韵律、线的节奏,追求舒展、优雅、娴静的东方特有的美感和情调。在人物画造型中特别是女性的造型上,重视细节的描绘以及线和形的排列,使整体画面充满了神秘的梦幻般的艺术境界,具有强烈的东方风味。

而《解忧和亲》、《传教士与东西文化交流》作品中,卢志强用史实凝缩表现,历史情景再现,铸造了独特的艺术风格语言,抒写着他的宏大叙事,展现出强大的吸引力和感染力。该两幅作品也从中国国家画院“一带一路”国际美术工程应征的208件作品中,脱颖而出,最终人围。

在20世纪逐渐消解的公共的宏大叙事中,中国绘画越来越忽视个人价值的中国文化传统,颇少关注个人内心世界的中国绘画传统。传统中国画讲“逸”而不讲孤独,讲“清狂”而不讲痛苦,讲“远”而不讲近。卢志强在数十年艺术创作中选择了“隐”的态度,始终没有离开自我与人,始终在追求着一个现代灵魂的表现。

“自从来到这个花花世界,一切都变得如此浮光掠影,更别提人的感情。我还无法看清来时路,不能远观自身的处境,更不能明了明天在哪里。不过,活在当下,坚持自己,坚守自己的追求,拥有爱与被爱的能力,该就是生活的真谛。”他如是说着。




《百年冰心》卢志强,230cmx185cm
1999年,中国美术馆收藏


在中国美术学院就读期间,他接触到了许多介绍西方现代派大师作品的书籍、画册。日本浮世绘曾经对西方的印象派乃至现代派艺术影响很大,这让他顿悟:自己也可以从中华文明几千年的浩瀚文化中去汲取营养。

卢志强很关注中国的国画,但他并不想用画笔照着国画的样子去画,而是希望自己能够把它们的精髓提炼出来,放在自己的绘画里。

“我在想,中国的墨分五色画和西方的色系的结合,中国画的布局和西方绘画的空间构图之间有诸多可能性。”正是这种无限的可能,让卢志强在自己的创作中不断探索着绘画的单纯性和完美的平衡性,坚实和持久的形状、光线和色彩的秩序性——这些都是他所一直追求的。对声音的敏感,让他在音乐中找到了形式美感的可能。

“有时候,我看到一幅画觉得不错,但是感觉它离生活太近,那像是对生活的复制。这样的作品不能称其为大作,因为它没有理想。我在选择题材的时候,希望选择有理想的东西。”

例如他的作品《风筝》,戴着眼镜的男者抱书,曲蹲上昂,双眼盯视着前方。牵风筝的女子,光着脚丫,一头散发披肩。两者在某个特定的历史场景下,显得有点诙谐,让人勾起一段记忆,讲述一个“理想主义”的生命时代,描绘了一幅社会的浮世绘。看得见真实,还有虚妄。

在遍览了西方大师名作之后,卢志强逐渐在宏大叙事将形式上的借鉴,转化为意志上的继承。这种意志就是摆脱自然的束缚、追寻艺术理想的坚强决心。这也成就了他在历史题材绘画中期望达到的境界。“这个世界不是为一个人而造的,一个人要不停的屈服于其他人。但是有一个世界是为我自己而生的,那就是艺术的世界。这是一个我活着的理想世界,可以不断实现我的理想。”

在创作中,他让自己的内心与艺术更好地契合,这些作品成为他审视自我的一面镜子。“通过对女性主义艺术的关注,我最大的收获不是艺术而是生活。”“你看我那些作品,比如《渡》《风景》《风筝》《边秋》《理想年代》等,无不再叙说着我的宏大叙事我的艺术生活。”

在许多艺术家看来,卢志强是一位十分优秀的画家。“这么多年来,我看着他的每一件作品,充满生命力,体会到那是他内心激情的绽放。”

是的,让卢志强保持平静的只有他工作的画室,在那里,他面对的是属于自己的绘画世界。

“绘画表达的是我的一种生活状态,它带着我的孤独和梦想,带着许多琐碎的爱恋与牵挂,在画面中呈现。”

从卢志强这些的绘画作品中,我们看到了他以自己的艺术活动向我们证明,艺术家是具有灵感的人,是有尊严的,有坚守的人。也通过他宏大叙事笔下的“母性”让我们感受到了爱的伟大。也正因如此,他的作品带给我们更多的是来自心灵上的抚慰和触动。

古人说“大爱无言,大音稀声”,在经济社会的浮躁环境里,画家卢志强所表现的默默求索和奉献精神,显得难能可贵,让我们寄以最真诚的期待,祝福他在以后的艺术生涯里创造出更多优秀的作品。



《红云》卢志强,220cmx190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