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栏
专栏

艺术城市新宠——成都
来源:画悟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9-1-22 12:58:00 阅读:1548
2018年,是国内博览会爆发的一年,全年共新增了6场。其中三家在北京(JINGART、北京城市酒店型博览会、北京当代),另外三家分别在成都(艺术成都)、南京(南京扬子当代艺术博览会)、杭州(艺术西湖·国际水墨博览会)。作为西南地区首次当代艺术博览会的艺术成都,吹响了新一波艺博会的号角,也为各地城市艺博会的新布局贡献了一份西南力量。

西南地区的首次市场试水



▲首届艺术成都现场


2018年首届艺术成都拉开序幕,首届艺术成都对参展画廊不收展位费,展商数量控制在31家。画廊选择上以国内为主、国外为辅,包括知名的长青画廊、亚洲艺术空间、佩斯画廊、唐人当代艺术中心......还有带来了张晓刚、陈丹青、周春芽、何多苓、庞茂琨、叶永青等众多在学术和市场层面都备受关注的当代艺术家作品。首届艺术成都从规模和质量上看都诚意十足,成交表现来也是令人满意,开幕首日就有一张安东尼·格姆雷的作品以35万英镑成交价售出。Art Chengdu创始人黄予表示,此次艺博会上本土藏家显示出来的购买能力超过了他的期待。


总的来说,艺术成都在场地选择、场馆建设上,投以了足够的诚意。而一边享受着零场租优惠、一边仍抱以观望态度的画廊,还不了解本地藏家的真实口味和消费水平,当然也不可能制定出精准到位的销售作品组合,所以会出现价格悬殊大、作品品质或许也不太齐整的“试水”之行。

此外,除了艺博会本身,成都当地的机构也联动起来,将各自最为重要的展览、活动安排在这期间,做成类似于艺术周的形式,集中对外进行展示。艺博会、美术馆、画廊这一系列动作,不禁让人感觉成都的当代艺术圈变得热闹起来。然而,以艺博会加美术馆、画廊机构这样的联动形式,是否能够激活成都当代艺术生态?还需要时间考证。


再添新的活力


除了引人瞩目的艺术成都的开办,成都还新增了几家新的美术馆和画廊,其中备受关注的何多苓美术馆于2018年3月在成都开馆,这座由艺术家本人命名的美术馆除了展示自身作品外,还会对青年艺术家有所扶持。何多苓老师说“对于青年艺术家的扶持我已经做了很多年了,这件事一定要持续下去。现在有自己的美术馆了,可以自己做主,更要推进下去。除了我的学生,还有一些我所关注的青年艺术家,都会在美术馆进行展览展示。”



▲何多苓美术馆

此外, 画廊方面,布里诗画廊近日也宣布开设成都空间,预计2019年春季开幕。布里诗画廊是由摄影收藏家冯杰先生于创立,代理有德国杜塞尔多夫学派摄影艺术家约瑟夫·舒尔茨(Josef Schulz)等艺术家。此次开设新的画廊除了为代理的艺术家定期举办展览,也会呈现美术馆级别的艺术作品。

成都虽然拥有相对便宜的场地以及政府对艺术项目扶持等因素,但是最受画廊主关注的还是要回到成都本土藏家的购买力身上。相信画廊主在经历过对成都市场的观望阶段,未来还会有更多的画廊空间也会考虑在此开设“分店”。


国际关注的艺术城市新宠


之所以说成都是艺术城市新宠,不光因为它在国内的地位异军突起,同时更是受到国际上青睐。2018年首届“成都Parcours艺术节”由成都IFS(成都国际金融中心)主办,首次将源自巴黎左岸的圣日耳曼Parcours艺术节引入成都。



▲陈伟才《弧》(Arc)

Parcours艺术节创始人安妮女士(Anne-Pierre d’Albis)说,“这次Parcours艺术节第一次跨越万里来到中国,落地与巴黎有着相似气质的‘天府之国’成都,我深感荣幸。Parcours艺术节在为成都倾注更为浓厚的艺术文化氛围的同时,这座城市也正赋予它来自东方的新的血液和灵魂。”



▲成都·蓬皮杜“全球都市”国际艺术双年展锦城湖水上装置


在经历了首届艺术成都和Parcours艺术节的洗礼后,2018年蓬皮杜也首次来到中国城市策展 ,而成都从上海等众多中国城市中脱颖而出,成为双年展的最终举办地。对此,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馆长Serge Lasvignes坦言,“就策展的选择以及参与者的多元化这两方面来看,‘全球都市’是一个充满野心的平台。成都·蓬皮杜:‘全球都市’国际艺术双年展之所以诞生,我们是希望在成都找到一片合适的土壤去成长。相对2017年在蓬皮杜国家艺术文化中心举办的第一届‘全球都市’,我们希望能更进一步拓展和世界各地艺术家跨领域合作交流的模式。透过把双年展设置在成都这个充满活力的城市,我们清楚表达了抽离我们的视线,与其他艺术生态互相交融,从而重新建构当代问题及动力的重要性。”


有望成为内地第三座艺术城市?


值得肯定的是,成都在孕育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创作层面上,是个很好的聚集地。但是综合成都的艺术资本,要稳坐内地第三座艺术城市,或许实力尚虚。


虽然近几年成都在艺术领域可谓博得眼球,但是作为东部与西部、一线与新一线城市之间文化艺术差异,依然存在。这种差异集中体现在艺术作品的展览和收藏渠道;艺术创作的观念和语言;文化气氛和价值认同感。但值得一提的是,最近几年在成都,艺术资本的比重正在形成规模,高水平的展览展事(如2017年成都博物馆展出莫奈《睡莲》这种现象级作品的艺术展)伴随着新蓝顶和洛带艺术区以及清城山艺术馆群的出现,在某些层面上已经比肩北京和上海。



▲蓝顶艺术区


如果用发展和全局的眼光来分析看待全国的艺术园区,我们再也没有理由一边倒地把艺术创作的最佳生态环境的称号交给北京和上海。特别是像北京这样的特大型中心城市,艺术家所做出奉献,并没有为他们自己带来安全、稳定和持续的回报,此外还要面对不断暴涨的租金和城市扩张的拆迁,仿佛梦魇一般时刻缠绕着他们——无法安心创作这是他们普遍面临的处境。

成都是否有望接力北京、上海成为内地第三座艺术城市,目前来看还需要时间来观察。从首届艺术成都本土画廊的参展数量上看,仅有一家参展,表明成都的艺术资本还无法与主流艺术城市相抗衡,但是在经历了2018年一系列艺术盛事的洗礼后,成都已然向全国乃至世界递交了一张新的名片,这或将为成都这座艺术城市的发展创造出新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