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栏
专栏

各大佬怎样评价2018全球艺术市场?
来源:画悟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9-1-20 9:43:00 阅读:1242
2018年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界无疑是常规的一年,那么同时期的西方艺术界的真实情况是怎样的?在西方艺术界中,最引人关注、最令人惊讶,以及艺博会、新藏家的整体情况又是如何?


艺术品经纪人Thaddaeus Ropac、佳士得伦敦战后及当代部门前主管Francis Outred、Frieze 艺博会创始人Victoria Siddall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于他们眼中的2018年艺术界做了如下总结:


2018艺术界重要变化?


● 市场对于非洲裔美国艺术家的认可度大大提高,来自机构到藏家、画廊展览、拍卖结果等各个层面对于非裔艺术家的兴趣。而就在30年前,蓬皮杜艺术中心的馆长曾因为在1989年举办了一场展览(参展艺术家中有50%为非西方艺术家)而差点失业!长久以来,艺术界一直为欧美男性所把控,这种局面在今年似乎又有了新的转变。


非裔美国艺术家作品成为今年艺术领域新的增长点,其大部分的原因在于美国和非洲不少新成立的博物馆对非洲裔美国艺术家的关注。



2018年柏林双年展,主打泛非洲阵容,打破欧洲艺术家主导


● 在拍卖行业中,我们看到来自上个世纪一些重要收藏品进入了拍卖市场:比如大卫·和佩吉洛克菲勒收藏、巴尼·爱比斯华斯收藏、以及Si Newhouse收藏,这些著名藏家藏品拍卖的案例,也引起了新藏家的极大兴趣。



大卫·洛克菲勒肖像 © 洛克菲勒档案中心(左)。图片:致谢佳士得。洛克菲勒位于曼哈顿东65街的家中,书房内挂着的毕加索《拿着花篮的女孩》(1905)(右)


● 今年女性艺术家无论在市场还是制度方面,都有了新的定位。在过去几年中女性艺术家的市场地位一直在增长,但在今年显得尤为重要。比如Frieze Tate 基金会今年收藏了索尼娅·博伊斯(Sonia Boyce)一系列摄影作品。



索尼娅·博伊斯


无论是在价格上还是在认可度上,女性艺术家作品无疑目前仍处于落后地位。从进入初级市场,到艺术拍卖的高端市场,需要的时间比男性艺术家要更长。我们不要忘记谁仍然在很大程度上控制着艺术市场——欧洲白种人和北美男性。


艺博会情况如何?


● 画廊主们认为今年,艺博会的数量过于多了。所以当今年Frieze艺博会登陆洛杉矶时,相比于纽约200家画廊参展,Frieze LA 只保留70个画廊名额。艺博会情况反响不错,人们对于新鲜刺激的东西还是有胃口的。


但目前艺博会的数量已经达到顶峰,MCH(巴塞尔博览会的母公司)放弃区域性博览会的提议实际上是明智的。实际上,随着很多中小画廊的歇业,包括Frieze、巴塞尔艺博会为了帮助小型画廊参展,都实行了较大价位差距的梯度展位费制度。因为以目前的艺博会数量来看,绝对不是可持续发展的势头。



伦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与弗里兹大师展Frieze London & Frieze Masters


2018令人惊讶的事件?


● 拍卖市场中首次出现了人工智能作品《埃德蒙·德·贝拉米肖像》,估价为7000-8000美元的作品,成交价超过了43万美元。



艺术小组Obvious的成员之一Pierre Fautrel与《埃德蒙·德·贝拉米肖像》合影



● 艺术家班克斯在拍卖现场粉碎作品的事件的惊人事件,这样的“意外”和“体验文化”将继续影响艺术界:从静态艺术转向沉浸式装置和艺术再现,而这些,都与正向艺术界注入大量资本的奢饰品和时尚品牌有关。



班克斯在拍卖现场粉碎的作品


对新晋藏家的看法?


● 亚洲一直是全球艺术非常重要的增长区域,尤其是在过去的六到七年中,亚洲藏家对于战后艺术的收藏有了显著的增长。佳士得伦敦今年印象派和现代艺术的拍卖部分,有近30%的成交额由亚洲藏家提供。

来自中国大陆的藏家和中东的藏家很活跃。拉丁美洲藏家目前活跃程度不如从前。目前的新藏家增长领域今年有转向非洲的迹象。


而曾经是一片荒地的上海西岸现在至少有5家美术馆,在今年9月份举办的西岸艺博会上,也让我们看到亚洲对于当代艺术日渐增长的兴趣。同时像乔治·康多和KAWS的作品也深受亚洲年轻收藏家的追捧。



亚洲藏家收藏的康治·康多作品

● 藏家们变得越来越老辣,同时也在接受更多的艺术教育。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认为亚洲收藏家更了解艺术市场而非艺术本身,但他们也正在学习。我们在2018年初惊讶地发现,约瑟夫·贝伊斯(Joseph Beuys)的展览在上海昊美术馆开幕,虽说是一场“朴素”的展览,但没有邀请代理艺术家作品画廊出席的做法,有些令人惊讶……



见者的书信:约瑟夫·博伊斯×白南准展(上海昊美术馆)

● 亚洲的确正在成为更有前景的市场,但中国经济无疑正在降温。随着中国审查制度更加严格,对互联网和社会媒体的控制加强,这都可能成为阻碍艺术自由和潜在市场增长的障碍。而至于非洲,更多人在谈论当代艺术,但很少去采取行动,多数藏家正处在试水状态,这一领域对于国际艺术界来说,目前基本是未知状态。

英国脱欧带来的影响?

● 政治和边界对于艺术家、策展人、收藏家来说似乎越来越不是问题,在伦敦,依旧有很多重要的艺术家来到这里创作和生活。虽然放弃了建立统一的欧洲的想法,但伦敦作为重要艺术中心和艺术市场,将会生存下来。

● 我们不能孤立地看待英国脱欧。这是目前世界各地正上演事件的一部分:美中贸易战,中东地区的不稳定,以及中国政策的变化,这都将影响到国际艺术界。

尽管艺术越来越少的受地缘政治的影响,但新世界秩序必定会影响艺术界。在全球政治正在两极分化的背景下,正如苏富比首席执行官塔德•史密斯(tad smith)警告:2019年市场将更加低迷,市场会愈加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