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栏
专栏

画家与画家村的故事
来源:画悟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8-10-06 10:26:00 阅读:1331

在不同时代不同地区,几乎都有着聚集着画家群体的那个地方,它们渐渐成为城市新兴的一股别样潮流。但随着城市扩建,画家村被商圈、商务楼所替代,即便是保留下来的画家村大多也已转型成了旅游景区。画家村原有的风貌早已变了味。今天《艺术市场通讯》将和大家聊聊世界各地那些著名的画家村,以及那些年一代画家在画家村中成长的故事。



In different times and regions, almost all of them have a group of artists, which gradually become a new trend in the city. But with the expansion of the city, the village has been replaced by the commercial circle and the commercial building, and even the most of the preserved painting villages have been transformed into tourist attractions. The original scenery of the village has changed. Today, Art Market Journal will talk to you about the famous painters' villages around the world, as well as the stories of the painters who grew up in the village.



圆明园画家村

所谓“圆明园画家村”,是指1989年至1995年期间,一批外省艺术家集居在北京西郊的圆明园附近,由此而形成的一个自由艺术家村落。在中国历史上,这是最早的一个自由艺术家村。



八十年代末,先后毕业于北京一些艺术院校的华庆、张大力、牟森、高波、张念、康木等人,主动放弃国家的分配,以“盲流”身份寄住在圆明园附近的娄斗桥一带,成了京城较早的一拨流浪艺术家。吴文光早年拍摄的电影《流浪北京》记录了当时这些人的部分生活状态。尽管这些人后来大多都踏出国门,去了海外,但他们那种自由择业的勇气,却撼动了户籍制度的基石,为后来更多的艺术家流浪北京、选择自由职业牵线搭桥作了某种索引。尤其是他们均都寄住在圆明园附近,以此为创作与生活的根据地,因此也成为了“圆明园画家村”的最早雏形。随着序幕的拉开,越来越多的流浪艺术家纷至沓来,也就吸引了许多媒体的关注,“圆明园画家村”的称呼便不胫而走,渐渐成为了一个文化象征。

那时候,对于圆明园画家村这些人来说,对外界的信息远远比现在匮乏得多,艺术市场也完全没有形成,大家都是在靠本能画画,破衣烂衫地扎堆在一起,像一捆葱,他们和学院派那些不一样,他们是草根,看不起中央美术学院和工艺美校那些所谓叫兽僵尸,教授讲师们更看不上他们,说他们扎堆在一起“只有生活,没有艺术”。而在他们之中,走出了像你今天熟悉的方力钧、岳敏君等现在身价千万的艺术家。




1995年,圆明园画家村终结,至今仍是一个不容过多叙述的盲点。社会上流行的说法是:当时圆明园画家村多数人的生活方式放荡不羁,没有正经职业,留长发、喝酒、追北大女生,行为怪异,最终成为治安监控的重点,直至被政府强制取缔。



十年萌芽,十年变革,中国当代艺术从农村到城市的迁徙路线,后来驱散的艺术家们大致分两条路线迁徙。一条是追随栗宪庭、方力钧的脚步,沿着长安街往东,到宋庄小堡村购房置业。另一批艺术家,则沿着圆明园画家村——东村、三里屯——后海——798的路线,一步步靠近城市腹地。回头看“圆明园画家村”,既有它的社会意义,也有它的文化意义。

宋庄

从圆明园到宋庄,体现艺术家从偶然到自觉的集聚过程。宋庄画家村的十年,以艺术生态的精神价值和生活方式的生态共同体为发展序幕。宋庄画家村的最初形成,是与圆明园画家村有着不可割裂的关系。



1994年春,方力钧、刘炜、岳敏君、杨茂源、王音、张惠平、批评家栗宪庭等人,为了躲避喧闹,开始离开圆明园,寻找新的飘泊地。由于张惠平学生小堡人靳国旺的关系,大家最后选择了小堡。1994年下半年,圆明园其他的一些艺术家杨少斌、刘枫桦、马子恒、张鉴强、张明强、姚俊忠、王秋人、王强等也来到小堡村买了房子。1995年秋,圆明园画家彻底被遣散,小堡村也陆续迎来了鹿林、四毛、王庆松等艺术家,一两年后,如杨卫、王炎等艺术家陆续来到宋庄,再加上陆续从别处迁入宋庄的高惠君、任戎、张国龙、左小诅咒等,以小堡村为核心的宋庄作为一个新的艺术家聚集地已经初具规模。

2006年,宋庄文化创意产业区成为北京首批文创产业集聚区之一。宋庄艺术家具有明确的艺术追求——以原创艺术影响社会,创造性地解决艺术问题。原创不同于复制,是艺术家的最高追求。宋庄的艺术家坚持艺术至上,绝不迎合普通观众的趣味,一些年轻艺术家对原创性的追求要高于创作技巧的培养。宋庄艺术家将自己整体定位为非主流文化,他们根据生活和艺术体验,从心理、感情和精神方面,建立起一种共同的文化意识,寻求一种集体的力量,用共同的价值观维系艺术家群体的生活和独立创作。

如今这里汇集诗人、音乐家、雕塑家、设计师,他们在希望与梦想里沉迷。宋庄艺术家将自己整体定位为非主流文化,他们根据生活和艺术体验,从心理、感情和精神方面,建立起一种共同的文化意识,寻求一种集体的力量,用共同的价值观维系艺术家群体的生活和独立创作。



蒙马特画家村

蒙马特画家村坐落在巴黎蒙马特高地圣心大教堂旁,为法国热门旅游景点之一。巴黎的蒙马特高地,因为有巴黎最高的教堂——圣心大教堂而闻名,不过游客很少知道,这里更因为他的画家村而被当地人熟知。如今,画家村仍然聚集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



这个位于巴黎城市北边的区域曾经只是个坐落在130米高山坡上的小村庄。以前,无数穷困潦倒的画家们来到“艺术之都”巴黎追求他们的艺术梦想,但无法支付巴黎城市中心高昂的房租,只能聚居到高地上的村庄,加上这里地势优越,风景优美,艺术家们都喜欢这里寻找灵感,进行创作。当年许多画家聚集在巴黎的蒙马特地区,他们整日在画室作画,或在小酒馆集会,探讨艺术的真谛,并对学院派绘画发出了挑战,提出了新的艺术观点。蒙马特因此成了艺术家们成长的摇篮和世界艺术史上一块闪烁光芒的圣地!

这里诞生了影响深远的现代艺术运动,许多现代主义大师诸如雷诺阿,梵高,毕加索,达利,大小仲马等人都与此地结下了不解之缘,甚至连卢梭也来到过这里采集植物标本。以莫奈、凡高、塞尚、修拉、马蒂斯为代表的印象派、后期印象派、野兽派先后诞生了,以后又诞生了以毕加索、勃拉克为代表的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蒙马特画家村在世界上都一直享有盛誉!



圣保罗画家村

圣保罗画家村位于圣保罗艺术小镇,距离尼斯约半小时车程,是普罗旺斯最著名也最美的小城之一。它建在山脊上,小镇的城墙可以追溯到1544年。500多年后的今天,围绕整个小城的城墙仍然保存完好,连同整座山城的建筑一起,被列为法国国家保护级古迹。



圣保罗的名气,最初靠印象派画家等艺术家们打响。毕加索曾频频光顾,马蒂斯在这儿居住过5年,还在附近的Vence设计建造了一所教堂。夏加尔则是自1950年之后定居此地,直到终老葬于小镇墓园。画家苏丁、雷诺阿、希涅克、莫迪利阿尼、杜飞等都对此地情有独钟,即使不曾在此居住过,也至少到此旅游、创作过。在这个不到8平方公里的小城中竟然开设了70多间画室、美术馆、工作室。无论你是哪个艺术派别的拥趸,都能在这里找到共鸣。圣保罗的景色与生活,通过画家与作家的笔,传扬给了世人。

1964年,马尔罗在村中心不远处揭幕了玛格基金会的博物馆,更是将圣保罗进一步推向全球最知名艺术村的地位。这个现代艺术博物馆的藏品除了有玛格基金会创始人艾米和玛格丽特玛格的收藏外,还有夏加尔、米罗、贾克梅蒂、克劳德等现代画家的作品接近九千件。博物馆如今也成为许多艺术品味人士前往圣保罗的理由。而村里的画廊,因为为许多并不太知名画家作代理,所以,也吸引来画家和喜欢收藏现代艺术的人士。漫步小镇,你能够感受到浓烈的艺术气息。沿着城墙走下去,还可以远眺地中海的美丽景色。



美国纽约苏荷区

作为世界闻名的艺术区,苏荷区(SOHO)原是纽约19世纪最集中的工厂与工业仓库区,上世纪中叶,美国率先进入后工业时代,旧厂倒闭,商业萧条,仓库空间闲置废弃。五六十年代,美国艺术新锐群起,各地艺术家以低廉租金入住该区,世界现代艺术史的大师级人物;李奇斯坦、劳森柏格、约翰斯等都是那里的第一代居民。



这里是美国反主流文化的大本营,自上个世纪末起艺术家、激进分子、反叛者称为家的地方。他们来自美国各地,背弃了小城镇和邦区的宁静传统生活方式,寻求一种他们称之为自由的生活。这里是美国各种激进思想和文艺潮流的发生地.鼎盛时期,在这块面积、人口均不足纽约1%的地方,居住着占纽约全部艺术家30%强的艺术家群体。各种各样的艺术工作者、理想主义者甚至工联分子,他们大都行为乖张、和世俗格格不入。在战后,成为了美国现代思想的重要来源。一些画商也在那里设立画廊,一些现在较出名的画廊都曾是从苏荷区开始发展起来的。

SOHO作为艺术区闻名于世,如今已发展成集居住、商业和艺术为一身的一个完善的社区,被誉为“艺术家的天堂”。特色酒吧和高档时装店为邻,艺术画廊和个性化的家居装饰品店并肩,是雅客、时尚青年和游客都不愿放过的重要时尚商业区和旅游景点。这里世界最知名的品牌如香奈尔、路易威登等,早已登陆这块黄金区,但都无不无一例外地被这里的个性和艺术所渗透。



洛杉矶酿酒厂艺术村

美国洛杉矶酿酒厂(TheBrewery)艺术村完全由民间发起。艺术村前身是1888年开业的酿酒厂,由21组不同大小、结构的建筑物所组成。到了1980年被当地名门Carlson家族收购,一天有一批艺术家前来询问是否能够租用,于是Carlson家族临时起意让这个酿酒厂变身艺术区。进驻这个艺术村的艺术家中已经有许多人,如Alexin Welderland、DeniceBartels等在美国艺术设计界功成名就,而他们当初“发家”的这个艺术村也因而成为美国艺术界无人不知的地方。



如今洛杉矶酿酒厂艺术村已经发展到一定规模,在300个单位内聚居了约500名艺术工作者和创作人,当中有画家、雕塑家、音乐人,也有摄影师、舞团,甚至网页设计师,他们在这创作、生活,令艺术区充满艺术气息。而社区中的建筑、街道装置也是艺术家们的创作,许多艺术家会将新品放在公共区域展示,作为一种区内交流的手段,因此在这也时常能欣赏到最新潮的设计。

美国鱼雷工厂艺术中心

亚历山大市的鱼雷工厂艺术中心的前身与战争息息相关,它在一战时期是制造鱼雷的基地,在二战时期曾作为存放武器弹药的仓库,直至上世纪60年代被废弃。后来在1974年,一群当地艺术家以低廉价钱租用了这个弃置的工厂,慢慢将其建成艺术工作室,近年来,迅速发展成弗吉尼亚州一个著名的创意旅游景点以及美国炙手可热的设计基地。



鱼雷工厂艺术中心这个世界著名的艺术中心距华盛顿不远,这里聚集了不少当地的艺术家,至少有80多个工作室在这落户,超过165位视觉艺术家在这里从事艺术创作,类别包括雕塑、绘画、珠宝、摄影等。在这里,游客可以像串门一样拜访各个艺术家在工厂中的工作室,看那些正在制碗的陶艺家、正在绘制彩色玻璃窗的艺术家是怎样工作的。如果游客看中哪件艺术品,还可以即场买下来。

Heyri艺术谷

首尔如今的“野心”在于打造世界设计之都,而其创意事业在近几年也是飞速发展,在首尔附近,也就出现了一些设计创意区。Heyri艺术谷就是其中一个很特别的创意园区。这个艺术谷是一座由韩国作家、电影界人士、建筑师、音乐家等多领域艺术家群居的文化村,面积约49.5万平方米。



在Heyri艺术谷中,除了一般的居家住所外,更有艺术家们的工作室、美术馆,众多不同类型与功能的建筑共同形成了一个集创作、展示和家居为一体的复合型空间。走进艺术谷,会发现这里的建筑都十分有型,比如以铁丝网包围的四方小楼,桥结构的屋子等,不同风格的艺术馆、博物馆以及咖啡厅、餐厅、书店给人极强的视觉冲击。公共园区内也有不少艺术家制作的各种装置艺术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