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栏
专栏

南北朝佛造像:中国雕塑艺术的高峰
来源:画悟艺术网 发布时间:2018-08-04 14:27:00 阅读:1372

▲肋侍菩薩 云冈石窟 北魏早期

公元220年,曹丕篡汉,东汉灭亡,中国进入了三国时代。
从三国到魏晋、南北朝,一共361年,这三个半世纪的中国大地上战乱频生、兵连祸结,和平的日子少,打仗的时候多。



▲供养菩萨  云冈石窟 北魏中期



▲第一窟拱形门与中心柱正面(南面)佛龛 巩县石窟 北魏



▲交脚菩薩(原云冈石窟15窟) 北魏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

这一时期,宗教类建筑得到了飞跃发展,其中典型的案例就是各种石窟。



中国的四大石窟全部开凿于魏晋南北朝时期,以后列代均有修缮、新增。




▲飞天奏琵琶浮雕 北魏 石雕高40厘米 云冈石窟

最早开工的是敦煌石窟,开凿于东晋永和九年(公元353年),这一年,王羲之在浙江绍兴兰亭呼朋唤友、曲水流觞,写下了千古名篇《兰亭集序》;

30多年后,后秦政权在甘肃天水开凿石窟,是为麦积山石窟;北魏拓跋氏立国之初,就在大同开凿云冈石窟,到了孝文帝迁都洛阳后,又在新都南麓开凿龙门石窟。




▲佛龛及彩塑  莫高窟第249窟西壁)

这四大石窟成了那个时代崇佛、信佛最直接的证据。




很多人心中都先入为主地认为,石窟就是凿山为室、雕刻佛像、绘制壁画,属于雕塑、美术范畴,和建筑没有关系。



▲莫高窟第148窟壁画 药师经变

事实并非如此,敦煌的九层高楼就是木结构建筑,飞檐翘角、气势恢宏;莫高窟第148窟壁画,反映的是盛唐时期大型寺庙建筑群组的风姿,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主殿多采用庑殿顶,配殿多采用歇山顶,这和明清的建筑屋顶等级制度都是一样的;

莫高窟第359窟壁画,反映的是中唐时期的阁楼建筑形象:六角攒尖顶,瓦上有小吻兽,两门四窗对开,走廊外加护栏,须弥座式收腰的基座。跟今天常见的亭子非常接近了。



此外,石窟内部经常可见仿木结构的坡顶、斗栱、梁柱,这些虽然都是石构件,但也忠实地反映了那个时代木结构的样式。



▲第一窟东侧礼佛图  巩县石窟 北魏




▲第一窟拱形门与中心柱正面(南面)佛龛 巩县石窟 北魏

除了石窟以外,佛塔也在这个时期发展起来了。

佛塔,又称“宝塔”,其名源于印度梵文Stupa(窣堵波),也有人翻译为“浮屠”,所以我们今天有一句妇孺皆知的俗语叫“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二佛并坐 云冈石窟 北魏中期

古印度的佛教寺庙,最初都是以佛塔为中心,其他建筑围绕在佛塔周围。佛教东传中国后,最初的寺庙格局延续了这个传统。只是到了隋唐以后,供奉释迦牟尼佛的大雄宝殿才逐步取代了佛塔的中心位置,成为寺庙最关键的建筑物。




▲河南登封的嵩岳寺塔

我国现存最早的佛塔是河南登封的嵩岳寺塔,该塔始建于北魏正光4年(公元523年),距今已有1400多年。

嵩岳寺塔为砖砌密檐式佛塔,塔身为十二边形(中国孤例),全塔高39.8米,底层外径10.6米。



第一层塔身特别高大,用叠涩平座将之分为上下两段,在四个正面开了贯通上下段的塔门。

下段的其余八面都是素面平砖,没有加以装饰。上段是整个塔装饰最集中的地方,分别装饰壶门、狮子、火珠垂莲。塔刹用石块雕刻而成。

刹座是巨大的仰莲瓣组成的须弥座,须弥座上承托着梭形的七重相轮组成的刹身,刹顶是一个巨型的宝珠。



嵩岳寺塔外观匀称、秀丽,总体轮廓呈现和缓的抛物线形,正是由于它的设计科学合理、建造严谨认真,故而能够一直保存至今,历经地震、兵火等天灾人祸,都安然无恙。

因为列朝列代的崇佛之风佑护,南北朝时期的石窟、佛塔,很多都保留了下来,成为我们的宝贵历史财富。

但是,南北朝时期的都城规划、宫殿建筑就没那么幸运了,因为战乱频繁、兵火不断,今天我们已经看不到南北朝时期的任何宫城遗址。





这里要提一个著名的建筑大师:北魏都城洛阳的总设计师蒋少游。

蒋少游,乐安博昌(今山东博兴)人,北魏著名的建筑家、书法家、画家和雕塑家,多才多艺,天下闻名。

蒋少游少年时,作为刘宋王朝的亡国奴,被鲜卑族的北魏政权俘虏到平城(今大同)服役,因为才华出众,受到了文明太后和孝文帝的赏识,当上了朝廷的小官。孝文帝一心要汉化改革,去除鲜卑旧制,蒋少游坚定地站在了皇帝一边,为其制定褒衣博带服装样式,并推行到全国。



山西大同云冈石窟



山西大同云冈石窟




山西大同云冈石窟第二十窟

公元495年,孝文帝将北魏都城从平城迁移到洛阳,蒋少游摹仿中原传统文化设计,营建北魏新都。在蒋少游、丘穆陵亮、李冲等人的努力下,北魏洛阳新都既改造了汉魏洛阳旧城,又新建了外城,宏伟壮观,布局整齐,开东魏、北齐邺都南城和隋唐长安城宏大、整齐之先河,在中国都城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蒋少游还主持建造了“其高不闻鸡鸣狗吠之声”的静轮天宫,高20余丈的白台,高达千尺的九层佛塔,这些建筑,都具有一定的工程难度和工艺水平,可惜的是,今天全部湮没无闻了。

公元501年,将作大匠蒋少游去世,朝廷为了寄托哀思,追赠他为龙骧将军、青州刺史,谥号“质”。

蒋少游的墓葬,今天也难寻踪影了。

但是,南北朝时期,宋齐梁陈四代因为偏安江南,还有陵墓保存下来,目前有遗迹可考的帝陵有13处,南京有陈、宋帝陵各3处;丹阳有齐帝陵5处、梁帝陵2处。



这些帝陵,今天也只剩下一些石像生、石柱和石碑残存。值得一提的是南朝萧景墓的石刻,该墓葬的石像生“辟邪”因其高大雄伟、姿态飘逸,有虎踞龙盘之象,故而成为了南京市的市标LOGO。



此外,萧景墓神道石柱还有两处看点:第一是柱上反刻“梁故侍中中抚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吴平忠侯萧公之神道”23字,这种特殊的书体被称为“反左书”,国内只有两处,还有一处在丹阳梁文帝萧顺之建陵神道东侧的石柱。

萧景墓神道石柱另一处看点就是柱体造型,和我们常见的圆柱子不同,这根柱子的柱身布满波浪形的凹槽,跟今天的罗马柱十分相似,推测是当时对外交流的建筑结晶。